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推翻中国企业头上的两座半大山

  中国企业头上有两座半大山。行政收费、腐败性支出是两座大山,不合理的税收是半座大山。这两座半大山压得企业抬不起头来,造成大量企业亏损破产,造成中国经济的严重衰退,造成职工大量失业。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我绝不反对收税,国家规定的税收,企业困难再大都应该按时纳税,绝不允许偷税漏税。中国的税收负担在世界上只能算中等,并不太重。我之所以讲税收是半座大山,是说中国的税收结构不合理,对企业生存和发展不利。(尽管如此,企业在国家没有进行新的税制改革前,还应无条件地纳税)五年前的税收改革,加大了企业税负。这几年,国家税收每年增加一千多亿元,增长率达20% 左右,而同期经济增长率不到10% ,这是不正常的。不能看到税收大幅度增加就认为是形势大好。中国经济目前困难重重(特别是国有企业)需要休养生息。而目前酝酿的又一次税收改革,将一部分行政收费改为税收,将再一次加大企业税负。说中国税收结构不合理,是指中国是以产品增值税和营业税为主,约占70% 以上,而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只占20% 多。现代工业国家税收都是以所得税为主,产品增值税和营业税为辅。

  以所得税为主的税收结构有利于新建企业,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甚至亏损的企业、微利企业、高风险投资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因为多数税收是在有了利润收益后交纳,这样新企业等企业负担小,可以迅速的成长;经营困难的老企业负担小,可以较快扭亏为盈;投资者的投资能较快收回,鼓励了投资和社会积累。它使赢利企业多纳税,亏损企业少纳税,而体现了公平税负原则。中国现行以产品增值税和营业税为主的税收结构,要求企业的生产利润率加上商业的销售利润率要高达30% 以上,否则就不可能交纳占销售额20% 的增值税和营业税并有所收益。这样高的利润率,对一般企业是比较困难的。现在中国很多企业,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是它对微利生产和销售没有任何积极性,于是干脆停产,不进行新的投资,甚至不接受新的贷款。

  中国为什么要实行增值税为主,原因是中国偷漏税收相当严重。所得税需要很高水准的对企业、个人情况的了解,需要复杂的核算,企业比较容易偷漏税。而增值税,只要控制住增值税发票,就比较容易地了解了企业生产销售情况,计算很简单,企业比较难偷漏税。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那么难解决,只要执政的共产党、各级政府、中共官员们、税收部门和税收人员不那么腐败就行了。这甚至不是一个管理水平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鉴于目前中国经济比较困难,特别是国有企业大部分亏损破产,大量职工失业(下岗)的情况,建议:中国下一步税收改革,所得税不变,产品增值税砍掉一半。企业税负大减,企业就会获得活力。这就是推翻半座大山的含义。

  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有这样多的、高的、随便的、巧立名目的、荒谬的、不讲道理的行政收费。简直成了疯狂的掠夺。中国的行政收费在有的行业甚至超过了税收。中国的企业实际上要交两份税收,这样看来中国的“税收”就太重了。中国的行政收费(不论合法,不合法)除少数外,多数都不合理。这是以权谋私,以权谋利的结果,是中国特权阶层剥夺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表现。中国的行政收费,有四分之一落到了特权阶层的口袋里;有四分之一被挥霍浪费,建了豪华办公楼,买了汽车,公费旅游、大吃大喝;有四分之一被当官的搞了所谓的政绩,(并无多少实际用处)用以向上爬;只有四分之一为老百姓做了实事。报载有的企业刚开业二十多天就被收走五十多万元。盖房子要交今后五十年的土地占用费,这不是把儿子、孙子的钱全都用光了吗?全国一年的汽车购制的各种税费(主要是行政收费)高达两千亿元,比汽车工业的总产值高得多。由于汽车实际购买费用太高,汽车工业一片萧条。中国有100 万辆以上的轿车的生产能力,因卖不出去,只能生产50多万辆轿车。真不知道如此脆弱的汽车工业入关之后怎么样与一个汽车公司生产量就超过中国全国的生产量的外国汽车工业相竞争。全国住宅建设一直被列为中国经济的增长点,但一直就实现不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房价过高,绝大多数城市居民根本就买不起。而房价中有三分之一是房地产炒作造成的,三分之一是行政收费造成的。没有行政收费,房价至少下降三分之一。

  中央虽然看出了行政收费的严重危害,但没有决心解决。因为这是中共官员们的既得利益所在。要想管住滥烂的行政收费只有依靠政治和法律。应从法律上规定:只有国务院和省级政府有权提出行政收费,而批准权为全国人大和省级人大。行政收费不得超过税收的10%.对现有行政收费一律取消,从新申请批准。这就是推翻前一座大山的含义。

