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漫话“运动”

  人们都有这样的体验:长期进行大运动量运动之后,再收获运动的成果之同时也会留下挥之不去的后遗症,体育运动是如此,而政治运动就更是这样了,我们这一代,在短暂的生命中,历经了太多的`一个接一个的`层出不穷的`大大小小的`一个套一个的`花样百出的政治运动,见于官方的`民间的`公开的`尚未公开的正式与非正式的记载与回忆录就数不胜数,读之,使人心酸`悲愤`长叹,常也令人哭笑不得!却也有不少人是(各式各样的)不愿提及的,当然这是这一代人的不幸,而历史是不能选择的,如果能充分认识它`分析它,吸取教训,又何尝不是这一代人的宝贵财富呢?可是这谈何容易啊!历史并不如人愿,而常常是如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说:“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一,运动之兴起:

  革命是社会运行的非常状态,革命就是靠动员群众`利用群众`大搞群众运动起家并成了功的,革命是遵循的你死我活的丛林法则,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绘画绣花,来不得温良恭俭让,是要用兵不谚诈来赚取敌人,是不惜付出代价,包括误伤乃至冤屈的,这是环境恶劣使节然,这是階級斗争。革命的目的不是让社会永远乱下去,而是要从革命的乱以达更好的大治,革命胜利以后,建立了革命政权,理应当逐步建立常态社会,可历史事实却不是如此,而是并长期是:还要大搞階級斗争,还要不断继续革命,还要用并发挥革命的方式方法,所以便有不断的政治运动,在以階級斗争为中心的年代,不仅中心工作是搞政治运动,经济工作、文化建设、群众生活等各项工作也都是按搞政治运动的办法搞的。从国家大事到苍蝇之微,动不动就掀起群众运动、打一场人民战争。那时当领导就是搞运动,搞运动是我们唯一的领导方式。只从解放后说:从土改`镇反`抗美援朝`增产节约`交心`思想改造`批武训`反胡风`三反`五反`一化三改……到反右`大跃进``除四害`大炼钢铁`大办食堂`人民公社`学雷锋`工业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五讲四美`上山下乡`四清`批三家村等一个接一个的大运动到举世无双的史称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其中还包括许多子运动如:红卫兵`红海洋`破四旧`样版戏`背语录`忠字舞`文攻武卫`反右倾`批林批孔`清队等等),一直公开折腾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后虽宣布放弃了公然的运动方式,放弃了階級斗争的口号。但一直没有受清算与批判,特别是靠它发迹了的人与权仍在,民主与法制还没有确立,所以它的影响,它是惯性,它的后遗症,依然存在,‘走资派还在走’,运动思维`运动作风一直折腾到今天!如果说这前三十年是运动时代(浩劫时代),则这此后的三十多年就是后运动时代了。

  二,运动之乱世:

  这各式各样的运动(群众运动),是指有一定目的而进行的重大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与社会变革:发动大量的甚至是全民参加的群众运动,发动者自然有其公开与不公开的目的,往往还是随时调整与变化的,参加者则是身不由己的,都是由发动者操纵与利用的工具,为之献财`献力与献身的奴隶,不用说有什么公民权,连基本人权也没有,不说公民社会,只说一个有一定基本运行与维持下去的社会秩序也被打乱了。原有一切均被打乱而新的却一时难以建立,常常是真空中的混沌,即作‘乱世’状。

  运动的明显特征就是:大规模地折腾人(有的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更多是无辜受苦难),劳民伤财(大量破坏物质与精神资源)。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大搞階級斗争,以纠出‘敌人’来整的整人(运动对像)为目标;另一种是以实现一个口号而劳民伤财。它的特点有:

  1,唯我正确:对运动决不允许有怀疑,更不允许有丝毫地非议。只能层层加码,宁左不右(左是认识问题,而右却是立场问题,整人时是大批温情主义,宁可冤魂一千,也决不漏划一个)顺之则昌:(火线入D,从中培养与选拨人材,可以大大提升后会从此发迹),逆之必亡:(受批判`受打击`身败名裂,甚至家破人亡,还要踏上一支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不允许有丝毫地非议;

  2,只要目的,不择手段:可以不要道德底线,可以做秀,可以作假,可以猜疑,可以乱搞(创新花样地折腾,变着法地整人!)真有‘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林彪语)也,

  3,封建`法西斯原则:运动中公然贯彻以领导者个人好恶定性,以血统原则论荣辱(‘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以及以言治罪`无限上纲等的极其落后的封建`法西斯原则;

  4,个人无责任,一切由组织负责:这无疑大大地纵容了一切投机者`流氓`小人与无赖上台,使他们窃取了政治资本并传于后代;而最后这‘一切由组织负责’却又只是一句空话,实际上永远正确的组织是从不负责的,最多只是讲:群众运动,在所难免“,”没有经验“,”交了学费“之类的话,大不了则来个”改正“了事。

