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亮:我从邓玉娇案背后看到了什么?

  那天,刚浏览到这条新闻时我把它忽略了,以为这只不过是每天发生在中华大地上无数个刑事案件当中的一个,在这个群体性事件日新月异的时代,一个个体案件已经无法进入我的思想领域,正如当你面对的是一群饿了三天的难民而无力再去同情一个手里还拿着半个窝头的小女孩一样,我的心肠早已历练为铁石,我的神经早已麻木成化石。可随后的媒体连锁反应却引起了我的关注,联想到不久前贵州习水县多名公职人员集体嫖宿年幼女生(应是奸淫而非嫖宿),引发网上一片抗议,要求严惩淫棍的帖子层出不穷。所有这一切,让我我看到的是案件背后隐藏的社会危机。这些危机应该引起我们的深刻反思和检讨。

  网民反映情绪化,反映出民意从简单的同情弱者,已经发展到了公开表达与官方的对立情绪和主张,表明社会危机在加重。发生在5月10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的“邓玉娇杀死招商办官员案”经网络报道后,引起了网友和社会公众的声讨。因杀死的是政府官员,“邓玉娇案”的走向就格外引人关注。甚至有网友自告奋勇前去当地了解案情,不断发布来自一线的动态新闻。网民反映强烈,“邓宇娇,我为你骄傲!”“声援烈女,严惩淫官!”等等跟帖不断,声势宏大,就连学者杨恒均也发表博文《感谢邓玉娇用修脚刀启蒙了我》为邓玉娇辩护。而就在前不久,习水县多名公职人员集体奸淫幼女,其中有5名政府官员、司法干部、教师、县人大代表等公职人员涉案。两起案件暴露出来的虽然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官员权力失范,制度监管失控,造成大面积的深度腐败,加之社会积怨太深,足以令民众对制度本身的可靠性丧失信心,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涉及官民的事件,都有可能成为群体泄愤的目标。危机当中的情绪化反映,将会对社会的稳定构成威胁。一系列群体性事件,以及网民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态势,就是危机的最好注解。网民反映民意,民意代表民心,不可不察。

  官员嫖妓公开化,寡廉鲜耻,荡然无存,道德底线降到海拔以下,为历代罕见。官员嫖妓,古今一脉相承,实为中国特色,杨老不敢妄加指责。但古人为官,多为举孝廉举秀才或正规科举出身,文化底蕴尚存,多少讲究点情调。那时之妓女亦多为才女,棋琴书画,吹拉弹唱,无所不能。青衫红颜相见,也讲究个情投意合,程序上也颇有韵味,先要清谈,继则倾谈,黄昏时分还要摆花酒,席间诗赋唱和,杯觥交错。正值似醉非醉之际,抚将上楼,红袖添香,卿卿我我,良宵苦短,相见恨晚,至鸡叫时分仍缠绵悱恻不忍离去。古代儒雅之仕如苏东坡、白居易等也都有此嗜好,不但不为人诟病,反而给中华文化平添了几分浪漫色彩。而今之官员早已失去了那份底蕴和风雅,如武夫作战,犹入无人之境,一进门就脱裤子,拔出卵袋便无情,更有甚者,急火攻心,色胆包天,霸王硬上弓,强取民女。这种干法与低等动物何异?呜呼,以乾隆之尊,尚且还要遮人耳目,今之公仆可以再光天化日非礼到如此程度,还不把乾隆爷气死?公开化者,不要脸化之谓也。

  官员淫乱群体化,这是继公开化、透明化、不要脸化之后的又一中国特色。

  呼朋引类,一二成对,三五成群,耀武扬威,浩浩荡荡向温柔之相挺进,彰显出规模化、集团化的发展态势。拿着纳税人的钞票,大把大把挥霍,据说还可以凭票报销,虽然有助于提高GDP总量,但身为党政官员如此招摇过市,置群众的雪亮的眼睛于不顾,行苟且之事,更是有违中华民族礼义廉耻的畜生行为。遥记前几年,官员进出红灯区亦有东窗事发者,可多为个体事件,怎么短短几年就向群体性事件蔓延?习水县的未成年人受性侵害案中,有5名政府官员、司法干部、教师、县人大代表等公职人员涉案。此案涉及10多名女性,其中3名未满14岁,其余受害者均未满18岁,都是正在上学。遵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舟的说,这是一起丧尽天良、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的刑事案件。

  根据案件背后的情况判断,杨老个人意见认为,这至少反映出两个发展趋势,一是这些官员的道德水准正在向低等动物退化,君不见动物先生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然不顾同类的众目睽睽,随心所欲,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哪里听得懂不折腾的忠告?二是这些官员的价值观正在向无耻化发展,在嫖大人心中哪里有什么政纪法纪?又哪里有什么伦理道德?有哪里管什么政府形象?

  反正是个烂摊子,破罐子破摔,也不在于多我们几个,正是这些嫖大人们的心语心声。

  杨老强调指出,官员腐败不除,民众情绪反应难平。一个腐败不止加情绪反应的社会氛围,将会把一个社会拖入到危险的境地。政府应下大决心惩治腐败,做点实事给公众看看,这是个好机会。

  至于本人对邓玉娇案的态度,一句话:妇女在保护自己的身体方面拥有绝对的主权,当她的身体受到侵犯的时候,她拥有一切正当防卫的权利,包括邓玉娇在内。

  2009-5-28

  作者:杨开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我从邓玉娇案背后看到了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