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中国城市十大败笔

  虽然我们的城市与以前相比已经日新月异,虽然我们还没有足够的钱把它建设得更好,但这并不能成为面对无处不在的城市败笔保持沉默的借口。让我们从下面列举的十大败笔中引起深思。

  强暴旧城

  在古建筑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冲突中,牺牲的往往是前者,我国改革开放20年来以建设的名义对旧城的破坏超过了以往100 年。旧城的破坏业已成为上个世纪中国城市建设者们最短见的城市行为。

  疯狂克隆

  只要留意就会发现中国城市越来越相像了:一样标识风格的连锁快餐店、银行网点、星级酒店,一样的马赛克、玻璃幕墙,一样的把所有高楼和商业街都挤在市中心,一样的模式中不中、洋不洋、今不今、古不古……

  胡乱“标志”

  以最新最高最现代的建筑作为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是目前中国城市标志性建筑的一大误区。可惜绝大多数都不能成为其历史文化的载体。或者说它把城市固有的文化消灭之后以新建筑取而代之。新建筑之后还有更新的、规模更大、楼层更高、造价更贵的,因而标志性建筑也总在易帜。

  攀高比傻

  高楼大厦成了中国城市现代化的代名词。建筑师对工程小面积少的“小东西”看不上眼,他们只对上万平方米、造价上千万元的大建筑感兴趣,因为回扣高、所得丰厚。像凯旋门、纪念碑、纪功柱、柱头、华表、牌坊之类精致的东西他们做不来,帕提农神庙、王维的辋川别业、赖特的流水山庄之类“螺丝壳里做道场”也不擅长。他们只要高大、宏伟、气派,无论设计是如何的粗糙。

  盲目国际化

  建筑大师张开济以“标新立异、矫揉造作、哗众取宠、华而不实”来形容时下流行的盲目国际化的建筑风格。据统计,全国已有近百家城市喊出建立国际大都市的口号,其实国际大都市并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窒息环境

  专家指出,景观建筑学在中国建筑界缺席。除台湾省外,中国的“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硕士和“风景园林”本科专业已于1997年被全部取消。其实,景观建筑学与建筑学、城市规划在建筑界的地位是缺一不可,城市人居环境中将技术(资源发展、环境保护、污染防治等)与艺术(大众行为、环境形象、精神文明等)融为一体的工作就由它来完成。

  乱抢风头

  美从来就是一种整体的和谐。今天中国的建筑却只考虑个体如何出奇制胜,只管自己,不管别人,更不谈后来人。构成城市形体的建筑像时装表演,各显神通,有的甚至赤身裸体,张牙舞爪。一个地域的多个建筑很难做到协调和谐。

  永远塞车

  在城市中心区道路被建筑挤压而变窄,加上人多车多,铺路赶不上汽车上路以及城市功能区划不清的现状下,不考虑城市远郊发展,只一味在市中心周围规划建设,结果必然是:我们要风雨无阻地忍受永远塞车。

  “假古董”当道

  近年来全国弥漫着一股人造景观热,各地仿古建筑大兴土木,不惜以破坏城市生态为代价,这是一种“假古董”盛行的恶习。有的“假古董”单项投资就超亿元,而国家每年下拨给750 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专项补助经费”总共只有13 亿元。

  跟人较劲

  开发商们建造了混凝土森林的“都市广场”,没有花园的“花园别墅”。种草不种树这种短平快的“面子工程”,却是各地政要乐此不疲的事,因为政绩易见,有时建筑师也推波助澜,大手大脚地花钱堆砌。

  看上去面光光、住进去心慌慌,这就是没有亲和力的城市和建筑所能带给我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原载:http://www.sxdaily.com.cn 陕西日报

  作者:陕西日报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城市十大败笔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