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两税”顶格重罚,公盟命悬一线

  7月14日,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地方税务局分别向公盟下达了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认为公盟偷税总计248244元,拟处以五倍罚款。地税拟处罚30多万元,国税拟追缴18万多元所得税并处93万多元罚款,两局拟罚款总额142万多元。两局同时告知,公盟有陈述、申辩、要求召开听证会的权利。

  公盟成立于2003年,是由学者、律师共同发起,以推进民主法治,服务社会为宗旨的公益组织。公盟成立五年多来,所作所为世人有目共睹。

  按照宪法规定,这样一个纯粹的民间公益团体,本应在民政部门注册为社团组织。可是,在中国特色的环境中,公盟不得不到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为民营企业。

  公盟的生存全靠社会各界捐助。成为企业后,于是公盟必须从有限的捐助中拿出一部分缴纳税款,这使得公盟本来就很窘迫的财务捉襟见肘。

  身为法律研究机构,公盟当然知道依法纳税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因而自成立后一直遵纪守法,照章纳税。

  这一次,仅仅由于公盟工作人员对一个连续项目的资金入账、结账理解与“两税”不一样,尚未申报纳税(当然,也有可能存在工作失误),即被“两税”处以顶格重罚,我们认为这极不公平。

  对于一个完全依赖赞助,没有一点经济收入的公益组织,142万元罚款意味着什么,恐怕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那么,公盟究竟做了什么事,使得“两税”如此大动干戈呢?让我们回顾一下公盟五年来走过的历程:

  2003年许志永、滕彪等三位北大博士提起孙志刚案违宪审查;发起了推动基层人大代表预选程序。

  2004年,参与起草并向全国人大递交了宪法人权条款的修订建议;关注河南爱滋病村“关爱之家”孤儿院被政府强制关闭事件;为《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喻华峰和主编程益中辩护;参与代理承德四公民五次死刑案;对北京动物园搬迁的合法性组织研讨会提出质疑。

  2005年,进行中国信访制度的研究;推行人大代表接待日;人大制度研究;撰写《中国人权发展报告2005》。

  2006年,完成《2005年中国人权报告》;关注北京出租车提价和管理体制改革;完成中国信访问题研究报告;关注2006年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直选;关注打工子弟受教育权;撰写修改《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的立法建议。

  2007年,帮助黑砖窑受害人提起行政诉讼;关注中关村拆迁案;开展各类公民参与活动;

  2008年,公盟为援助毒奶粉的受害者,组建了律师援助团提公益诉讼;发起了北京律师协会直选活动,促进行业协会民主选举。

  进入2009年,公盟发表了西藏314事件的成因调查;发起了推进政府信息公开活动,向多个地方政府提出了三公消费、财政收支的信息申请;举办了法律知识培训班,传播了维权、选举中的法律知识;为邓玉娇、黑监狱受害者、上访者提供援助;召开了居委会选举、绿坝、精神病等多个研讨会;在重大问题上公开发表法律意见,引导舆论走向理性发展的轨道。

  以上就是公盟同仁、志愿者以及支持者们五年多来所做的主要事项。

  面对着苍天热土,面对着亿万同胞,面对着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面对着试图置公盟于死地的个别人,我们郑重宣告:

  公盟无私。公盟成立以来,所立项目都出于公共利益,所做事项都为追求公平公正。有些事情我们可能做的不够好,但我们敢说,我们没有牟取私利。

  公盟无敌。公盟过去所做的事情可能得罪过一些人,我们也受过来自不同方面的打击。但公盟没有敌人,也不把任何人当成敌人对待。

  公盟无怨。我们经历过许多挫折,即使面对“两税”办理公盟专案的人,我们也没有怨言。我们所遭遇的,就是现实需要我们承受的,我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公盟无悔。我们选择人生的道路,就准备接受荆棘坎坷的考验,无论什么艰难险阻,都不能阻挡我们前行的决心。

  我们的民族经历了太多苦难,经不起再折腾了。如今中国大陆处于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矛盾凸现,利益冲突升级,群体危机事件层出不穷。如今政治环境,迫切需要公盟这样具有公信力、影响力社会组织,发出理性的声音,调解矛盾,抑制事态情绪化发展,促成制度化进步,实现社会健康和谐发展。

  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恳请北京“两税”机关本着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良心负责的态度,恪守职业道德,依法办事,对公盟从轻发落,让公盟生存下来。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两税”顶格重罚,公盟命悬一线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abce 说:,

    2009年07月20日 星期一 @ 05:10:47

    1

    请问知情者,为什么一定要在政府部门登记注册?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