  运动的得失: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而这政治账也是只要维护与加强发动者的铁权是最大最高目的,运动的总成果就是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成熟的極權体制,当然还包括它的经济与军事基础,这些成就是巨大的(它也保证了后来的经济高速发展从而使这个体制长期存在下去),有不少人至今还以这些‘巨大成就’而为之自豪,可是与它所付出代价(三千多万饿殍,上千万冤魂,几代人的牺牲,资源`环境与文化的破坏难以计数)相比则远远是得不偿失的!以美国为例,它从建国时起,倒建成为头号强国,人民付出了多少代价呢?又从中得到了多少收益啊?以日本为例,从二战后一个废墟上重建,到成为二号经济大国,才化了不到三十年时间,人民所付出的代价比我们少得多吧。

  三,运动之后患:

  运动的后果:1,大量的冤案难以平复;这历次的运动造成的冤案真不计其数,仅以反右派运动为例:当局公开公布承认错划并加以改正的占当年划的人数的百分之99.9982。正式确率仅为万分之一点八(见胡平著《苦难的祭坛1957》,广东旅游出版社2000年版793页)。这样大面积`长时期的冤难不平,就难得人心,就难有合法性,当年的改革开放不就是从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开始以赢得人心的吗!可惜它没有能彻底进行下去,今天人心又正在丢失。

  2,运动的思维与工作方式还在运行着;这种工作方式的本质就是極權主义与形式主义,其基本特点有:①一是个人崇拜层层发扬`处处在:流行领导个人说了算,开口就可以全权代表至高无上的`总是正确的‘组织’;②二是跟风赶浪跑龙套:例如上面讲大办农业、各级各地就都大办农业;上面讲大办钢铁,我们就大办钢铁;常常是响应号召,紧跟照办,闻风而动、一哄而上;③三是一行百效,千篇一律:上上下下都喊一个号子,做一样的动作,不管本地实际情况怎么样,统统按一个模式套。工业有工业的模式,农业有农业的模式,各行各业都有样板,东西南北中,全国一盘棋,不用操多大心,只管依葫芦画瓢就是;④四是只图形式、凑热闹、大轰大嗡,不讲实效:上面讲深耕密植,我们就挖地三尺、把田里都插得密不透风;上面叫种二季稻,我们就天南海北都种上,群众说我们瞎指挥,我们就说“收不到粮食收稻草,收不到稻草收思想”,当领导就得会闹形势玩花架子,用不着对实际负责、对下面负责。⑤五是欺上瞒下说假话,浮夸成风:搞形式主义当然办不成好事,但是上面要说形势大好、自己也要进步,弄不好还会扣上政治帽子,于是干部就只好睁着眼睛说瞎话,抹着良心说假话。那时候经常要上报统计数字,那些数字多半是秘书扣脑壳扣出来的。群众说我们是“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毛主席”。   極權主义与形式主义曾经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多么严重的损失,有案可查,我不忍心多说。我想说的是长期在运动中形成的这些工作作风与方法,长期以来不仅没有得到批判与清算,相反如今还在继续着,还在使用着,还在指导着今天的一切。运动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积极分子、骨干与接班人,其中必然充斥着大量靠运动起家的货色,于是才有今天剿之不绝的腐败份子代代为继!

  3,全社会的道观全面沦丧长期难以恢复:①如:在运动中昧了良心的人与事得荣华富贵,并子孙为继,万世长存,可同时这树立起来的做假之风也就习以为常了,不仅是说假话`行假事,发展到当下腐败猖獗,假货充盈,假事为常,假货`假药`假教授`假文凭`假公仆`假民主`假法治……到毒奶粉,毒食物`毒药品……已从‘假’到‘毒’,真无处不在,这久治不愈的社会顽疾给人们带来了多大的灾难啊!②再如:在运动中广为流行的不要法制,以乱为好的社会风习,至今流毒尚存,如今仍有不少人在企盼着社会大动乱,以便在乱中谋取好处,这给今天的社会治安留下不少的隐患;③又再如,运动中广为使用的原罪观念`偏听偏信`以言治罪`大兴文字狱至今还在起作用,运动中传下来的终身制`内定制`祖传法等封建血统论的毒瘤一直没有彻底清除,它们每时每刻还在继续制造着社会的不公与冤案,这是埋藏在深处的毁灭社会的定时炸弹;④还如:在运动中形成的‘从不认错’(‘死不认错’)原则至今尚存,没有道歉与认错`平反`自责的文明习惯,它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这一切都是这是长期的政治运动给社会的报复啊!它对今天的社会危害极大:它不利于今天公民社会的形成;它拉大我们与世界文明的差距。我们今天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民主法治建设等等,要得到落实,都必须彻底批判运动思维,才能恢复人间正道。

  四,可是,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地重复着:

  由于当权对历史的独霸与长期封锁,现在年轻的同志对那段历史不甚了了,少有切肤之痛。遗忘更会让它加速,正如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说:“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附《自嘲诗》文章满纸书生累,快语犯忌有人虚,呤罢低眉无写处,自慰自乐自心宽。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漫话“运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