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文军: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粉饰历史

  网络时代,中国的文化进入一个全新的时期,草根族多少有了些说话的机会。于是,我们瞧见一些新成语问世,例如“兆山羡鬼”,例如“秋雨含泪”。如今似乎又可以归纳一个“宁华论史”,盖因《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5月24日发表在其“理论周刊”上的奇文:《对中国近现代百年历史进程的思考》,副题为“兼论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和严肃性”。早两天,21日,该文以《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为题,展示于网络,浏览了一下,此类陈词滥调早就见识得多了,没当回事。不料它换了顶帽子出现在官媒上,尤其是继那位口无遮拦的历史教师袁腾飞遭封杀之后,与其说是在论史,不如说是在释放某种信号吓唬人,可能更恰当。

  文章开宗明义:“是维护历史本来面目,还是歪曲历史真相;是从历史主流中吸取经验教训,还是在历史支流中制造负面影响;是坚持唯物史观,还是退回唯心史观——这些根本的原则性问题是不能被颠倒和搅乱的,否则就会从根本上搞乱社会主流思想和主流价值,动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立足和发展的思想根基。”这是内心虚弱者的哀鸣,任何民族、任何国家,它“立足和发展的思想根基”倘若能“动摇”,那一定是这个“思想根基”本身虚弱所致。美英等国说什么的都有,列宁早就预言其“垂死”,老毛更是不知多少次信誓旦旦要“埋葬”它,结果呢?

  “宁华论史”首个似是而非的论点是:“百年中国的巨大变化真正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这是任何人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和现实存在,也是中国发展道路的历史结论。”请问:百年日本是否“翻天覆地”?亚洲、欧洲、非洲,除了北朝鲜、古巴、索马里等少数地方,地球上还剩几个地区没有“翻天覆地”的?这是历史潮流,不客气地说是美国佬引领的历史潮流所带来的变化,不是说“20世纪是美国世纪”吗?与“中国发展道路”无关!若不是毛老爷子把中国拉回锁国独裁的旧路上折腾那几十年,中国早就“翻天覆地”了,何待“改革开放”?台湾、韩国不是更早就“翻天覆地”了么?“唯物史观”说是美国援助,可所谓老毛“奠定了工业基础”,却不折不扣靠的是赫鲁晓夫援建的156项!新加坡、香港并无美援,不是也成“四小龙”了么?所谓“唯物史观”其实不过撒起谎来理直气壮,例如“苏修逼债”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三年自然灾害”更是无稽之谈。

  而所谓“改革开放”,如邓公所承认的,也就是对欧美开放,网开一面地归顺世界大潮,才取得如作者所吹嘘的那些成就。作者此论点的隐蔽之处在于:它给人造成“举世混浊唯我独清”之错误印象,仿佛这百年来地球人都在黑暗中,只有“中国发展道路”在放射光芒。文章往下,充斥着雷同论调,这种论调反反复复高唱了半个多世纪,言者不厌其烦,闻者不胜其烦,乐此不疲者皆戈培尔弟子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如此,作者所谓:“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极端倾向,其要害就在于颠覆历史观,否定已有的历史结论,歪曲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掩盖历史真相。”恰恰是自我写照,却自鸣得意地指责他人。比如:“否定和歪曲中国革命的历史。有人鼓吹所谓‘告别革命’论,否定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把‘五四’以来中国选择社會主義发展方向视为离开所谓的‘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的主流’而误入了歧路;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歪曲成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否定和掩盖其本质和主流;更有甚者,随意丑化革命领袖和先贤烈士。”作者之意很清晰,除了他所认同的观点之外,任何别的见解均属无稽之谈!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历史虚无主义”!应该说,中国必须“告别革命”,否则迟早被革命!

  所谓“颠覆历史观”,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何止历史观,还要“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莫过“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谁敢对你们钦定的“历史结论”哼半个不字,就属大逆不道?至于“歪曲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掩盖历史真相”那更是毛氏家奴的看家本领,就连戈培尔博士也甘拜下风的。根本无需多说,请问:“亩产十三万斤稻谷”是“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还是不知羞耻的谎言?至今没有任何官家文书表示过意见。古今中外还没有谁吹过如此大牛皮的,中华民族也从未如此丢人,到今天仍装傻,还有脸骂人?

