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继业:中国到底算老几?

  在正确光荣伟大的‘妈妈’领导下,文明古国GDP突飞猛进,据说目前已超越日本, “专家”们还推算,假如美国GDP增长率在4%以下的话,25年内将被超越,假如梦想成真,老娘可能真要万岁了。

  风云变幻经常神妙莫测,半个世纪前曾被我们“打败”的东洋鬼子,半个世纪后竟敢在钓鱼岛水域逮捕古国船长,且对堂堂红色外交高官的严正警告置之不理,这是对泱泱大国的重大侮辱,更要命的是使执政党的颜面扫地;而南海在美国似乎言之凿凿的呵斥下,面临改名换姓的危险;此时彼刻明白人都感觉到,小日本完全不像一个二战中被击败的战败国,而美‘帝国主义’并未在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中倒下,这一切与平时党媒一厢情愿的宣传完全不符,不管怎样都毕竟是一大口窝囊气,不过来日方长,相信娘会领导子民向小日本和美国佬报仇雪恨;不过作为共和国的一个纳税人,我们得先扪心自问,落后肯定要挨打,哪管战时还是平时,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我们到底算老几?

  荒唐的故事有时会惊人地重演,历史轮毂倒退时甚至会从人们身体上二次压过,这似曾相识的感受,相信100年前的李鸿章们早已经领教过了;当年,自视无敌的满清北洋水师,面对从来不屑一顾的小日本舰队竟然一战全军覆灭,李鸿章们也肯定无法忍受兵败如山和乾坤旦夕的屈辱,遗老遗少们上天无门入地无洞,更是难于面对列祖列宗;是鬼子太狡猾?还是士兵太胆小?是船不坚炮不利?还是天公不作美?其实根本祸因是:“朝廷腐朽,官员腐败,社会腐化‘,因而在大和民族多神信仰与武士道精神面前,大清王朝泥足巨人要是打而不倒那就才是怪事了?

  在华夏的历代当权者中,不排除有个别李鸿章曾国藩式的开明之士,只可惜由于历代制度的先天性不足,无德无能近亲繁殖的大小官僚充斥了衙门内外,在太监文化的逆向淘汰规则下,本来屈指可数的正直正气之士,要么远走它方,要么落草为寇,要么劫后余生,要么举手招安,因此今天,在西方普世价值已人心所向的太空立体攻防系统面前,面对政令难出中南海的现实窘境,以及诺贝尔和平奖空降中国引起的震撼,东方古国无疑在国之大事和存亡之道方面,面临成为又一个泥足怪兽巨无霸的境地,不难设想,一只绵阳带领下的温顺羊群同一只狮子率领下的暴噪牛群决战,会有什么结果。

  环顾周边国家,早已脱亚入欧的日本,昔日的手下败将印度与朋友越南,都可以堂而皇之不把泱泱邻居放在眼里,热衷于同美老大俄老二搞联合军演和建立军事同盟;当公平正义成为西方世界擂响的战鼓与飘扬的旗帜时,东亚的北约早已初具雏形,华夏红朝实际已被深深孤立,文明古国无论在政治军事文化科学等软硬层面,现已不是外围集团的对手,更不用说同山姆大叔单挑,几十年一贯制的自吹自擂和掩耳盗铃,毕竟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

  ‘瓷器’的统计数字掺水已经为世人所不齿,经济总量世界老二的说法值得大大怀疑,而一味追求GDP增长率的目的不言自明,想当初满清末年的GDP还是世界第一呢,但依然摆脱不了摧枯拉朽烟消云散的命运;事情其实很简单,既然我们不能去相应承担大国义务,也不能去明显提高人民生活,就切不要去打肿脸冒充大胖子,否则只会是一次次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及授人以笑柄,骗人一时易骗人一世难,任何政党想要长期高呼风唤雨其实是不可能的,因为难以得到人民长期的诚恳拥护和邻居的衷心认同,而专制政权在权力出现真空时往往伴随着腥风血雨;人们可以静观其变,看一看金家王朝和卡斯特洛王国接班人的下场和路易十六有什么区别。

  今天,那些体制内的所谓智囊团,其实充其量只是一班饭桶团,其连见好就收这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只会让主子死得更快更难看;其自以为是和津津乐道的那些所谓模式又是什么呢?——政治上一股独大、经济上杀鸡取卵、军事上闭门造车、教育上祸国殃民、文化上夜郎自大,从而使社会中长期弥漫着奢侈、懒惰、自宫、逸乐的腐臭气味,这一切现代文明世界中摆不上桌面的垃圾糟粕,但却是党国饭桶团绞尽脑汁30年搞出来的饭局大餐,奇怪的是有利令智昏者香臭不分,竟然还吃得津津有味;刘小波喜获2010诺贝尔和平奖,这得归功于党国智囊饭桶团对《08宪章》施加的巨大反作用力,就象本人在去年所预测的那样(见附文)——‘一切只是时间和时机问题’。

  今天的世界已经今非昔比,普世价值无疑已成为人类发展主流,冥顽不化者注定要头破血流,故步自封者只能被世界大潮所淘汰;今天的日本印度已经拥有了一根能压倒骆驼的稻草,而山姆大叔手上拥有的致命稻草不止一根,人们心里都明白,无论是‘中美相争’还是‘中欧相争’,结局肯定都是‘一死一伤’,‘瓷器’老板没有更多选择;建设性的忠告:中华民族要实现复兴,首先需要的是提高领导人素质,而非那些头痛医脚的所谓提高劳动力素质;‘民为本、社稷次之’,老夫子都知道的道理,现代人难道还不懂?鹦鹉媒体们常说说美国有双重标准,即‘国际关系专制化、国内关系民主化’,而我们的不幸是正好同它相反。

  当泱泱大国的上层建筑仅能利用收买利诱和封官许愿来施政的时候,当大国总理事必躬亲、甚至到了非亲自不能为民工讨回工钱的时候,当史上最严房地产调控仍然久调不下的时候,当极端天灾人祸此起彼伏层出不穷的时候,当男子汉们都以怕老婆为荣光的时候,由阿Q精神‘武装’起来的东方古国是到了须改弦更张其不文明习性的时候了;尽快远离金皇帝、坚决告别卡鳏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首发于中国报道周刊。附文:何继业:中国人获诺贝尔奖对策及预测

  作者:何继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到底算老几?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LJ 说:,

    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 20:56:34

    1

    我必须得说,这样的文章水平也太低下了吧?挺牛的一博客名,配这么些幼稚的文章。这里到底有没有主编啊?

    回复

  2. cogito 说:,

    2010年11月03日 星期三 @ 04:13:59

    2

    在他美国老爹的黑暗角落中的每天啃着一些馒头渣的爬虫而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