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中国高铁犹如一颗尚未引爆的炸弹

  7月23日,中国高铁在甬温高架桥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惊魂一刻》。就在那一刻,中国高铁粉碎了国人对铁路安全的根深蒂固的信念;就在那一刻,中国高铁自吹自擂的所谓引进消化、自主研发、完全拥有自主产权的喧嚣不攻自破;就在那一刻,中国高铁试图拿下国际高铁合同的壮志雄心灰飞烟灭。

  然而在此,笔者不想再絮叨耳熟能详的诸如立地掩埋车头、击碎车身、迅速宣布已无生命迹象的种种疑惑,以及一切抢救只为尽快通车的匪夷所思的行政命令。灾难至今已有十日,除自我否定的雷击说,官方仍没有一个真实的、客观的、让人信服的科学结论公布于世。但是这一切,与中国高铁另一类似定时炸弹式的灾难性隐患比起来可谓小巫见大巫了。这颗定时炸弹究竟是什么呢?

  西欧国家的高铁,都是有砟(即小石头子垫底)的,只有德国做了一段10公里的无砟整体道床实验。专家认为,列车在有砟道床上运行时速300公里没有多大问题。原因是,有砟道床轨枕上的铆钉将钢轨铆住,防止了钢轨的胀轨或缩轨,另一方面,高铁运行时产生的巨大前冲力,将钢轨整体向后拉,这时小石头子会卡住钢轨吃掉前冲力;而无砟整体道床是靠压在钢板下的弹簧来抵消应力。弹簧能否消除因温度变化而产生的钢轨伸缩与弹簧的钢材有关,更为严重的是,巨大的前冲力,都落在弹簧上,很可能使弹簧崩裂。那么中国高铁道床弹簧的钢材有多高的强度,又能维持多长时间?中国相关部门未给出任何科学结论。专家认为,任何钢材在不断应力作用下,都会弹性疲乏。一旦产生弹性疲乏导致龟裂,就可能断掉,钢轨便无法稳定,会导致可怕的结果。这是一个远比断电或几节车厢出轨要严重得多的致命隐患。正因为存在如此巨大风险,德国的无砟整体道床始终处在一种实验阶段,没有正规运行。而中国高铁竟把德国无砟整体道床这一实验品正式投入运行到全国高铁线路上。可以预见,一旦弹簧钢材质量不过关,一旦弹簧应对不了由温度变化而产生的钢轨伸缩,一旦巨大的前冲力崩裂了无砟整体道床上的弹簧,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会立刻脱轨,凌空飞起。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难怪一位离职的前高铁工程师声称:“我这辈子出门都不愿意坐高铁。”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教育部原发言人王旭明在博客里写道,他在前几天金话筒颁奖仪式上见到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感觉王勇平当时很疲惫、很焦虑,他向王勇平坦言,最担心高铁如果塌陷、动车如果碰撞出轨怎么办,该如何应对?王勇平回答说,我也是最担心这样的事情啊!

  我们从以上三位具有特殊身份背景的人对中国高铁安全极度担忧来看,中国高铁的确存在着极大安全隐患,他们早已心知肚明,那么可否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高铁出事是必然的,不出事是偶然的呢?

  但笔者在此,多么希望中国高铁再不要出轨了,不要再载着无辜生命驶向那不归之路了!

  2011年8月1日

  作者:远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中国高铁犹如一颗尚未引爆的炸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