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海:邓玉娇被秘密关押,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由屠夫、王荔蕻日前带回来的信息显示,邓玉娇正被秘密关押:在巴东邓正兰家的时候,扮演爷爷角色的邓正兰告诉屠夫、王荔蕻他们,“现在邓玉娇在武汉住院治病”,“医疗费、生活费都由县里出,并且邓玉娇妈妈陪护的费用都由县里出”,而当屠夫、王荔蕻赶往武汉,找到那间医院时,医院负责人却说,“我们医院没有住过叫邓玉娇的病人”,这时候屠夫给邓玉娇的继父、爷爷家打电话,给县委、县ZF打电话,全都支吾其词。另,在巴东的时候,屠夫、王荔蕻他们的行动有便衣监视。毫无疑问,邓玉娇目前既无行动自由,又下落不明,探访者受监视,以防她被找到,这是典型的秘密关押。

  对邓玉娇被秘密关押的处境,我们只能象鲁迅说的那样,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当局,这种时候,对当局作任何善意的评论,或善意的推测,都是对邓玉娇极不负责任的。对当局的所作所为,我们就说它是有组织、有预谋、有后台的绑架,咋啦?我们惟有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当局,才能迫使当局改变捂着盖着的做法,去掉专制家长的作派,转而努力使事情透明化,正常化,因为,当且仅当我们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当局的时候,十三亿国民才是十三亿个力量,而不再是十三亿个屁。小小一个巴东当局,能承受得了十三亿个屁,能承受得了十三亿人的压力吗?当越来越多的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当局时,当局自会唯恐透明度不够不能取信于民,自会唯恐手脚不够干净而犯众怒,不需要我们提醒,当局自然知道应该怎样做,当局并不缺少脑子,他们缺的是良心,而我们就是要迫使他们按良心办事,马上释放邓玉娇,并惩办对邓玉娇的自由和安全构成威胁的犯罪分子。

  有一群冷血的智者,他们一早就预言了今天的结果,他们为自己有先见之明沾沾自喜,他们的粉丝对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他们相当满意今天的结果,看有谁对结果不满意,不肯善罢甘休的,他们及其粉丝一概斥为不懂事,甚至群起而攻。但这些冷血的智者及其粉丝忘了一个常识,但凡有良心的预言家都不会希望自己那些负面的预言真的应验,他们之所以要作负面的预言,不是为了卖弄聪明,也不是为了让大家认命,恰恰相反,他们是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挑战命运,走出宿命,他们不迷信什么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什么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他们相信,只要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得到不一样的结局,一个比预料中的结果好得多的结局。

  有一群脑残的愤青,他们喋喋不休地说邓玉娇现在很好,说她现在的生活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强制成分的,她现在有政府关怀,有公安、国安保护,小日子过得不知有多温馨宁静,大家与其一天到晚打着关心的旗号骚扰她的生活,有时间不如多关心关心其他弱势群体吧。在这些脑残的愤青口中,邓玉娇都快成享受特权的达官贵人了,对此,我不想跟他们争辩什么,我只想问他们,如果他们也被秘密关押,他们会希望外面的人说类似的话吗?

  还有一群既冷血又脑残的鹰犬,他们竟说邓玉娇案不是强奸未遂,而是嫖娼未遂,让我们用口水淹死他们!

  法院把人交给邓爷爷,邓爷爷又把人交给领导,领导又把人交给精神病院,最后是“民意领袖”现身说法,让屁民们相信,黑社会虽黑,还是挺可亲的,这事就算和谐了,但是,有良知的人们,你们接受这样的和谐吗?

  2009年7月13日

  附:点评《巴东行》——关心邓玉娇近况的人看过来

  《巴东行》原文水分太多,在这里浓缩了一下,要看原文可以到王荔蕻的博客去看。

  《巴东行》

  一直关注邓玉娇,所以当屠夫邀请一起去看邓玉娇的时候,欣然同行。

  一行几人,我,屠夫,染香,凯迪的人,7月4日下午去到邓爷爷家。

  邓玉娇爷爷说,宣判以后,我们家里写了申请书,申请去看病。县里研究了以后,同意去看病。(评:有病要写申请,经县里同意,才能看病,超级雷人!)现在邓玉娇在武汉住院治病。医疗费、生活费都由县里出,并且邓玉娇妈妈陪护的费用都由县里出。给家里解决了大问题了,我们也很感谢ZF.(评:太幸福了,除了说感谢ZF,还能说什么?)

  我的印象是,邓爷爷应该是一个善良的老人。(评:这么轻信啊,欠耍!)

  邓爷爷拨通了邓玉娇的电话,屠夫一直在问邓玉娇在哪家医院住院,邓玉娇表示不方便说。屠夫反复说,屠夫哥哥只是想看看你,看见了你全国网民就放心了。邓玉娇说,医院也不会允许会见的。屠夫说我会跟医院沟通的。邓玉娇说了一个医院名。(评:以邓玉娇的处境,很怀疑她能不能确定自己在哪里,那个医院名字很可能是人家骗她的。)

  离开邓爷爷家,回到宾馆,在大堂见到一个若无其事举着手机拍我们面部的便衣。(评:这便衣是怎么来的?是一直有便衣监视可疑人员,还是邓爷爷家及时通风报信?)

  晚餐是全体和这位警官一起吃的。(评:希望是AA制,如不然,鉴于这位警察同志正在执行监视任务,他无论是请吃,还是被请吃,都有腐败嫌疑哦。)

  比较踌躇的是要不要去看邓玉娇?凯迪的人经过请示老总说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传达凯迪希望邓玉娇去他们那学习和工作的讯息)。(评:见到邓爷爷,任务就完成了,无语。)

  我们呢?我觉得我是代表北京四、五个后援团去的,没有见到人,心里始终放不下。决定还是跟屠夫一起去武汉。

  7月6日星期一,我们到了武汉某精神病医院。找到了主管的医院党委办。主任来了,说经查,我们医院没有住过叫邓玉娇的病人。在那里屠夫又给邓玉娇的继父、爷爷家打电话,给县委、县ZF打电话,都支吾其词。无奈,只好离开医院。(评:知道被耍了吧,前面还说邓爷爷应该是一个善良的老人,真是傻到家了!)

  回到“7天连锁酒店”,屠夫继续给县委办公室打电话,给所有能想起来的地方打电话。还给那个跟我们共进晚餐的警官打电话。说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希望这件事情能够透明。(评:希望事情透明就是最大的恶意!)

  那位警官答应反映一下,回电话。没有回话,再打,就关机了。

  尽了所有的力了。

  没有见到邓玉娇。(评:巴东人民与试图骚扰邓玉娇的一干刁民斗智斗勇,取得阶段性胜利。)

  作者:林云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邓玉娇被秘密关押,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