  另一座大山是腐败。很多中共官员到企业索贿或接受贿赂。例如:向企业“借用”各种财物(陈希同时期北京市主要领导人的十个秘书(被称为大秘书,据说,其职权比新上来的副市长还大)向企业“借用”十一辆轿车);企业自愿或被迫向权力机构和中共官员送红包、赞助费、礼物;要求企业支付不应该由企业支付的各种费用,到企业报销各种公、私费用;利用职权占、卡、要、拿企业的财物;到企业进行评比、定级、检查、视察;要求企业参加各种会议、学习班、考察、社会活动等。公开的、秘密的,冠冕堂皇的、不可见人的,公的、私的,有理由的、没理由的,总之企业要为此支付很大一笔费用,其数额绝不低于税收。对腐败问题是不难解决的,关键在于有没有决心。对得到企业以上财物和好处的权力机构和官员等人,应全部按贪污受贿处理,对自愿或不反对权力机构和官员等从企业得到财物和好处的企业和企业有关人员应按行贿和共同贪污处理。这就是推翻另一座大山的含义。

  推翻了两座半大山,中国企业会有很快发展,经济会重新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对社会最大的危险–极为严重的失业问题会得到很大的解决,一时出现的国家税收减少的问题,用不了三五年就会重新超过现在的水平。

  有人会问,如果这样做,国家税收大幅度减少,政府靠行政收费得到的财政收入的大部分将不能再收,国家巨大的财政支出怎么办?有三个办法:节支、增收、出售部分国有资产。

  节支:国家军费开支应大幅度减少。只要精兵二百万就可以做到。行政开支应大幅度减少。国家机关不仅可减少一半,而是可减少三分之二,特别是可撤掉地区一级,合并部分县、乡,政府不再管企业,机构人员都可大减。事业单位大部分自负盈亏,财政不再给钱。(但基础教育的教师,国家应管起来,包括现农村的民办教师)国家要重新提倡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不准再搞楼堂馆所,不准再吃喝(大吃大喝不准,小吃小喝也不准),五年内不准买非生产汽车,通讯工具,五年内不准搞各种庆典,(为了庆祝香港回归,全国至少花掉了一百个亿)除少数确实需要的以外,不准出外参观、开会、出国考察和访问。(90% 的这种开会、参观、出国考察和访问,包括中央首长的出国访问都没有用,都是一种公费旅游)竞技体育不应再由财政养着,财政不再投资企业。要合理地使用每一元国家和地方财政开支,要建立相应的法律制度,强有力的对国家和地方财政开支进行监督和制约。

  增收:严肃和严格税收,把该收的税都要收上来,对欠税一律拍卖资产。要开展坚决的,严格按法律程序办理的,重证据的反腐败斗争,要对有钱人和公务人员进行财产登记,对出现大量财产者要求说明来源,要官员进行收入申报,要进行货币更换和真名储蓄,要对漏交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的进行补税,要开征遗产税。反腐败至少能收回一万亿元来。

  出售部分国有资产:国家和国有企事业单位手中的住宅至少价值一万亿元,这本来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财产,但其中大部分被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占全国人口很少数的人。对不合理出售的应推翻重来。对国家手中大量的楼堂馆所和其他房地产要进行出售。对国有的所有房地产进行统一集中经营,不允许搞二房东。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团体使用国有房地产的,要按合理价格交纳房租,绝不准任何单位有特权。南京市区繁华地带有现南京军区的大量房地产,如撤消大军区,光出售这部分房地产就可获得几十亿元。国家手中还有很大数量的企业可以和应该出售,其中有相当部分企业经营不善,过不了几年就会资不抵债,不如早些卖掉。国家光出售住宅、楼堂馆所、部分房地产和企业就可获得几亿元收入。

  总之,国家采取以上特别措施,不但有利于长远,而且现实也不会出问题。关键是中国有没有伟大气魄的,有远见卓识的领袖人物和领袖集团。他们能够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能够虚心听取他人的意见,集思广益形成好的办法。中国太需要政治民主了。政治民主最少有两个作用:可以使被少数人首先认识的真理得以发表,可以从民众中涌现出伟大的政治家。靠几个水平远低于毛泽东、周恩来、鄧小平的领导人闭门造车是不行的。

  欢迎对此议有兴趣,有不同意见的人来函。电子邮件地址:ggf-ihps@263.net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王小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推翻中国企业头上的两座半大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