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现莉:财政收入全球第二,社会保障全球第几?

  内容提要:我国今年的财政收入有望成为全球第二,这是一个让政府官员们深感兴奋的成果,但如果他们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气不能受到民众的遏制,我国的社会保障水平在全球的名次将继续会一直处在“不好意思”公布的状态。

  * * * * * * * * *

  原任卫生部部长,刚调任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的高强的一番话,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质疑:“中国政府本身的开支水平,与全世界很多国家比较,并不太高。一是我国行政人员占总人口的比例,比其他国家要低,二是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与很多国家相比也比较低。”

  但时过不久,来自地方政府的几则丑闻,还是狠狠地打了高主任一记响亮的耳光!

  继长春市公安局花费近3万元,购买笔记本电脑被曝光引起各界议论后,很快有网友在云南省政府网上发现:昆明市纪委一次购买上千件办公设备,花掉近700万元;昆明市财政局一次采购服务器4台、台式机68台、笔记本电脑8台,花掉近58万元;

  另外,昆明市劳动教养管理所,添置茶几、沙发、老板桌若干,成交价是54.8万元;昆明市公安局“巡逻及运兵车”24辆,丰田柯斯达20座标配(柴油),成交价:104.26万元,每辆43万多。

  几天前,山东省粮食局孟局长,还有粮食局两位副局长及3位处长,在济南市舜耕山庄贵宾楼6688客厅的餐饮消费账单也被曝光,餐费是1000元/位的标准,12人总共1.2万元。一壶“日照雪青”260元,一盒软中华118元,一瓶34度白趵精品198元。加上矿泉水、醋饮,以及其它零碎消费,这顿饭总共吃掉1.481万元。

  ——账单登记的宾客名字为粮食局,百分百属于公款高消费。

  与这些频频爆出的政府“豪华采购”、“天价餐”事件所显示出的政府奢侈相比,社科院一份人才报告显示,百万蚁族,蜗居在城中村,过着连农民工都不如的生活。二者之间如此的不协调,是中国社会面临断裂危险的又一征兆。

  更让人寒心的是,面对这些对任何民选政府来说都是天大的耻辱事件,我们的政府官员却不思如何进行整改,而是极力用所谓的“业务需要”为由来进行辩护,看来,只有粮食局的官员不好意思以此做借口了。

  众所周知,公车也是“业务需要”,但公车私用现象却比比皆是。即使真是业务所需,是否就必须如此奢侈?如此滥花民众的血汗钱,事先是否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可惜,在我们的政府官员们看来,“屁民”们根本就无权过问这些问题的。在这些丢脸的事件被无意中曝光后,也只是不得不用“业务需要”来搪塞一下而已。

  多年以来,中国政府的行政成本就是全世界最高的,其增长速度也远远超过同期经济发展。

  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行政管理费用的绝对支出为52.9亿元,占行政总支出的比重为4.71%。到2003年增加到了4691.26亿元,增长了88倍,而同期财政收入与财政支出,分别增长19.18倍和21.97倍。

  要知道这部分行政支出并没有包括预算外支出,从1996年到1999年,预算外支出都占到了行政总支出的一半。

  进入21世纪后,预算外支出比重有所下降,但绝对数还是在逐年提高。虽然无法确切知道预算外支出中,究竟有多大比例属于行政支出,但可以肯定,它是行政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2003年开始,仅通过预算的行政成本支出,基本上就占了财政支出的20%。据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叶青透露,每年仅公车、公宴、公房、话费,就占到了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总的行政成本占比,在30%以上。

  与其他国家相比较,我们的行政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之高,更是一目了然。

  以2003年为例,中国这一数字为19.03%,远远高于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和美国的9.9%。

  但相应的是,我国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开支却极为吝啬!

  据统计,中国社保方面的支出,占GDP的12%,但发达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通常都在30%以上,甚至有些国家一半的财政收入,都是用于社保方面的。

  在OECD国家,卫生费用的大部分是由政府承担的,并且,几乎都在70%以上,英国的国家卫生服务体制支出,占卫生总支出的88%。

  而在中国,这部分有限的支出,有多少用在了政府官员以及垄断行业的管理人员身上、又有多少用在了真正的底层民众身上?虽然我们无法得到确切的数字,但老百姓的感受是真实的,教育、医疗、住房,日益成为压在民众身上的新“三座大山”就是明证。

  政府本身并不生产任何物质财富,它的所有开支都来自于民众的税收,在中国,它还来自于民众先前劳动的积累,譬如,土地出让金,以及国有企业的收入等。

  之所以把这些财富交给政府,是为了让它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这跟民众把钱捐献给NGO有类似之处,所不同的是,如果一个NGO把如此高比例的捐款用于自身开支,那么,它很快就会失去社会信誉,资金来源断绝而无法存活下去。

  有所不同的是,政府则是利用强制力,把财富集中到自己手中的。在民选政府体制下,政府的胡作非为还有可能受到一定的限制。

  而在中国,政府的运作向上级负责,虽然也会向所谓“人民代表大会”做政府工作报告,但由于广大民众与“人民代表”之间是隔绝的,这就导致他们无法对政府进行有效的监督。

  这些问题并非无解,所有见不得人的龌龊行为,都害怕暴露在阳光下。

  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没有自己特殊利益的政党,都会在重大问题的决策上,尤其是牵涉到财政的收入、支出上公开透明化,这本来就是建设法治社会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最方便、最有力的反腐手段。唯有此,才可能提高政府和官员的公信度,才能重新赢得社会的信任。

  而中国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之。寻找借口是简单的,但其效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财政部的统计数字现实,我国今年前五个月全国财政收入3547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8362亿元,增长30.8%,全年有可能超过8万亿,如果再加上土地出让金、国有资本收益等,将达到10万亿的规模,有望成为全球第二。

  ——这是一个让政府官员们深感兴奋的成果,但如果他们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气不能受到民众的遏制,我国的社会保障水平在全球的名次,将继续会一直处在“不好意思”公布的状态。

  来源:博客中国2010-6-27

  作者:郑现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财政收入全球第二,社会保障全球第几?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我是谁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01:35:02

    1

    中国经济水分太大,有超过一半以上是制造的,不足为信!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