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唱红除黑”,能否走出反腐困局?

  今年是建国60周年,去年写过一篇文章《对中国未来局势之剖析》,详细对中国局势如何变轨的论述。特别是中国处在十字路口,如何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问题?有一定迷糊。在今年的局势看来,中国向左转的势头特别大,从《08宪章》起草者刘大侠被抓,和目前“抬神镇鬼”式的“唱红除黑”活动中,已经看出端疑。

  对这次重庆重拳出击,进行一次反黑活动。此活动震惊朝野,并引来全国人民一次叫好声。重庆书记薄熙来,还有人把他推为“薄青天”的美誉。在人气的推动下,他所推崇的红歌已经唱遍全国大地。一场“抬神镇鬼”活动,已经轰轰烈烈展开。在表面看来,中国腐败现象有所收敛,黑恶势力得到遏制,在红歌的鼓舞下,中国的形势一片大好。

  这都是全中国人民在意淫,在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度,用一种政治层面去解决法律问题,有效果吗?中国一向很少有人从制度层面来思考问题,总想寄希望出包公、海瑞式人物。温总理在一次与网民交流中,明确谈到有一个好总理,不如有一个好制度。

  中国反腐败,也不是现在开始提出来,从蒋介石到毛泽东,从鄧小平到胡錦濤;哪一个不是把反腐败挂到嘴边。48年,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动作不能不说不大,而且是中国第一号人物蒋介石的儿子,地位绝对比薄书记显赫,最后也是无功而返。上世纪80年代鄧小平也进行几次大规模扫黑活动,不久之后,黑恶势力更加横行;腐败更是以几何级速度在上升。到现在为止,全中国人民已经成为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腐败份子,一旦有适合土壤,绝对会发芽。因此,腐败也是成了人们习以为常的现象了,已经到了法不责任的境界。

  这种在政治层面解决的腐败份子,面对我们大众,都是没有公开的司法程序。从陈希同到陈良玉,我们只知道结果。这个结果套在中国任何官员,几乎都适合。这就中国为什么在审判这些腐败份子,不敢公开的原因。相反的,新闻对台湾阿扁案子,总是不厌其烦地报道,台湾民主的乱象及民主所产生腐败,在公众面前已经一目了然。

  一个不愿从法制去解决腐败问题,留给人的后患是无穷的,这给政治人物成为斗争武器,我们既见证了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死,也见证了第二代领导者鄧小平三起三落;既见证毛神之妻和之侄的审判,也见证了总书记赴紫阳的下台。这一切在历史不能成会定案并且服众,只能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面对21世纪的现代文明,我不知道中国人民还热衷于搞这一套。今天,被重庆扫下黑恶势力,以前也有些是扫黑英雄,在一个不推崇宪法治国的国度,这都不是奇怪现象。有谁敢保证,薄熙来没有腐败行为,有谁证明他的品质与陈希同和陈良玉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哪一天薄熙来不当重庆市委书记,那么后任的书记能否象薄书记一样铁面无私?必定中国几千年来,只出了一个包公,一个海瑞,再算薄熙来,也就三个。中国的腐败,靠几千年出一个薄公子,能扫得清吗?谁能回答我!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唱红除黑”,能否走出反腐困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PP 说:,

    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 00:32:42

    1

    今天的政治反腐有没有成效,要看它是否转到法治反腐上来,政治反腐必竟可以先扫除一些障碍,为法治反腐铺路。几千年的反腐没有成功,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现腐败的本质——选择的机会,只要你有选择它而不选择它的机会,你就有可能腐败。而现在中国腐败的本质就是公共产品供应不足导致官员有选择的机会。解决腐败,一是法治先行,二是剥夺官员选择的机会。
    而预防腐败局的作用可以预告剥夺官员选择的机会,总比打不净要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