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邓玉娇案是民间社会的集体操练

  21日,北京公盟律师夏霖和夏楠在巴东县看守所会见邓玉娇。据律师观察“邓玉娇状态良好,思维敏捷。”邓玉娇向律师明确表示受到了“性侵害”,但案发当日穿着的乳罩和内裤交给母亲带回家。警方并未封存这些关键证物,更谈不上检验上面的指纹和遗留物。已经发案10多天,提取内衣上的证据将会十分困难。

  对于巴东县警方明显与法定侦查、收集证物程序不合的奇怪景象,当地检察院、政法委竟然没有发觉。律师会见发现之后,立马赶到检察院、县委反映,警方依然未收回、封存这两件关键证物,人为制造无法弥补的漏洞。可见警方故意不作为的严重程度,甚至先后两次修改通告,都让人觉得此案并不简单。

  现在基本可以判定,邓玉娇被强奸成立,属于正当防卫,并无警方谣传的精神抑郁症。但问题在于,强奸行为需要物证支持,而不单是口头证词。我们认为当地警方人为设置障碍,但也由此给予当地政府玩花样的巨大空间。雄风宾馆老板陈雄在巴东颇有背景。雄风娱乐城属于连锁经营,在东巴县城也有连锁店。我们可以合理猜测,一般开设这类娱乐城都与当地警方有利益关联。再从警方将“特殊服务”改为“异性洗浴服务”、“按坐”改为“推倒”,故意模糊情节严重程度分析,东巴警方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

  东巴警方一错再错,这其中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上级政府出于“政治高度”需要维护官方面子,和对“正当防卫杀人”引起民间示范效应的本能恐惧。因此,邓玉娇案最终极有可能从简单的刑事案,被掌控所有司法和行政资源的官方出于“社会稳定”需要,而被转化为行政判决,完全抛弃法律不顾。这是我们最为担忧的。邓玉娇案既有可能按照官方逻辑向前演变。假虎案、毒奶案、杨佳案等等,最后都是背离法制被行政权力操纵,给予人们太多的经验和教训。制度设计上的巨大缺陷,让民间无力制衡霸蛮的官权,但也不妨把邓玉娇案当作驯服权力的一次操练。

  我们同样在邓玉娇案观察到民间自发介入者的不成熟。神秘网友“屠夫”吴某,募集网友捐款一万多元后,单独赴巴东县志愿调查邓玉娇案。我们不管他的动机如何,但从呈现给社会公众的事实分析,他一旦接受网友捐助,已经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公共行为,必须接受网民监督。而事实上,“屠夫”并未完成身份转化,在博客上用粗俗语言破口大骂质疑的网友“草你妈”等。显然他自我授权和册封为网民代表,自以为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和发言权。为了通过民间努力尽快让真相大白,“屠夫”自封为“网民代表”可不计较。事实上在前期,他也有所作为,在医院见到了邓玉娇、为律师提供了第一手信息。“屠夫”显然奉行的是“结果正义,不计手段”,这是非常危险的思维,将会销蚀民间的正义性、正当性和个人信誉。短期可能吸引眼球、跟官方周旋,获得部分真相,但最终会被自己所从事的正义事业所打败。如他所言“为网民负责,为邓玉娇父母负责,为律师负责”其实谁都不需要他负责,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就行了。律师让他离开东巴现场是明智的决定。

  两位律师走出看守所愤怒地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继而失声痛哭。我们没有被他们的新发现惊呆,而是惊讶于他们的情绪化。据称这两位律师是北京资深刑事辩护律师,轰动一时的京城小贩崔英杰刀杀城管案,夏霖即为崔的辩护律师。他俩随后在看守所门口向现场媒体发布的“物证检验”混乱信息,让人不免担忧他们是否具备应对邓案的冷静和智慧。公盟应该再派出两、三个得力刑辩律师加入邓玉娇案。排队捐款的网友有很多。正如网友所说:“要钱,给;要人,给;要掌声,给。”

  地方权力的黑恶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当权势者意识到公正审判将带给他们共同利益体的威胁时,他们将会不择手段搅乱视听,枉法判决,压服正义威慑民意,邓案结局恐将与我们期待的“正当防卫”相反。这种黑恶已经丧失人伦底线,据媒体引述邓玉娇母亲的话:按辈份邓贵大是邓玉娇的叔伯辈。他竟然将淫手伸向自己的侄女。法律冷漠、执法者包庇他,但按古有的家族自然法也该惩处他。邓玉娇最后恐遭受权力二次强暴,沦落为无罪的罪人。这将不是每一个满怀正义者期待的结局,却是权力者希望的结果。专制制度本性决定了他们会压服、威慑来自民间的正义反抗,即使法律游戏规则是他们制定的。律师准备好了吗?网民准备好了吗?

  一座偏远小镇、一位弱势女子、三个小官员和一件抗暴杀人案,居然集合起所有不同观点和立场的知识群体和民间社会,发出了同一个声音,近年罕见。在于邓玉娇不仅是一个受害者,还是一个勇敢无畏的反抗者。它证明民间蕴藏的正义和良知、对流氓化官员和执法者的痛恨、对社会正义和司法公正的急切期待。邓案无意间再次提供给我们观察中国社会生态的机会——官方、民间、志愿者、网民、律师、媒体和知识群体,尽管这种机会不是我们所期待的。但是既然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降临了,那就站在民间立场、拿出民间力量和智慧见证它、支援它,并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和成长。捍卫权利和正义,是一种需要学习才能掌握的能力。在一个专制社会不可能生长成熟的公民社会,那就用公民权利不断瓦解专制大厦。一些个体给中国妇联打电话发邮件和公开信,妇联“屈从”民意发表声明表明姿态,尽管是不到一百字的空洞短文,但也见证了民间的力量。

  “如果邓玉娇被判有罪,那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国家。”无力感充斥着每个关注者的心胸,我们不是对自己无信心,而是对政府没有信心、对法制没有信心。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注定是中国人的宿命,但黑夜终会破晓。也许有一天,我们、我们的后代会被我们今天的悲壮所感动。

  不管官权多么强势蛮横,我们依然强烈呼吁:无罪释放邓玉娇!

  作者:刘水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邓玉娇案是民间社会的集体操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