  至于“掩盖历史真相”者,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人比你们更得心应手,简直可以这样说:没几个历史真相没被你们掩盖。只举一例,试问:“肃AB团”杀了多少红军将士?其中有几个是真“AB团”?享受纳税人血汗钱的历史学家与机构多了去了,如果大半个世纪还搞不清,你们实在蠢得没法收拾,不如散伙回家自谋生路;如果搞清了却不公布,“掩盖历史真相”这顶帽子还是自己戴着合适。

  辛亥以来百年,中国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抗日战争。每当我从电视里瞧见比如俄罗斯纪念反法西斯胜利N周年庆典,就发现我们的元首总显得尴尬。号称作战最久,号称“十四年抗战”;决战次数最多;牺牲最大;结果最没底气。毛说过:“让日本人多占地,才爱国。”关于抗战的纪念就是地道战、地雷战还有《小兵张嘎》,怎么神气得起来?威震全球的“第三次长沙大捷”,不许说;驻印军、远征军的战绩,不许说;《铁血昆仑关》不许放映;《血战台儿庄》成了“资产階級自由化”的罪状。只剩下毛大校那个“我爷爷领导抗日战争”的笑话到处传播。扯什么“掩盖历史真相”,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

  说白了,这一百年中国的历史,本来就是一本烂账!胡适先生三十年代总结过,辛亥革命所导致,唯有“思想大解放”可取。其后,中国基本上就是两个外国势力扶持起来的党恶斗,即使日寇大举入侵也没停止过,有啥可吹的呢?斗到最后,乡下流氓打败城市流氓,那一点“思想大解放”也烟消云散,回归到前清都自叹弗如的专制境地。“宁华论史”称:“为否定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成就,编造和夸大所谓‘人祸’,杜撰出毫无根据的‘非正常死亡人数’”。那么,请公布真实的历史资料啊!不是反对“掩盖历史真相”么?何以戒备森严?仅据已查实的数据,新中国三十年所造成的人权灾难,百分之百的人祸,已经足以“称霸世界”、超越古今,无论权势怎样刻意掩饰,连你们自己也欺骗不了的。

  作者唠叨那些“马克思主义的道理”,早就成为历史垃圾了,即使今日中国那些高调呼唤者,其内心深处也明白得很!高唱它的目的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就在“宁华论史”上网之次日,世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在1%的家庭掌控41.4%的财富;全国总工会4月发布的一个调研显示,我国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不断下降,而资本所有者和政府占比却大幅提高。从1997年到2007年,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从53.4%下降到 39.74%;企业盈余占GDP比重从21.23%上升到31.29%,而在发达国家,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大多在50%以上。其余数据不赘述。

  这说明,当今中国,“以人为本”只是幻象,官僚階級已成持续与民争利的群体!社会的隐形分裂已经十分严重,不时冒出些“突发事件”如砍杀学童,温总理也承认有“深层次的原因”,大的归类极其简单:“不公”二字而已!坚持“中国特色”纯属噱头,哪来的“中国特色”?充其量不过老毛从苏联批发回来的玩意,换了个包装的“山寨版”罢了!坚持它的全部意义就在“利益”二字之上,多捞一天是一天,多捞一点是一点。

  很可笑的是,“宁华论史”居然还捡起当年那套“为人民”的幌子招摇。几十年的历史进程,中国人民倘若还相信“打土豪分田地”那一套就太荒唐了!即便是习近平先生也早就放话说革命党要向执政党转变了,宁华先生不记得了?继续高谈阔论什么革命党的故事,难道不觉得太迂腐了么?不客气地说,倘若今日中共仍处在领着农民造反的境地,必从者寥寥,那种“用小车推出来”的盛况绝不会再现。试想,1944年秋冬老毛趁着日寇“一号作战”得手,急派王震率数千兵马挺进湘赣,本以为老根据地必定如鱼得水,结果是根本无法立足只得且战且退逃回北方。无他,湘赣两省皆领教足了“打土豪分田地”的盛典,农民也不肯轻易上当了。

  人类文明进程是不可逆转的,唯一的缘由便是大多数人不傻。人间正道只能是是“还权于民”,而不是打着“N个代表”旗号继续垄断。只有“还权于民”才是避免社会恶性分裂之唯一良策。“中国特色”已经经历两千多年了,它除了导致官逼民反乃至改朝换代之外没有别的出路!今日之“举国体制”,繁荣是表象,囊里已经烂透了,说“无官不贪”并非捕风捉影的夸张。我笃信执政高层反腐倡廉的决心无以伦比,就连大清皇帝也知道不反腐必垮台的道理,遑论中共这些睿智的领导人?问题在于体制。没有一个贪官原本是坏蛋,他们都是体制逼良为娼使之变坏的,例如刚宣判未几的文强。这个体制只可能提拔善于逢迎者,这才有王兆山之流“将无耻进行到底”的决心,何况中国文化人自古不乏此类善钻营的蛆虫。

