傅国涌:重申基础教育的独立性

  近来,高中文理分科这个话题成了媒体关注的热点,有些讨论把问题简单化为赞成还是反对,显然没有抓住本质。大凡有一点良知和正常见解的中国人,都不难看清楚,中国教育的症结在整个教育制度,首当其冲的是高考体制,从考试形式、考试内容到招生方式等等,都存在着很大的弊端,而高中教育乃至整个中小学阶段的基础教育跟着高考走,完全依附在高考体制这个撼不动的庞然大物身上。有的人认为,既然高考是刚性的,不可动摇的,那么一切只能服从于高考,文理分科也是为高考的需要而分,这样考生至少可以少考几门课,少受一点折腾。假如顺着这个思路,存在的便是合理的,那么,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任何意义,永远保持现状就可以了。教育部之所以抛出包括高中文理分科在内的20个话题,交社会讨论,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要改变教育现状,哪怕短期内不可能做到根本性的改革,起码也得有一些小改小革。此时,我觉得在理念层次将一些长久被扭曲的观点说清楚,尤其变得重要。

  首先是基础教育的定位问题,这本来是一个常识,从事教育的人更应该是明明白白的,基础教育有自身的独立性,它不是高等教育的预科,不是高考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换言之,基础教育原本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内核,自己活的生命。我们有过许多令人怀恋的老中学,那些曾给予一代代国人精神滋养的校园,那些激发了学生创造力,给了不同学生发挥个性、舒展多样天赋的圣地,那也是古老民族生生不息的重要源泉之一,一所好的中学、小学,对一个人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一所好的大学。然而,随着高考体制推土机般强势的推行,多年来,包括高中在内的基础教育事实上已日趋丧失了自身的独立性和完整性,沦为高考的附属物,文理分科就是其中的派生物之一。

  基础教育的根本目标到底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要培养人,培养公民,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办基础教育的核心使命,离开了这一点的教育一定是不正常的、不健康的。有人说高中文理分科有利于专才的培养,使学生早一点按专长发展自己,有助于将来的专业成长,可以多一些时间积累。这个观点正是背离了基础教育的目标和内涵,培养专才从来就不是基础教育的责任,普及性的基础教育本质上就是通识教育,是针对普通人的,它通过知识的传承、体育和集体生活的训练,旨在造就一个个受过文明知识熏陶、具备基本常识的普通人,培养一个个有独立思考能力、足以承担社会责任的健全公民,也就是铸造一代代社会的基石。而决不是为了给高等教育输送很会做习题、填写标准答卷的学生,人永远要比机器或工具重要,一个民族即使满大街都是考试能人、答题高手,又能怎么样?

  他们最多只能把考上大学当作终点,以为人生在世终极目标就是拼高考,拼过了这一关,便一劳永逸、万事大吉。基础教育造出这样的人越多,我们的教育便越失败。前几年,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就公布过一份《新生适应心理准备状况调查报告》,随机抽取该校294名新生,27%的学生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任何短期或长期打算,没有方向感;51%的新生有近期规划,集中在学习、打工、社会实践几个方面;39%的学生有较为长期的安排,也只是集中在读研、出国和未来就业方面。而读研、出国对大多数人而言,就像他们从小学到中学奔着考大学这个目标一样。他们不仅普遍缺乏长期的打算,就连大学期间的学习动力也没有了。负责这项调查的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张麒说,“不少新生把高考当成了自己的终极目标,以为进了大学后就可以停止人生的追求,从而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他分析说,许多学生把“考上大学”作为其人生的最终目标,即使在大学阶段把目标定在学习和考研的那些人,也只是一种惯性,是中小学时代做一个“好学生”的延伸,并无长远考虑和自我价值的定位。实际上,在大学拼命扩招,一方面大学行政化,一方面大学企业化的今天,加上就业形势如此严峻,“上大学”根本不能当终点,甚至连饭碗都悬在空中。

  这决非一个特例,而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我无意把矛头指向那些把“考上大学”当终点的莘莘学子,他们只是可怜的受害者,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教育体制特别是高考体制以及社会环境塑造出来的。从上小学起,甚至从幼儿园起,学校、家庭和社会给他们的熏陶、灌输和教育,都是围绕着考大学、考重点大学、考名牌大学这个单一目标的,耳濡目染,已经内化为他们的思维习惯,悠悠万事,唯高考为大,高考是天,一切都给高考这个中心让路。中小学教育没有了自身的独立性,学生12年的美好光阴都奔着这一次决定终身的高考,仿佛他们是为高考而生的,好不容易到达终点站,他们的神经当然会彻底放松下来。这个教育体制是完全按政治的意志设计的,背后实际上是政治在作怪,只有这样,通过高考流水作业,培养出大量只能应付考试、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这个政权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著名记者卢跃刚说,七八年前《中国青年报》摄影部招新记者,几十个前来应聘的重点大学大学生、研究生,甚至不知道有个“趙紫陽”曾当过国务院总理。这是教育的产物,一句话,今天的教育之所以要变成高考教育,目的还是要将人工具化、机器化、原子化,一句话就是洗脑高于一切。

  尽管政治制度的变革还没有启动,但教育的变革不能等待,在可以起步的地方的先起步,重申基础教育的独立性,因此而迫在眉睫。睁眼看看,我们毋庸讳言,今天的中小学教育事实上已经异化为单一的高考教育,学生、老师甚至家长都被绑在这架停不下来的战车上,不仅严重限制了学生,也严重限制了老师的全部创造性,全部独立思考的可能性。其结果只能累死学生、老师,也戕害了一个民族的生机和活力。要让战车缓下来,停一停,需要教育制度的改革,需要政治制度的转型,同样需要国人在价值层面的反思。恢复基础教育的独立性,让所有教科书、教学手段、练习、考试不再围着高考而转,更多地呈现教育的多样性、丰富性、开放性和可爱性,不要把学生的所有宝贵精力都消耗在一次次的大考小试中,多给学生一些开拓视野的机会,多给学生自主阅读、思考的空间,让他们有喘息的时间,逐渐建立起自己精神世界的基础,这才是基础教育的本来目的。

  作者:傅国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重申基础教育的独立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