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博客中国,有一群傻碧读者

  昨日,我在博客中国贴了篇《埃及“卖国”者颠覆穆巴拉克细节(图)》。夜晚,有网友跟贴道:“这么好的文章,却只有1000多个点击量!”我的回复是:“回13楼:一、需要大家看垃圾;二、大家喜欢看垃圾。”

  怎么理解我的回复呢?

  第一部分,“需要大家看垃圾”,笼统理解,就是历朝历代,都采用愚民政策。这不仅是中国,西方也是;只不过是推动了民主以后,西方才逐步有所改观。在中国、在当今,愚民依旧是一件头等大事。比如,于建嵘推动的乞童事件,就是一种愚民。具体,回头再说,还说“需要大家看垃圾”。就这问题,我只能笼统说,不能具体,别人怎样对我、守不守信用,是别人的事,我得够意思。

  第二部分,“大家喜欢看垃圾”,这就是说――在某种引导下、在某种利诱下(这不是造谣,我亲眼看到有网友跟贴:“没饭吃了,咋办呵”等等云。其言下之意,那博主答应汇的钱,不及时)、在某种跟风下……等等,博客中国,这一中国知识分子荟萃的地方,在一点点的、潜移默化地变质。

  那么,什么是垃圾呢?

  比如,絮絮叨叨拉家常。当然,你可以说他是宣扬民主,说他是博客中国的民主的“总司令”;但,你想:若是真懂民主,为啥不把道理直接告诉读者呢?讲又讲不出来、说又说不出个道道,整天碧碧啰啰干什么?你说,你这不是娘娘腔,又能是什么?

  男人不象个男人,倒象是个老妇女。前时,于建嵘到香港去作报告,谈到博客中国、谈到了意见领袖,开出了个名单。你猜,我上面说到的那个垃圾婆,他会咋样?他在回应于建嵘的文章中,把于建嵘排的顺序、重新顺顺。快活吗?大概很快活,女人心。真不抵我们山寺仙妖的一个角!

  最近,我在博客中国的哪里,看到他的“2011年工作计划”。他写的那屎婆娘式的东西,最多不过算网络时评,是不是?那还搞什么“工作计划”?中国每天发生的事,是你能计划得了的吗?党也没法计划,你计划?真傻碧!

  大家说,这种傻碧、这种傻碧写的絮絮叨叨,有什么好看的?(编辑推不推,我不议论呵!我无权干涉,也不应该干涉),我是说读者,你们好歹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吧?来这知识分子荟萃的地方,就是来看屎婆娘的垃圾的?

  常看垃圾,就不怕把大脑看坏吗?空口无凭,我举例:红尘,最近坚持看垃圾,就把大脑看坏了――红尘说:“今天看了(屎婆娘)的文章我给转过来片段,对批评(屎婆娘)本人的文章,我早己拜读过了。并采取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注:括号内“屎婆娘”是我换上的)。

  博客中国,与我同方向的文章不少,如石三生等;与我反方向的文章没有,杨党员,装碧,挨马也白骂、“斩首”也白“斩首”。后来,屎婆娘才回了这篇。文中,只提到石三生、张容堂,你说与我顾晓军有什么关系呢?大家说,红尘的大脑,是不是看屎婆娘的文看坏了?

  石三生,最近参与了批评伪民主。哇,不得了!石三生也“犯法”了,不信?去看看《钱云会是试金石,民主启蒙是扯淡》等几篇的跟贴。

  有人说,石三生是因为我写了《替石三生挡一挡子弹》,所以怎样怎样。我看不是,我猜想:石三生可能是突然悟到了什么。

  那,石三生可能悟到什么呢?这话就长一点了――大家知道石三生“喝茶”的事吧?“喝茶”回来,石三生就写了篇文章,生闷气。什么意思呢?石三生“喝茶”,是他自找的。去了,人家说不出啥东西来,只说石三生说过“你懂的”之类。“你懂的”之类,网络上的常用语,凭啥“喝茶”?这,就要谈到石三生是怎么去“喝茶”的了。咋去的呢?被人暗示后,去的。你说,这不是石三生太老实、自找吗?你再想,如果石三生醒悟过来,他会咋样?能不怀疑那暗示者?大家说,我猜得有没有理?其实,我并不知道谁暗示了他,我与石三生没有私下联系过,没通过电话、我不用QQ、也从不将邮箱示人。

  在博客中国,被请“喝茶”的,不止石三生一个人;但,比一比他们回来以后的反应,就可以感觉出他们被“喝茶”时的表现了。

  我转发过篇文,叫《民主人士與党合作不是猜疑是現实》,博客中国这里已被删除了,金羊博客那还在。里面说,在“谈话过程中”就怎么怎么了。好,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自己看吧。