  “宁华论史”并非偶然,能爬上“社长”职位之前提就是不能有独立的人格,又怎能爬出权势需要的格子呢?我坦白地说:守望继承的权益是靠不住的,那个虚幻的“伟光正”迟早会还其本来面目。倒不如“放下包袱开动机器”,顺应世界潮流、历史潮流那才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前景。既然蒋经国先生都明白“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的道理,难道“伟光正”如此之久的群体就转不过弯来?守着继承下来的一亩三分地,做着“解放全人类”的旧梦,除了头破血流不会有别的结果。

  我还在上小学时老师就教过:“真理越辩越明”。可生活中的见识恰恰相反,真理害怕辩论,据说越辩会越糊涂,所以无数中国人罹难于文字狱。“历史的真相”大概也如此吧?老毛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敢杀遇罗克、张志新、林昭、王申酉、李九莲等等。如今梅宁华先生要“旗帜鲜明”地“黑手高悬霸王鞭”了,鲁迅所谓“叭儿狗比它的主子更严厉”,又一次被“宁华论史”所证明。我们无妨给他一个答复: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粉饰历史!

  作者:钱文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粉饰历史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0年06月02日 星期三 @ 12:01:29

    1

    注:
    “兆山羡鬼”—-指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2008年6月6日在《齐鲁晚报》发表的词《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王兆山的做鬼幸福论被许多网民批评为极端漠视生命的无耻的政治献媚,并被讽刺为活人羡慕死鬼的精神变态。

    “秋雨含泪”—-指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余秋雨2008年6月5日在其新浪博客发表的博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余秋雨在文中含泪劝告要求惩处豆腐渣校舍责任人的请愿灾民,说他们在地震中死亡的孩子全都成了菩萨,已经安宁,不要因为请愿而横生枝节,被反华媒体利用来进行反华宣传。余秋雨的含泪劝告被许多网民批评为腐败的政治帮闲和谄媚的文化口红,余秋雨含泪也被形容为鳄鱼的眼泪。

    口无遮拦的历史教师袁腾飞—-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精华学校教师,被学生誉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

    老毛更是不知多少次信誓旦旦要“埋葬”它,结果呢?—-指前中国主席毛泽东号称要埋葬资本主义,结果是东欧发生颜色革命,苏联分崩离析。

    唯物史观”说是美国援助,可所谓老毛“奠定了工业基础”,却不折不扣靠的是赫鲁晓夫援建的156项!新加坡、香港并无美援,不是也成“四小龙”了么?所谓“唯物史观”其实不过撒起谎来理直气壮,例如“苏修逼债”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三年自然灾害”更是无稽之谈。

    乐此不疲者皆戈培尔弟子也—-纳粹党魁戈培尔曾经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中國必须“告别革命”,否则迟早被革命!—-只有实行民主才能够避免被百姓再次革命。

    请问:“亩产十三万斤稻谷”是“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还是不知羞耻的谎言?—-指大跃进时代中国主流报纸上不断上演的谎言:亩产十三万斤稻谷。

    关于抗战的纪念就是地道战、地雷战还有《小兵张嘎》,怎么神气得起来?—-49年后拍摄的电影作品,实际上表示只能用这样的文艺作品来掩饰在抗战中某党所谓的“领导抗战”。

    只剩下毛大校那个“我爷爷领导抗日战争”的笑话到处传播。—-指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到处讲的,被人当笑话的故事。

    例如刚宣判未几的文强—-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

    那个虚幻的“伟光正”迟早会还其本来面目—-指某党常自诩的:伟大/光荣/正确。

    鲁迅所谓“叭儿狗比它的主子更严厉”—-这里将梅宁华先生比喻为叭儿狗。

    回复

  2. 明道 说:,

    2010年07月23日 星期五 @ 08:35:12

    2

    御用笔杆子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只是,他们掌握着那么多的资源,新闻媒体被他们操控着,报刊言论被他们控制着,教科书被他们编写着,出版物影视作品被他们审核着。。。中国的很多老百姓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选择的接受了这样的谎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