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有感而说这“孝”

  何谓‘孝’?顺手查了《现代汉语词典》头一个解释就是指‘①孝顺’,于是再查下面:“孝顺:尽心奉养父母,顺从父母意志‘。这我就惑然了:”尽心奉养父母’是出于报答父母养育之恩,这一点我完全理解并双手赞成,更大声疾呼,我们应当提倡这种建立在人与人的相互尊重基础之上的人间应有的‘感恩’与‘爱’的精神,这种人间之情适用于血缘亲情上就是‘更上一层楼’了;可后面一句‘顺从父母意志’,我就不理解了,父母自有养育与教育子女的义务与责任,但却并没有把自己意志强加于子女的权力,因为子女是人,是完全独立的人,子女应对父母感恩,但为什么‘感恩’就必须‘顺从父母意志’呢?这就是把子女视为父之私产,如养的牲畜或奴隶一般,完全是为其所用的工具,子女没有独立的人格与人权了。就是古人,也讲要“父慈子孝”,慈与孝是相对而言,这是人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过了度就是骗人的‘愚孝’了,元代郭居敬编《二十四孝》中竟有‘恣蚊饱血’、‘卧冰求鲤’、‘为母埋儿’等荒诞不经的垂训(前两个尚可说是愚昧,而后一个竟是血淋淋地杀人了,无怪乎不仅有卖儿卖女,甚至还有为亲殉葬、易子而食呢!)。

  其实,早在汉代就把这种‘孝’跟‘忠’联系起来,并提炼出流传千古的

  ‘三纲五常’来,‘忠孝’成了最高准则,出于自我约束道德,也日益用于约束他人甚至杀人之利器。‘忠’于君,也就是‘顺于君’了,这对君来说要的就是这个‘顺’字,于是乎:“没有不是父母,只有不是的儿女‘、’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等,就顺理成章地化为:”没有不是帝王,只有不是的臣民’、‘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连各级官员也号称

  ‘父母官’,从而‘行贿’就成了好听的‘孝敬’了,更有‘官打民不羞’一说,即是打错了,也是‘娘打错了孩子’(有不少‘五七右人’数十年来至今还抱有这种认识呢),竟有如此深沉地奴隶性啊!现在的问题是愚孝的奴性十足,而应有的感恩与爱却严重缺失啊!比如我所居住的德阳地方数年来就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名,打造出个‘孝德城’来,宣传‘孝文化’(?,我对此是早有置疑的),竟把《二十四孝》全图一一刻绘于包括四川文化娱乐城在内的公众场所加以宣示,使人一看心中就泛出一种悲叹!另一方面在生活中我们不仅常见不奉养父母的,虐待双亲的,不少子女,他们关心父母的遗产远胜过关心父的晚年,更有的家庭里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遗产争夺战争,这时的‘报恩’,竟变成了‘讨债’。所以我说感恩与爱严重缺失啊!前些时候大姐向我谈及给父母立墓碑时,我说墓葬与墓碑本来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如实在有,上面只要简单地写上‘感恩与怀念’几字即可矣!

  可悲的是这所谓的传统的‘孝’,其本意就是指‘孝顺’,就是以‘二十四孝’为典范解读的,所以我不赞同这样的孝文化。我只赞成尊重人权、人格独立前提下的‘父慈子爱’、‘兄友弟恭’这人与人的爱与感恩。[父子母对子女的抚育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在国外,比如法国,法律要求了父母有养育子女的义务,但并无规定子女必须赡养父母,老人由国家来赡养),在我国法律规定了子女对老人的赡养也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但两者并不一定是必然的因果关系,而后者是要由道德和法律来约束的。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有感而说这“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