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2008年9月15日,美国爆发近100年来、美元史上最严峻的金融海啸;今年5月10日,欧洲元区又发生其自诞生以来10年多最大债务灾难,这可能给中国提供了一个100年不遇的历史契机。美元、欧元、中元(及人民币)全球有近一半、30亿人口使用的这三种货币,美元、欧元相继遭遇灾难,中元似普天一支独秀,但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也正需要从经济发展的战略战术上进行重大调整和完善,到了中国货币需要面对全球经济进行升级、转换、走出去的关键时期——这是任何国家由贫穷到崛起都迟早要走的一步。现在,中元及汇率调整来到历史最最尖端的关口,采取行动而不会有太大损失,变其大略又得意益于中国与世界未来,尤其正当全球各国、几乎都希望中国允许人民币再升值、何时升值的关键之际,世界、人文、历史真乃天地合一的最佳时期。5月25日,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在随后证实说,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领导层已经认识到汇改是事关中国改革大局的重要问题。

  美元金融海啸,已经让全球各国不堪忍受负重,美元21世纪以来一直贬值不断,现在欧元又发生最严重的债务危机。欧元由最初期上市流通初期的0.8几欧元兑换1美元,到峰值时期的1欧元兑换近1.5美元,再到现在的1欧元兑换1.2美元左右。这是全球最富裕区域、这两大主流货币美元、欧元历史转换的非常重要历史时期。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开头,只有全球15亿最大人口使用的中元还没有遭遇全球或区域性大“危机”。调整中元与美元、欧元的价值、汇率及战略格局,是中元能与“三元鼎立”匹敌、制衡、立于不败之地的全球性重要环境的建树。

  而2010年中期,可能是美元金融海啸、欧元债务危机21世纪以来最低潮时期。中国,也是近十来年才聚焦了有史以来的最大财富时期。中元(及人民币),已经不是与全球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中国一国公民使用的一种货币了,它除了要当然考虑13亿中国人的感受、实践国家的崛起和财富以外,还要给中国以外的众多国家、贸易伙伴带来当然的利益和财富。欧盟是当今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而2010年前5个多月欧元兑人民币已下滑14%(见2010年5月19日《南方都市报》C16版《欧洲动荡是人民币汇率调整良机》一文),不管是美元还是欧元贬值,对全球这“三元鼎立”货币,都是中元历史的、发生变化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

  这也意味着中国货币理顺国际国内关系、调整产业结构,可能重启一揽子贸易伙伴货币为参照来管理人民币,如同调整好与美元、欧元货币中的优势一样。如此一来,因欧元疲软,人民币兑美元无需做太大浮动就回归“自然法”。当前中元盯住美元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自去年11月份以来,中国的实际汇率上升2%,中元不是国际货币,外国人持有非常有限,不可能像美元、欧元那样爆起爆落。

  中元的这种历史性调整利率、汇率之后,中国货币的整体环境将发生60年至今、不曾有关的重要巨大变化。而这种变化是距全球的“法制国家”——“市场经济”更近了一步,是与当今世界最主流货币美元、欧元有了“共生态”的更切实“融合”缓解、不冲突的环境。诚然,中元的利率、汇率的调整,绝不可能一撮而就,还需要“计划经济”转轨而成“市场经济”审时度势、继续前行……

  与美元、欧元一样,中元同样是决定了中国未来成功与否的首要因素。尽管美元、欧元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病魔和弊端,但中元的“毛病”远比美元、欧阳都来的更多、更难以治疗。如果未来世界注定是这美元、欧元、中元的鼎立“天下”的话,那么中国就不可能是前50年那样的国略、货币等那样的历程和立于世界了,因为今日中国已经大于天的融入了这世界,中国货币同样需要融于美元、欧元这个大世界。

  到2010年5月低,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超过2.5万亿美元,拥有美国国债也超过9000亿美元;5月中国出口又大幅创纪录增加48%……5月以来,欧元又创下10年新低,这些都为审时度势的弹性中元提供了千载难逢重要的契机。倘若过了美元、欧元的历史最洼地时期,中国人民币汇改、变率、国际化等等,又要怎样衔接、变更、与美元、欧元“三元鼎立”于未来全球天下?人民币和大自然的天气一样,冬天了温度太低需要调节气候,夏天了温度太高需要调节高温,一个能调节、适应、环境气候变化的货币,才是人民币更健康的国家货币。

  金融海啸,不管是升值或贬值,人民币适应全人类弹性的温度、价值、大自然等的变化比任何都重要,而此时、此刻、此历史时期是人类延绵至今的最极限时期。过了美元金融海啸、欧元债务危机这历史档口,什么货币才可以与美元、欧元历史的行驶下去?未来世界需要美元、欧元、中元的“三元鼎立”世界吗?中元,能与美元、欧元一道承担起全球化这“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大国”责任吗?

  6月10、16日以来,从美国联邦政府到美国立法“两院”都发起了对人民币升值的新一轮攻势(包括印度、巴西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由于人民钉死美元的先前受人之柄,从2005年7月份到2008年9月之间,中国曾寻求、允许人民币逐步升值,也一度放弃了人民币钉死美元的做法。但2008年9月15日以来,因美国为标志的全球金融海啸全面爆发,中国又立刻回到人民币“钉死”美元的原机制,美国因此认为人民币汇率有可能被低估了40%……中元钉死美元,俨然已经历史五年多过去。现在,美国立法机构力图从美国法律上来寻求对人民币制定“游戏规则”,使美国政府也无法回避和让步人民币汇率升值,并于6月26、27日的G20各国首脑峰会上对中国货币施压。而中国人币民也需要改变一直没有升贬值“游戏规则”的常态做法,中国要未雨绸缪,防患于如欧元霎那僵死的未然。现在公元2010年中期,若错过了美元金融海啸、欧元债务危机的重要历史时期和最低潮关头,那么中国中元(人民币)调整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可能会更加兀立而尖端,那么中元历史性厘清与美元、欧元的价值关系、货币利率就可能成本就会更加高昂,中国走全球化之环境之路可能就越发崎岖?中元之路,能与美元、欧元来完成“三元鼎立”的共赢历史使命吗?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