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淼:“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解放军”是一句废话

  按:2010年初至今,西南大旱,灾情日甚,以至于人将干渴、地已绝收,而媒体之报道、政府之行动,似乎因两会等故,已显滞后。根据一般规律,今后一段时间,恐又将出现政府履行其本来职责、而小民已感激涕零之场景;恰翻得旧作一篇,系2008年地震之后所作,其中看法,亦我此刻所欲表达。故再贴此处,与诸君议。

  地震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种种官方的和官方许可的纪念活动都如火如荼地进行起来。有讲座,有图片展览,有观影,有捐款捐物……气氛是令人感动的,至少有那么一些。我想,在公开语境下的任何内容中,这样的几句话是少不了:“感谢党”“感谢政府”和“感谢解放军”。对于从废墟中救人、排着长队捐助和一群公民统计死难学生的数字之类行为,我甚至觉得流泪都愧对这种尽心;唯独对于上述的几句话和由此产生的种种行为,我不但泪腺感到吝啬,甚至头脑中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荒谬。注意,是荒谬,不是和谐。假如你觉得这很和谐,我只能说不是你感觉和谐,而是你已经被成功和谐。

  什么叫做感谢呢?感谢就是别人对你做了一件有利的事,而后你礼貌性地说一句谢谢,并且对这个人心存善意。如果进一步上升到感恩的高度,所谓的“恩”,就不再是等价交换,而是超额的、不计回报的付出,对此一种行为的感谢才可称之为“感恩”。譬如说,父母的养育,可称大恩;自然对人类的滋养,可称恩赐;朋友在关键时刻拔刀相助,可算施恩……但涉及到党、国家和政府这几个主体,我以为是无“恩”可谈的。

  据说在飓风袭击新奥尔良之后,有许多灾民躲进了体育馆,一边免费地披着毛毯吃着汉堡,一边对着镜头大骂政府救灾不力。而且体育馆里好像既有犯罪、又有环境脏乱差等问题出现。对比之下,地震后的四川,就连坍塌的公路沿线都有写在包装箱纸板上的“感谢某某”,镜头面前一片人间温暖,到处“情绪稳定”“生活秩序井然”。难道说美国人是不懂得感恩(从而缺少人生智慧)的人吗?还是他们个个都铁石心肠、自私透顶,丝毫不“体谅政府的困难”?而这些看似懂得了感恩的四川民众,确实能够反映出某种制度或某个国家的所谓优越性么?Air ball,真是离题万里。

  我的父母给予我许多关爱,是他们的自愿;自然对人类的滋养,并不求任何回报;朋友的拔刀相助,虽能日后“还人情”,其实是没法要求等价衡量、收支相抵的。作为一种人生的智慧,或者说做人起码的修养,说一句谢谢、心存一分感恩,乃是理所当然。但执政党、政府和军队则不适用于这一逻辑,因为逢灾救灾、无灾安民,是其本当的义务,不是“庄严承诺”,而是“天经地义”。政府及主导它的政党收了税金、获得权力,用其供养军队,是欠了我们的债,所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于天经地义的事说谢谢,难道不是一句废话?美国灾民对于美国政府欠债不还的行为,在CNN上骂几句娘,难道不是美国政府活该?

