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国家的认错道歉机制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方励之先生呼吁国民党,应该向大陆人民道歉,以争取大陆的民心。日前,龙应台女士告诉胡錦濤:国庆致辞应该说“对不起”。

  酝酿10年、行走万里、闭关400天、跨越五大洲,寻访1949年亲历国共内战无名人物的亲身经历,台港著名女作家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终于出版,新书颠覆了60年来两岸以军事史、政治史、国家领袖为核心的叙述角度,叙述“你所不知道的1949”。龙应台别有所感地说:“战争,有所谓的胜利者吗?”她希望所有死在战场上的人都能入土为安,要由前人的悲惨历史中深切认知战争的悲痛,这不是解放军与国军的胜败,是“国家的悲剧”,她以身为“失败者的下一代为荣”,因为军事上的“失败者”却在往后的60年中,在台湾建立起新的价值观,她也希望中国国家主席胡錦濤在建政60周年庆典上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要有对土地的疼爱,而不是只有庆祝的典礼。

  方励之先生和龙应台女士均是中国精英人士,他们犯同样的错误:要求对方道歉。共产党人要国民党道歉;国民党的后代要共产党人道歉。

  人,仰望神,获得力量,做有能力改变的事;包容没有能力改变的事。人,同样仰望神,获得智慧,分别以上这两样事情。人是有极限的,所以,做人要谦卑。人是有极限的,更多的情况下,应该是我自己是有极限的(而不是别人),做人要谦卑,是我自己要谦卑(而不是别人)。这样的谦卑才有力量,这样的谦卑才能够建立起一种自身反省、认错、道歉的机制,这样的反省、认错、道歉才是出于真心。

  1970年12月7日,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当天西德与波兰签订了华沙条约。华沙之跪极大地提高了勃兰特和德国在外交方面的形象,为此,1971年勃兰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华沙之跪也标志着战后德国与东欧诸国改善关系的重要里程碑。

  勃兰特的反省、认错、道歉出自内在真心,所以他赢得世人的尊重。

  1985年5月8日,西德总统魏茨泽克在纪念二战胜利40周年之际,提醒来访的日本明仁天皇,日本要承认侵略战争罪行、向受害国受害民族道歉、谢罪。

  日本人没有反省、认错、道歉的内在机制,所以,尽管(作为外人的)魏茨泽克呼吁,但是,日本人根本不理睬。

  文章来源:2009-09-07 刊登于台湾《旺报》,同日《中国时报》(电子版)专家论坛  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国家的认错道歉机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随便说说 说:,

    2009年09月10日 星期四 @ 16:05:50

    1

    是啊,叫人道欠,于事无补,等于没说;逼人道欠者,色厉内荏,弱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