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文章摘要: 民众顽强地坚持既成的“民仇官”的观念,正是理性和理智地响应无法改变的“官敌民”的历史和现实。民众看似不理性的表现正是冷静而客观地响应现实的表现,是不理性其表理性其实,也是一种更高层次和更全面的理性表现。

  在邓玉娇案中由两个相关联而又相对独立的事件组成。

  一个是邓玉娇案本身个案,是个别事件;它的内容是少女邓玉娇杀死了欺淩侵犯强暴她的一个男人。对此人们追求真相和期待还邓玉娇公正。(本文不讨论这部分)另一部分是由邓案引发的官(党)民斗争,是社会事件,且已经演变为全国性社会事件;它已经成为定格观念,是极难改变的符号。

  定格观念的基本要素是:共产党淫恶官吏欺淩侵犯民间弱女。这一要素由各类传媒给出的讯息构成。不管它是真是假,只要这些讯息与民众经验相符合,新事件含义和价值与民众固有的观念相一致,又能满足人们心中积忿的宣泄,人们就极之容易和快速地接受,并对事件规定性质和形成观念。这些性质和观念,即使事后党公佈“真相”,或民间自行调查证明性质与观念所依据的事实有错,人们还是不会理会再给的事实而坚持既成的性质判定和观念认定。我称这种现象为观念定格化;定格化的观念极难改变。

  为甚么会出现观念定格化?是由以下社会心理因素造成的。当一个弱质女孩被欺淩侵犯强暴,基於道德和人性,人们会倾向同情受害者;当这女孩社会处境与己相同时,人们就感同身受,把她的受害代入到自身,也把自身的感受回投到受害者身上,形成一个民众内部互相强化的“同情互动圈”。另一方面,当强暴者具有党官身份,而又表现得邪恶残暴时,就很容易激起民愤。愤怒者会把自身受欺压受冤屈经验视同与淫恶党官欺压强暴少女同类;更因为同类事实极之普遍存在,人们自然而然地会进而提升和抽象归类:邪恶党官欺压淩辱平民百姓;把原先针对具体个人的痛恨转化为对整个权贵党官的愤恨。因为共产党侵犯人权、政治压制、经济掠夺、社会不公是广泛深入经久强烈残酷和现实的,又由於社会矛盾处於爆炸性局面,共产党枪桿子掌政权的思想顽固不化,用铁血高压维护政权稳定,所以相对应引起地广泛深入经久强烈的民众愤恨。可以说是共产党的刚性政权用刚性思维使用刚性暴力手段压制民众,引发民众刚性反抗回应。刚性对刚性强化了共产党与民为敌的思想,也强化了民众仇官思想。於是社会上形成了另一个强化着的互动圈:官民之间的“仇恨互动圈”。因为强者与弱者和解途径被权贵集团堵死,仇恨无法化解,敌民和仇官观念因而不断强化甚至僵固化;遂令两个互动圈起着恶性互动效应。这就是邓玉娇案中的社会事件真相陈述。

  为甚么民众不愿改变定格观念?

  这里所谓的“定格观念”是指“官敌民,民仇官”观念。这是由历史经验形成的观念和正在发生的事件给出的观念相互重叠而强化了的观念。比如,假设(这只是“假设”,现实不会出现,只是逻辑上的可能)共产党给出无懈可击的真相,民间调查也和党的结论相同:共产党官没有侵犯邓玉娇,是邓玉娇故意杀人。民众会不会因此改变既成的邓玉娇事件“官敌民,民仇官”观念呢?也许有部分人会,但我认为大部分人不会。即使会改变也只是具体在个案里放弃这一观念,但是,抽象整体观念不变。再假设,最后有事实证明,邓玉娇是党官太子女,邓大贵是没有官职的农民工;结果又如何呢?我认为会民情180度逆转,百分之九十以上民众要求判邓玉娇死刑(这种民情逆转已经发生过)。

  为甚么民众这么刁顽不理性?

  题目问错了,民众绝不刁顽也没有不理性,而是非常通情合理且高度理性。这话怎么说?请问当一个骗子骗了你一千次,这一次可真的没有骗你。你能因为“这一次”就相信骗子吗?你能因为这一次的“没有骗”而改“他是骗子”为“他是诚实人”吗?回到正题,当一件轰动的党官强奸民女事件最后事实证明是虚有,民众为甚么宁可信其真有?这是因为历史和现实教训使人永世难忘:纵向五六十年,横向960万平方公里尽是官害民官压民官夺民官奸民的血迹斑斑事实,我们生活中的前后左右见得到摸得着的都尽是这类迹斑斑事实。几乎所有平民百姓都或多或少或直接或简接遭受过诸如此类的“官害”。请问,在这个政治现实中,你会不会因为一件具体的事就改变长期和整体的经验和认知?现在,你自己独立思考吧:要求改变既有观念和坚持不改变,哪一个刁顽?哪一个不理性?可以说,民众这种对共产党的绝对不相信是最理性、最理智、最平情合理的反应;相反那些要求别人因为一时一事就改变既有观念者才是刁顽、不理性、不理智、不合情合理。甚么是理性,理性有很多解说,其中之一是不受感情左右,以最低成本谋求最大利益。民众受共产党之骗之压之害已经付出巨大牺牲和代价,在面对共产党的“真相”和“说法”时,你若信之或因此把共产党是害人党的观念改变为“为人民服务党”的观念,再次付出的牺牲和代价的机会是99.9%,不信或坚持原有观念,大不了是失去了一次正确判断。请问各位理性大师们,你应该信还是不信?应该改变观念还是坚持原有观念?

  民众顽强地坚持既成的“民仇官”的观念,正是理性和理智地回应无法改变的“官敌民”的历史和现实。民众看似不理性的表现正是冷静而客观地回应现实的表现,是不理性其表理性其实,也是一种更高层次和更全面的理性表现。

  今天一些以理性自居的知识精英的理性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理性,他们的理性只是从理性本身的理念出发又回归到理性本身,是对民众缺乏理解的理性,是忘记历史和不顾现实的理性。要治好这些精英的“理性病”只有一个办法,理解民众,回顾历史,正视现实。但是,有些知识精英不但不愿这样做,相反,是讳疾忌医,且变本加厉,指责民众是刁民、是民粹、行为激进、热衷暴力。

  2009/5/31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