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温州动车事故让我怀念起墨子的兼爱精神

  墨子以天下为己任,天下哪里有难,他就去哪里。比如他曾经走了十天十夜,去见公输班与楚王,平息了楚国对宋国的侵略战争。

  墨子提倡兼爱,平等地爱每一个人,无论他从事什么,只要是个人,他都爱,孙中山先生评价说:墨子的这种爱,就是耶稣的博爱精神。而我想补充的是:这不仅是耶稣的博爱,也是佛陀的慈悲心,普爱众生,普度众生的精神。墨子的这种爱,是人类的最高情怀。

  而墨子的一生也完全在实践自己的主张。他对待自己很苛刻,蓬头垢面,每天亲自从事农耕劳作,讲究节约,反对奢侈浪费,专门历人,毫不利己,被毛泽东评价为是一个比孔子高明得多的圣人,一个劳动者。

  如果铁道部能学学墨子的这种兼爱精神,这种侠骨柔肠,也就不会这么马虎,把乘客的生命当成儿戏,以致酿成如此重大的车祸。酿成车祸后,还一心想着早点通车,并不把救人放在第一位。铁道部啊铁道部,你最缺的,就是这种爱心了。

  铁道部的官员啊,多少钱财被你们挪入私囊中,以致设备不行,软件不行,对员工的培训与关怀乃至报酬也不到位,这都是私心太重,不能爱人的结果。

  这个时代,大家都应该学学墨子的兼爱精神,更要学学墨子的侠骨柔情,以及他是如何为天下百姓做事的。

  他干的可全是实事。

  附录:

  墨子以其大智慧征服了公输班(即鲁班)与楚王,制止了一场不义的战争。从中可感受到墨子热爱天下苍生,以天下为己任的那份情怀。见下文:

  公输班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子墨子闻之,起于鲁,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班。

  公输班曰:“夫子何命焉为?”

  子墨子曰:“北方有侮臣者,愿籍子杀之。”

  公输班不悦。

  子墨子曰:“献十金。”

  公输班曰:“吾义固不杀人。”

  子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荆国有余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

  公输班服。

  子墨子曰:“然胡不已乎?”

  公输班曰:“不可,吾既已言之王矣。”

  子墨子曰:“胡不见我于王?”

  公输班曰:“诺。”

  子墨子见王,曰:“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欲窃之。此为何若人?”

  王曰:“必为有窃疾矣。”

  子墨子曰:“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荆有长松文梓楩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臣以王之攻宋也,为与此同类。”王曰:“善哉!虽然,公输班为我为云梯,必取宋。”

  于是见公输班。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班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拒之。公输班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公输班诎,而曰:“吾知所以拒子矣,吾不言。”

  子墨子曰:“吾知子之所以拒我,吾不言。”楚王问其故。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乃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

  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温州动车事故让我怀念起墨子的兼爱精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