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君:从邓玉娇事件看国人心理的阴暗面

  知道今天端午节还是朋友昨天短信的提示,对于节日我是漠然的,只有春节因为周遭人们统一的忙碌,对我有所触动。具体不知是什么时候对于春节我变的淡漠,应该是初中时某个学年吧,在同学们兴高采烈期盼年来到的笑脸中,自己没有一丝喜庆的心情。

  大年初一满村的人们披挂新衣,唯独自己穿着平素的衣裳,平静地走过那个喧嚣的节日。

  世态的炎凉,人性丑陋卑鄙的一面深深地刺痛着我疲惫的心。处世不惊已成为我平日的常态,再大的突发事件对于我来说基本缺失了震撼的效应,过分冷静的心态让我觉得自己是否太过冷血。在这个国家一切违反人类基本道德准则的事和行为是常态,这种常态随着时日的流逝钝化了人们敏感脆弱的心,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人们由此变的麻木,心态越发扭曲….

  邓玉娇事件的发生是偶然中的必然。这么多年由于我们过分地退却和对官员没有原则的宽容,实际上纵容了吏变成酷吏的事实。儿时对黄世仁的那份彻骨的恨,在玉娇事件中荡然无存。黄的恶只停留在他个人行为上,而玉娇事件的恶已然上升到酷吏的阶层,而这个阶层对于官吏丑恶行径和犯罪的极力包庇,又是如此的赤裸和张扬,完全丧失了作为人最起码的悲悯和羞耻,这,不但超出我心理的承受能力,更超出了还弥留人性良知人们的耐受度。中华泱泱数千年的精神道德大厦在玉娇事件中轰然倒塌….

  无数个寂寥的夜晚我都在思索一个相同的问题,千年王朝的更迭中我们为什么没有避免血淋淋地杀戮?这一切于我们国民性格中阴暗一面有莫大的关联。历朝历代,绝大多数国民对于官吏为非作歹采取‘宽容’的心态。这种看似善意地姿态其心理层面异常险恶,‘让你继续做恶,让你恶上加恶,当你的恶达到一定的临界点,我就以恶治恶,鲜血要用血来还’。这种以暴制暴的逻辑思维已经在我们国民的血液中根植,进化成一种无法剔除的顽疾。

  玉娇事件也逐渐演化成千年的规律,虽然不乏很多正义之士的呐喊,可我们绝大多数国民只是把恨埋在心底不做声。任由事态朝着对玉娇个人不好的方向发展,大有一种牺牲玉娇一人,激怒国民情绪的心态。让不满和愤恨达到沸腾的临界点,然后墙倒众人推的后果。

  自古以来官吏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性中的弱点,贪婪永无止境。人性的贪欲属于鳖吃高粱顺杆上心态,对自身的约束必须要有外界制约,才能达到制衡的效果。人性的贪婪达到为所欲为的境界时是极力反对外界的制约,加之当利益个体聚集成集团的时候,而这个集团又明显占有优势时,那么当这个集团某个个体出现危机时,这个集团会不约而同的结成同盟,极力维护这个残洞。

  他们清楚,这个破洞若不极力修补的话,那么,他们所编织的这张利益大网就会撕裂。这,也就是为什么巴东官场整体出动,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纵使成为人民公敌也要包庇贵大之流的因素。

  心若止水的自己数天来心绪难平,作为被统治阶层的一员,我深知,我的妻或者女,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邓玉娇,所以,我必须呐喊出自己的声音;团结起来!不愿意看到自己妻女被强奸的人们!!!

  2009.5.28

  作者:郭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从邓玉娇事件看国人心理的阴暗面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安格 说:,

    2009年05月28日 星期四 @ 11:34:55

    1

    说得对,社会问题对根结底应归因于我们每个个人。

    回复

  2. 山 说:,

    2009年05月29日 星期五 @ 03:15:41

    2

    不断冲击人们承受的底线,值吗?当存在已经没有道理的时候,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也许,一些人正在偷笑,偷笑他们恶劣手段,又一次成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