  2008年5月末,我在都江堰所见闻过的上百位普通市民,也都忍不住大骂当地的“贪官污吏”,忍不住抱怨不公平的房产补偿政策,忍不住对豆腐渣建筑咬牙切齿,忍不住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担忧……这些“贪官污吏”不也是政府中的公职人员么?豆腐渣建筑不也是政府监管审批的么?政策和未来的生活保障,不也是政府的行为产物么?就是这样的救灾,就是这样号称“全力以赴”的救灾,尚远远未到让人满意的地步;可就在这样的时候,仅仅是地震后的一个月,轰轰烈烈的“表彰大会”“英雄事迹报告会”就吹响了光荣分赃的号角。那些本该因为贪污腐败、豆腐渣校舍和救灾不力遭受追究的官员,其斑斑劣迹忽而一夜之间被淡化、被有选择的遗忘了,剩下的只是对将要到来的“梦幻般的奥运会”的期待,剩下的只是“中国加油”和满地被踩在脚下的国旗,剩下的只是背后控制不同言论的暗箱操作。事隔将近一年,死亡学生的数量从七八千人变成了不足六千,在数字里有一两千人变得“活”过来了。然而据肖雪慧先生讲到,地震至少造成四川7000间校舍的倒塌。在一个正常上课的日子,哪一间校舍会倒塌得如此空旷、如此温柔,以至于平均独独掩埋一个不幸的冤魂呢?就是这样一种自然而然的怀疑,当艾未未等志愿者自发组织民间调查时,还遭到了种种粗暴的干涉和压制;当谭作人打算依政府总理“一定彻查”的精神而自行调查时,却以种种罗织的罪名被关押判刑了!这是否正常,我说不清;是不是在还债,明眼人一看皆知。此种情况下,心存感恩,恐怕还为时尚早吧。

  岂止如此。如你我所知,中国民众的税负在全世界都算偏高,可不但没有福利国家国民“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方位关怀,而且往往连可称作合格的公共服务都得不到。在这个国家,若没有有钱有势的爹妈亲戚,没有“认识的人”,就难免公职人员的拖沓和白眼。在这个国家,奶粉中长期掺入工业原料的厂商,可以得到质量监督机构的“免检”。在这个国家,校舍在地震中倒塌,露出来不足成年人小拇指粗的钢筋,可以被政府“科学鉴定”为不存在质量问题。在这个国家,一群叫做“城管”且本无执法权的人,公然被教导要“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地行使国家暴力。这似乎还不够。在这个国家,人均教育经费比不上一个非洲穷国乌干达,医疗公平度全世界倒数第一,而公款吃喝、公车耗油高居世界第一。在这个国家,贫困线的标准尚不足非洲最赤贫国家的80%,却要举国不计成本地兴办一届所谓“梦幻般”的奥运会。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在它终于稍稍做出了一些它本该天经地义般地做出的举动——调集人力物力全力以赴去救灾——的时候,我们竟然要对它感恩了,我们若不感恩竟然就被怀疑人品有问题了,我们说两句批评的话竟然就要破坏所谓“安定团结”了——甚至它的最高权力机关要暗示甚至要求一个“感恩”的主题,这难道不是对感恩的强奸和侮辱么?请问,我们有什么恩非得对它感,凭什么要把“感恩的心”留给一个还债都拖拖拉拉的政府呢!

  以上的常识和推论是基于“西方民主国家”的制度基础。你可以说中国“国情特殊”,必须“反对军队国家化”,“不搞三权分立”。但宪法中总写着它是一个民主国家吧。中国式的民主就算再先进、再高尚,也不能脱离“对纳税人负责”这个起码的底线,否则岂不当真成了“Democrazy”?退一万步讲,你很犬儒、很无奈地坦言,中国现在是个威权且不民主的国家(这个说法一定会让官方的发言人非常不满),可政党的“长治久安”还是要靠民众上缴“税利债费”维持,还是要靠民众种粮食、盖楼、做小蜜啊。谁听说过一个政党(在它看来,政府是它的下属部门,军队是它的枪杆子)能够有本事“养活13亿人”的呢?当然,当然,当然,当然……我当然明白,主子总是有权力,可以随时要奴才对它感恩戴德;可这样一来,它叫嚣的“公平正义”宪法里列出的“民主自由”,又是些什么东西?我对性工作者没有偏见,但拜托你们,当了婊子就别再立贞节牌坊了。否则我们这些“算个屁”的小民,如何能安安稳稳地做好奴隶,为大爷们建设“和谐盛世”呢?

  这种奴隶,不做也罢。——事实上,只有先学会含蓄、学会节约过分的感激之心,我们才有可能摆脱臣民的身份,学着去做一个公民的。

  2009-5-11于北京

  修改于2010-3-21

  来源:人人网

  作者:乔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解放军”是一句废话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0年04月01日 星期四 @ 15:08:24

    1

    因此才搞愚民政策,才让教育经费少得可怜而需要有“绝望”工程帮忙。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