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茅于轼有什么资格说穷人懒?

  茅于轼先生最近频频发表言论,对保障性住房一个也不放过:先是要求廉租房不修私用厕所,再是叫停经济适用房。理由是经济适用房创造腐败,而且不创造财富。

  保障性住房是一个健康稳定的市场经济之必需。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都应该是未来中国社会发展的重点。不错,经济适用房建设中有许多腐败现象。把经济适用房修建到一百多平米,确实是腐败或浪费。这种房子明摆在那里,政府只要决心打击,腐败并不难清除。但是,因此取消经济适用房则是不对的。经济适用房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直接创造财富,而是提供必要的社会服务。

  我们不妨看看发达国家在这方面的例子。荷兰第七大城市Tillburg,人口165,000,51%的房子为非赢利的住房协会拥有,属于经济适用型。这些房子的租金是市场价格的一半到三分之二。在伦敦,开发商建造的住房有25-25% 必须是经济适用型。另外,这两个城市和许多欧洲城市都要求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与商品房混合建筑,使人们不能分辨出两者。这样,住经济适用房或廉租房的人就不用背着个“穷”字而出入自己的社区。可见,保障性住房不仅对低收入者提供了物质帮助,还保持了他们做人的尊严。

  中国还属于发展中经济,当然不能一切照抄。但是,一些保障性住房的技术问题,并不是那么难解决。比如,给廉租房修个厕所,两平米就可以。考虑到住房建设是百年大计,这种廉租房在三十年后还要使用。那时中国应该成为中等发达国家。难道穷人使两平米的厕所也过分?富人真会对仅有两平米的厕所的房子那么感兴趣吗?如今经济适用房的标准也确实太高。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许三十平米一套就可以,而且必须出售给无房户,不得转租,不得转卖。这样就解决了许多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难道富人真会冒着被发现、挨罚的风险来抢购三十平米的小房吗?

  为什么茅先生不想想这些措施,而是想方设法地取消保障性住房呢?这其中的理由从他对廉租房的评论里可窥一斑:“有人说,廉租房没有私人厕所是歧视穷人。这话不错。市场经济就是对穷人不利。有钱人什么都能 做,没钱什么也做不成。它是认钱不认人的…. 廉租房的建筑标准低,虽说是对穷人的歧视,但也是对穷人的帮助和优惠。他们花很小的代价,能 住上比过去好的住房,靠的是全国的纳税人出钱。但是,最终走出贫困,还得靠自己努力。”话里话外,还是他觉得穷人是懒人,不想“靠自己的努力”走出贫困。你去问问二百多万失业的民工,他们哪个不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贫困?你再回想一下我们这四分之一世纪建筑在廉价劳工基础上的经济起飞,难道那些买不起商品房的劳动大军,不比你茅于轼更有资格当中国奇迹的功臣吗?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不靠自己的努力?

  穷人需要的不是“嗟来之食”,他们需要的是机会,是公平的待遇,是人的基本尊严。一个人,只要他辛勤劳动,就应该有(带私人厕所的)房子住,有温饱,能送孩子上学。这是人的基本权利。如果一个社会不能保证人的这种基本权利,那就是在建造“通向奴役之路”。这也是我们建造保障性住房的理由。

  作者:薛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茅于轼有什么资格说穷人懒?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