  其实,生意人,做生意亦属正常。网友恍然大悟,就在我1510的《中国知识分子脑子里装的是屎》后跟贴道:“中国的所谓知识分子,几乎都是商人。老顾今天才知道啊?!孔老夫子的一句‘学而优则仕’,衍生出来的科举制度,更是强化了这种趋势。于是,中国2000多年来,读书就成为了一种谋生的投资商业行为。关于这一点,可以从中国从此以后,就没有任何进步,而是原地踏步的事实上,已经给予佐证了。老顾啊,一个现代版的李逵。不过,偶还是很喜欢的!”、“没有宗教或信仰,只有功利的中国环境,导致这个国度的政治只遵守丛林法则。反人类文明的丛林法则在当下,渐渐失去市场。而谋略学的发达,更使这个国度的政治变得愈加复杂,愈加‘好玩’。没有宗教或信仰,只有功利的另一个自然结果,就是自然‘生产’投机分子。所以,老顾不要对各类品种的投机现象大惊小怪。砍几板斧是应该的……”

  以上,是先说傻碧读者,接着说傻碧文章,而后说傻碧作者,再说傻碧误人、傻碧害人……

  以下,我再换一个角度谈博客中国的傻碧读者。

  下面跟贴,在我《埃及革命已成功!穆巴拉克算个屁!》一文之后。

  “置受难儿童于不顾,要去为别人争取自由民主,呵呵。”

  “民主不仅不需要激进且与激进相悖,民主运动也许”

  “呼吁民主和呼吁维护儿童利益不相容?”

  以上跟贴者,应该不是5毛,是“有限民主派”中的另一支,于建嵘部。

  说实在,我不想说于建嵘。为什么?他眼中有我。我不是圣人,但我是个坦荡的人。

  于建嵘推动“乞童事件”,我只在《埃及革命已成功!穆巴拉克算个屁!》的最后,点了一句。但,如果搞大了,搞得喧宾夺主、搞得博客中国的傻碧读者们跟着到处贩卖错误观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乞丐,在毛泽东时代,被都抓进了收容所,所以社會主義的大街上看不到多少乞丐。鄧小平,修正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既然搞改革开放,“收容”乞丐就不合理了,所以现在满大街都是乞丐。乞丐这一现象的本质,一是社會主義贻误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致使中国社会贫穷;二是中国没有设法消灭零收入,所以必然有乞丐。

  以上是制度方面的分析。那么,日常呢?归公安、城管等部门管。这是件常态化的事,是公安部门忙着扫黄、城管部门忙着抓小贩……所有部门都忙着搞钱,没空管乞丐,所以乞丐们也出来搞钱了。

  而于建嵘推动之后呢?“乞童事件”,正在变味。网易,就推出了图片,说单腿乞童在严寒中乞讨,其父在旁打牌。这是什么?是人性中的恶。该不该批评,该。但,这是矛头向下,与鲁迅一样――批评民众。今日之中国,腐败、权利的疯狂、钱云会事件……等,该批的事情太多了,为什么要选择矛头向下、而不是矛头向上呢?“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评议团”,就从来都是矛头向上,批“有限民主派”、卧底、线人、特务、间谍……是向上,剪其党羽,令其耳目失聪。

  上面跟贴的那位小朋友,你弄懂了吗?“乞童事件”的本质,是转移视线,是为党服务的,而不是真的为了乞童。

  而你的“民主不仅不需要激进且与激进相悖,民主运动也许”,这说明你反对“民主运动”,也说明你对民主的态度是“等靠要”,那么,你就等着党哪一天大发慈悲,送你个总统当当。

  好,正好兑现了前面“具体,回头再说”于建嵘推动乞童的事的承诺。

  大家说,转移政治视线,是不是种愚民?

  总之:博客中国,有一群傻碧读者!说你们是傻碧读者,已经非常客气了,比《中国知识分子脑子里装的是屎》强多了,是不是?

  有人对我文章的用语提出批评,我说你就别批评了,呆一边去!毛泽东作诗,诗里还有“不许放屁”呢。是不?

  这又一次证明:博客中国的读者,很傻,都是些傻碧!别不服呵。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2-14 于南京

  博客:http://guxiaojun.blog.ycwb.com/http://guxiaojun.vip.bokee.com/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博客中国,有一群傻碧读者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天地一沙鸥 说:,

    2011年03月02日 星期三 @ 13:56:20

    1

    一个出口一个“傻碧”,闭口一个“傻碧”的人,不能不让人怀疑你的人格,如此低俗的人是没资格评论他人的。是不是应反思一下自己,嘴不是用于排泄垃圾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