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旅游大巴何时配上“救命带”

  今年农历新年伊始,当国人还在欢度春节长假之时,从大洋彼岸传来噩耗,一辆载着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在从美国大峡谷返回拉斯维加斯的途中,行驶至亚利桑那州距胡佛水坝以南大约40公里处,突然倾覆侧翻,造成7死15伤的惨祸……

  报道称,7名死者都是在熟睡中被甩出车外的。笔者闻之不禁大骇, 因为笔者看到这条新闻的当时就坐在一辆正疾驰于国内高速公路的旅游大巴上、因为笔者也有在旅游车上睡觉的“不良嗜好”。环顾车内,上车时的兴奋、喧闹已归于沉寂,大多数游客都酣然入睡。于是本能地悄悄朝座椅旁抓了一把,又一惊——抓了个空,没有安全带可系。这才悚然意识到易折如苇的生命此时所寄寓的不是云端的波音客机,而是地面的旅游大巴。

  惨祸虽发生于境外却再一次给国内的旅游安全敲响了警钟。统计数据言之凿凿:飞机失事的概率远远低于其他交通工具。为什么属于小概率事件中的飞机上每个座椅都装有安全带,而属于相比较大概率事件中的其他交通工具之一的旅游大巴大多未装座椅安全带?  据专家介绍,座椅安全带的作用就是在交通工具发生碰撞时,将驾乘人员束缚在座位上,防止发生二次碰撞;同时安全带有缓冲作用,能吸收大量的撞击能量,化解巨大的惯性力,以减轻驾乘人员的伤害程度。相关汽车事故调查表明,如果系了安全带,在发生正面撞车时,可使乘员死亡率减少57%,侧面撞车时可减少44%,翻车时可减少80%.由此看来,座椅安全带在降低交通事故引起的死亡率上功莫大焉。

  既然座椅安全带是“救命带”,旅游大巴未装座椅安全带是否属于产品缺陷?假设一交通事故经现场勘定和模拟试验得出鉴定结论,如果系上安全带就能避免某一乘客死亡的话,客车的生产厂商是否应当承担产品质量责任? 说到追究产品质量责任,生产厂商往往有误解,以为只要自己的产品符合某某标准,便可高枕无忧,便可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暂不说林林总总的“标准”是否制定得科学、严谨,是否也应该与时俱进,殊不知,即使满足了“标准”, 生产厂商对缺陷产品造成损害后果的法定免责事由也只有下面三种情形:(一)未将产品投入流通的;(二)产品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的;(三)将产品投入流通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现缺陷的存在的。面对交通事故中因缺失座椅安全带而逝去的一条条鲜活生命,高速交通工具的专业生产厂商明知自己的缺陷产品可能合成或加重对人身的伤害,能无动于衷地继续将缺陷产品投放市场吗?能无动于衷地继续放任这种损害结果的发生吗?诚然,未装座椅安全带与交通事故并没有因果关系,但对因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很可能有多因一果的法律关系,就有可能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参加单位组织的本市一日游活动,旅游途中车辆剧烈颠簸,从座位上弹起导致腰椎体压缩性骨折,法院判决旅行社承担70%的赔偿责任,近5万元。耐人寻味的是,法院的判词中有这样一句话:老人应该清楚坐在车辆后部的颠簸强于车辆前部,自身也要采取一定的防护措施。笔者对此不敢苟同。众所周知,交通事往往故突发于一刹那,年轻人也可能猝不及防何况年近七旬的老人?这个案例尤其是这句判词让笔者不禁想起业内人士对本文一开头提及的车祸的评论:国人有上车就睡觉的习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虽是旅途戏谑之言,却也道出长途旅程中的睡觉和撒尿纯属人体生理机能的自然反应——游玩的劳累、微颠的车厢、单调的车程这一切构成了催眠的魔力,令人无法抵御。  如果将车上打盹归为过失,实在有悖人性常理。然按上述判例类推,今后凡遇类似的案子,判词中是否应加上这样的句子:作为成年人应该清楚车上打盹的危险,无论几十公里还是上百公里的车程均应双膝紧抵前座、双手紧抓扶手、双眼圆睁,始终保持清醒的状态、始终保持应急的状态?否则,受害人自身也有过失,应当承担不少于30%的责任?

  笔者认为,这类案子完全可以追加旅游大巴的生产厂商为共同被告;而且,鉴于旅游大巴已是国人日益频繁外出旅游的主要交通工具,为降低、避免类似的不幸事件,除判决生产厂商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外,完全可以向旅游大巴的生厂商发出配置座椅安全带的司法建议。这也是司法以人为本的题中应有之义。

  何时游客能像登乘飞机一样,登上旅游大巴入座后在亲切温馨的提醒声中纷纷系上安全带,身心放松地乘兴而去,安全归来?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旅游大巴何时配上“救命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