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浏:鲁迅,是一种精神

  我不想把” 旗帜” 这个词加在鲁迅的身上,因为我知道,如果鲁迅天上有知,他一定会厌烦别人这样” 拥戴” 他。我的这个” 知道” ,并不是说我有幸跟鲁迅有过什么沟通(那是不可能的),我的这个” 知道” 是源于鲁迅自己的言语,在当年有那么多的名人学士为年轻人指点” 读书之道” 的时候,他没有出来指点–从这一点上看(当然还有更多的文字可以证明这一点),鲁迅似乎并不是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一心想当年轻人的” 教师爷”.至于年轻人的愿意与鲁迅交往,那当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鲁迅无须为自己的能够吸引年轻人到自己的身边负责,因为,那些年轻人毕竟不是未成年人,因此,把” 教唆” 的恶名安到鲁迅身上,那是安装者的事情。

  说到鲁迅,我却一下子想到了王实味,那个仅仅因为写了《野百合花》而被指称为” 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 、” 暗藏的国民党探子、特务” 、” 反党五人集团成员” 、而最后遭枪杀的作家。由《野百合花》,我又想到了孟子说的”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当然,也少不了鲁迅笔下的” 绍兴师爷”– 他们,都是以” 刀笔杀人” 或者因” 刀笔” 而被人杀掉的人。王实味,在1942年延安整风前夕于《解放日报》上发表了几篇杂文,他自己说他写这些文章的主旨是因为野百合花” 虽然不似一般百合花那样香甜可口,却有更大的药用价值” ,就在他的文章发表不久,他便因《野百合花》获罪,1947年在行军途中被枪毙,而到了1958年,他在死了十余年之后又再次遭到批判,直到1991年才被彻底” 平反”.王实味的罪行的得来,就是因为有人说他的文章被国民党当作反共宣传材料了,因为王实味在文章里批判了” 革命阵营内部” 的种种不良现象。

  从王实味的遭遇中,我有一点体会,那就是:一个人如果需要被人利用,即便是他死了以后,他的身名也是由不得他自己的,无论好坏。就算是没有了政治的原因,还有我们这些善变的、意图从善变中捞取一些什么的人呢。

  鲁迅之成为” 旗手” ,在他的生前和死后都有的,只不过,在他的生前,大多是来自于” 敌人” ” 旗手” 常常是被人当作讽刺与挖苦的,而在死后增予他”旗手” 称号的,也是那些说不上是朋友也说不上是敌人的人,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利用。

  现在有一些人在那里嚷嚷着说鲁迅人格上、作品上有什么样什么样的缺陷,说鲁迅如何如何不值得人们如此地尊敬,说中国只有一个鲁迅就够了,再多了就会让人受不了–确实,对于那些害怕鲁迅思想的人来说,就这一个鲁迅也是多余的,他们当然厌烦出更多的鲁迅。鲁迅之遭人厌烦,是因为鲁迅能够对一些人、一些事的本质看得深刻并敢于把这本质公布出来,比方,鲁迅曾经说过:” 但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 人’ 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 他在这篇《灯下漫笔》中还为我们这个民族” 发展” 的历史总结出了这样的规律:” 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他更是用不一般的思想为我们指出:” 假如有一种暴力,’ 将人不当人’ ,不但不当人,还不及牛马,不算什么东西;待到人们羡慕牛马,发生’ 乱离人,不及太平犬’ 的叹息的时候,然后给他与略等于牛马的价格,有如元朝定律,打死别人的奴隶,赔一头牛,则人们便要心悦诚服,恭颂太平的盛世。为什么呢?因为他虽不算人,究竟已等于牛马了。” 在中国的那么多的文人当中,有多少人具有鲁迅这样的思想?有多少人能够像鲁迅这样一直对当局保持着批判的精神?没有多少人,但是,他们却可以一边出卖自己的灵魂一边骂鲁迅尖刻、刻毒,说鲁迅的作品也不过如此,说鲁迅的人格有问题。与鲁迅相比,他们自己的人格、作品又能好到那里去呢?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只需在自己的内心对这些说鲁迅的人加以识别,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批判鲁迅就让人家闭嘴–说一个人伟大、光荣、正确,就一切都伟大光荣正确的时代应该过去了,任何人、任何事件、任何东西,都不能不让人家对其加以评论。为了达到” 不让说” 的目的,如果采取的是言论包办,那就是搞话语霸权;如果是采取武力威逼,那就是搞独裁,这两种做法都无法最终实现那个” 不让说” 、” 不让评论” 的目的,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成年人,如果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就有点白活。

  关于鲁迅,我想他最值得我们纪念的,当然是他的不屈的批判精神。研究鲁迅,对他赞扬对他批判的文字真的是太多了,我再说也是多余,我只想在我的文字里说明鲁迅在我心目中的地位:那就是,鲁迅,是我们这个民族存之稀少的优良品质的一个典范,鲁迅,是一种能够让我们更像人而不是奴才的精神。鲁迅的文字我读了很多,但是,我特别要提到的是他在最后时刻留给家人的一句话:损人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那些批判他的人中有的就是因为这句话而说鲁迅心胸狭窄、人格有缺陷的,可是,我却最喜欢鲁迅的这句忠告–我们不是还经常做着这样的事情么,被损了心肺(岂止是牙眼,连生命都被杀害了无数),却还是在低三下四、一相情愿地主张着宽容,却仍然被那刽子手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不起?所以,” 万勿和他接近” ,不是心胸的问题,是原则的问题。

  记住鲁迅,记得我们的民族中还有过这样的一个人罢。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潇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鲁迅,是一种精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