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平:应该给公募基金的持仓限制松绑

  我国证券市场的公募基金诞生已超过10岁了。回观这10年来的基金历程,除了屈指可数的几次靓丽表现(如2007年的大牛市)之外,公募基金的口碑实在欠佳,贬低、埋怨和责难之声此起彼伏,基民们则饱受套牢之苦,特别是一大批坚信“长期投资”的基金投资者更是啼笑皆非,百般无奈。

  最近,《基金法》修订草案为基金从业人员炒股“松绑”的消息,在市场里掀起了轩然大波,普遍认为这等于为那些操盘业绩低劣却拿着几百万高薪奖金的基金经理们大开了方便之门,不蒂是鼓励他们变本加厉搞“老鼠仓”,将更加严重地损害广大基民的切身利益,有人甚至怀疑如此举措,公募基金经理们的身体内从此是否还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公募基金的业绩为什么差强人意?难道就是因为有明的暗的、被查出和未被查出的“老鼠仓”吗?

  应该说,私募基金也一定会有“老鼠仓”,一切委托、代理、授权炒股理财的品种,都不能排除“老鼠仓”的可能,只不过是公募基金戴着一顶“公”(公众)的帽子,因此就显得尤为大逆不道。假如养老基金、保险基金和企业年金等等委托机构理财也查出了“老鼠仓”,或许人们就觉得“没有亏了我的”而愤怒不起来。在商品社会市场经济中,金融业证券业有“老鼠仓”是很正常的,“老鼠仓”伴随证券市场的发展而发展,而没有或者长期查不出“老鼠仓”倒是不正常的。由此可见,“老鼠仓”的有无与公募基金的业绩优劣并无必然关系。

  导致公募基金的业绩长期受人嘲笑诟病的原因,其实是公募基金的最低持仓比例限制。同样是代客理财性质,私募基金由于没有股票的持仓约束,因而它在涨时加仓扩大盈利比重,跌时果断止损或减仓,甚至能清仓落袋为安。反观公募基金,却被一条铁的纪律所捆缚,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必须持仓60 %以上,低于此就属于违规违法而必受查处。这就在证券市场中造成这样一种景象:大盘上涨,公募基金可以加仓追涨,皆大欢喜而“一俊遮百丑”,一旦股灾来临,就像2008年那样暴跌70 %,别人都可以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公募基金却是“这里危险让我上!”——必须持仓60 %.请看如此炒股之“风格”,简直是荒诞无比,愚蠢至极!再看看证券市场里的所有机构或者各种类型其他来源的炒股集合体都没有这种笨到极点的最低持仓限制,那么公募基金哪有不输之理?正是公募基金有着这个持仓比例规定,才是其业绩丢人现眼的根源,才是导致基金投资者的利益受到损害的根源,也是容易被人忽视,但却比“老鼠仓”更加可怕、更加直接、危害程度更大的真正的制度弊端。

  公募基金的经理(包括基金公司的经理和某只基金的项目经理)广泛“跳槽”,也是伴随公募基金的业绩难看而广受非议。虽然这不能一概而论说是必然原因,基金经理不“跳槽”也并非业绩辉煌,但两者之间却也不无关联。

  公募基金诞生至今,“跳槽”的经理似乎也已不下千人。公募基金的经理也是人,而且普遍接受过硕士以上的高等教育,基金经理的年收入至少在200万元以上。他们无疑是当今中国的高级“白领”。但是,在这样一批已纳入最高收入群体的团队里,为何还会发生频繁地“跳槽”呢?这里我们并不否认存在一部分拿着高收入却打着个人“小算盘”的害群之马,但你总不能说这么多的“跳槽”经理全是一心一意图谋私利的“缺德”之人吧?如果真的出了达千人之多的“缺德”经理,那么中国的公募基金就要停下来好好整顿、彻查一番了,这至少说明他们的用人选材机制出了问题。所以,公募基金经理们的频繁“跳槽”,究其原因恐怕还得归咎于那个该死的“最低持仓限制”上。

  一个人的身体内是否流着“道德的血液”,其主要表现就是有没有羞耻感。我们可以肯定,绝大多数的基金经理在拿着高薪和重奖的同时,也是想拿出一份对得起俸禄的漂亮的成绩单的,只有无赖才会坐享其成而不脸红心跳。然而,凡炒股之人都有体会,证券市场的规律是涨少跌多,如果每100股中有60股不准他“染指”,无论何时每一天都必须保持最低60 %仓位,那么就是股神巴菲特来操盘,他也只能两眼翻白,无心恋战而要“跳槽”走人了。拿一句俗语来形容,这叫“丢不起这个人”。毕竟,在中国公募基金里,像华夏王亚伟这样的基金奇才仅此一人……由此可见,正是公募基金的持仓限制,才是引发公募基金经理们只能“靠天吃饭”,使尽浑身解数也拿不出靓丽业绩且有口难辩,最终萌发去意,“跳槽”现象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

  中国公募基金的建立初衷,是构建庞大的证券机构投资者队伍,改变以往浓重的投机氛围,进而使证券市场健康和稳定发展。公募基金在成立伊始,就注定承担证券市场“稳定器”的重任。可是,我们的管理层却在在个美好愿望之下,愚蠢地给公募基金套上了最低持仓的“紧箍咒”。他们可能已经忘记了,在众多的机构投资者里,偏偏只有公募基金操作的钱,是成千成万老百姓的血汗钱堆起来的。在如今已经全流通的证券市场内,公募基金虽然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但已绝无可能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再幻想用持仓限制的“红线”来捆扎公募基金的手脚,这无异于让公募基金继续被千夫所指,无异于管理层无视成百上千民众的巨大利益风险,拿基金投资者的钱来豪赌证券市场 的所谓“稳定”。事实已经证明,今天的公募基金除了连连亏损,是根本没有“稳定”效果的。

  我们遗憾地看到,当强制公募基金在中国证券市场里充当“道德的血液”的时候,面对我国千百万基金投资者巨大的财产性亏损,我们的管理层似乎无动于衷,也不愿深究其因,而那些每年参加人大、政协会议,坐着侃侃而谈“民生”和“民意”的代表委员们,竟也无人站出来为基民主持公道,为民伸张公正,那么请问,你们的身体里是否还流淌着“道德的血液”呢?

  2011年3月5日

  作者:路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应该给公募基金的持仓限制松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