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

  反民间暴力者用“民主革命的结果是新的专制”论来吓人。但是,并不能吓到所有人,特别是有头脑的人;因为,事实是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包括暴力革命)建立的。

  有些人一方面想从理论上把暴力从民主中排除出去(见《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一文),另一方面则企图捏造民主暴力恶果来吓人。

  有人这么说:「对暴力的责难,主要是暴力的社会转形,可能不会按照革命者的意愿去转变,反而会走向相反的目的地。」他们拿出了亨廷顿理证:“人民革命”式的民主化转型道路是相当罕见的,“暴力颠覆”的成功例子就更是寥寥无几…其他的典型命题,例如:“暴力革命取胜者不可能建立起民主社会制度的”:“暴力革命不是新社会的产婆,而是旧制度的遗产继承者。”等等

  既然是“可能不会”,就是说还存在“可能会”,既然有两种可能,为甚么只强调“可能不会”这一种而排除“可能会”的那一种?理论家亨廷顿也只是说暴力革命产生的民主国家“寥寥无几”而没有断言它绝对不可能产生民主国家(如果老亨活到今天,他一定会转变观点,肯定革命建主民主政权是常态)。可是我们这些反民间暴力者却敢武断“已不可能”、“成功的暴力革命,则只是改朝换代”。其实,这个排斥的潜在的意思就是:暴力绝对会“走向相反的目的地”; “暴力的结果必定是暴力专政”:“成功的暴力革命,则只是改朝换代”等等,这是片面推导和极端化表现。用这些语句吓人,这是反民众暴力者的陈腔滥调。他们想用戈陪尔惯技把它变成真理。

  但是,下面事实就让这些陈腔滥调永远变不了真理。

  他们陈腔滥调是:英国革命,只能产生的是克伦威尔的独裁,法国革命,只能产生罗伯斯庇尔和拿破崙的独裁,俄国革命,只能产生了史达林的独裁…中国革命产生蒋介石独裁、再革命也只能产生毛泽东独裁…

  反民间暴力的错误是只看“民主暴力革命结果”静态的一个点,掩盖动态发展的长线条。

  这些说词不论是事实还是理论都是站不住脚的。他们只提英国革命后产生克伦威尔的独裁这一静止的定点,避而不谈因为先有英国革命然后才有克伦威尔之后的民主这个发展结果。他们只谈法国革命后产生罗伯斯庇尔和拿破崙的独裁这一静止的定点,避而不谈因为先有法国革命然后才有罗伯斯庇尔和拿破崙后的法国民主政制这个发展结果。他们只讲辛亥暴力革命推翻清帝专制政权而出现蒋介石专制这一静止的定点;拒绝提及孙中为共和宪政而起的辛革命,经蒋介石之后到蒋经国后期终於回到目的诉求的民主共和政制,再经民进党再到国民党民主发展到了今天日益趋向成熟这个发展结果。以民主为目的的辛亥暴力革命,经挫折后、在出现了制衡力量后,就会发展完善民主制度。以专制为目的的共产党暴力结果,在暴力过程中它是唯一力量,在暴力结束后又禁绝其他独立监督制衡力量出现,当然是专制始专制终。由毛至华至邓至江至胡四代(五代?)不变;看来再传下去永无变的可能。

  你举你的事实,我也举我的事实。请问,美利坚合众国、现今之罗马尼亚是不是用暴力革命建立的?还有,格林纳达是国内暴力和国外暴力干涉建立的,日本和巴拿马是外部入侵和强加的结果。请问这些产生於暴力的国家是转型为民主还是专制?请问这些暴力能不能建立民主国家?请问这些暴力是新社会的产婆还是旧制度的遗产继承者?至於非暴力革命产生推翻旧专制制度建立民制度的就更多了。

  在以上所举的两个事实中,反民众革命和民众暴力者有一个致命伤,反革命所举的革命后暴政,但暴政之后是民主;就是说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后虽则可能会出现非民主的挫折,但是,挫折后还是民主。但是我所举的事例,民主之后还是民主,不会发展成为专制;而反民众暴力者所举的专制发展下去并不是专制而是民主。其逻辑结论是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最终都能取后民主。(顺便提一下纳粹制度不是暴力革命建立的,是非暴力非革命建立的──按照上面所说的反民间暴力者的逻辑推导,就是用非暴力建立的政权必定是纳粹政权了──简直荒谬。)

  反民间革命暴力还有混淆因果的错误。

  这些人常说古今中外几千年农民、史达林、毛泽东…暴动没有一个建立民主制度的,没有一个不是取前专制立后专制的。

  他们只讲“暴力”不讲暴力者使用暴力的目的。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不以民主为诉求的暴力革命不会建立民主制度。这好像打家劫舍为目的强盗手中大刀不会给病人完成外科手术一样。

  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为目的的暴力革命“有可能”建立民主制度,前面已经提供事实证明。当成功的暴力者不是唯一力量,而是数股力量时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极大;当成功的暴力者是唯一力量,而没有其他制衡力量时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指民運搞暴力的结果必然是以新专制暴力取代旧专制暴力是武断、是诬指。

  有一点必须提及。残酷的现实是:不暴力革命,铁定100%专制暴政;暴力革命可能还是专制暴政,但也可能是民主仁政(可说机会各半)。要100%专制暴政还是要50%机会专制或民主?请理性判定。

  我写这类支持民众暴力文章的目的是维护民众行使暴力的权利;这些权利是民众用以达到结束一党专政推进民主的强大力量。我是维护民众在运用其它方法都无效时被迫使用暴力的权利,并不是提倡和鼓励使用暴力。

  2009/7/26  5B病室

  自由圣火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