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鼐:从世界通史的中古史与西欧国家中世纪说起

  (一):《世界通史》里中古史、近代史与西欧国家中世纪及近代史的区别

  我提出中国没有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即封建社会的看法后,友人要我对封建社会作出明确地界定,并能具体结合于中国与西欧国家中世纪的历史说明一下。

  其实只用一句话便可以说明:即历史上封建主义社会大有区别。中世纪封建社会仅仅是欧洲一些国家的历史;换言之,既是西欧国家从奴隶社会过来,走向权利政治的法治社会史,更是它与其他国家分道扬镳,从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史。其他一些国家奴隶社会后,却还是以权力为中心地强人、强权政治的人治社会文化历史,始终无法摆脱强权强人的奴役统治。所以,中世纪完全属西方文化概念,为西欧国家才发生的社会历史现象。当然,同时要看到西欧国家历史文化发展,直接影响了全世界,也正是世界历史其意义之所在了。这一结论决不是我个人能提出的,但在21世纪有必要再重论;历史就是于回头路认识的专门学科;更是人类社会文化文明不断发展进步的史实记载与里程碑。尤其是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强大的驱动力!

  而且对我们来说必须明确地就是,西欧国家乃资本主义故乡,亦即马克思理论之源;从理论上说资本主义是社會主義母体;甚至可大胆地预见性说,未来理想社会首先也将要出在西欧。因此我们讲资本主义社會主義,讲马克思理论马克思主义等就要讲西欧国家历史,尤其是中世纪与近代史,也是资本主义和社會主義史。社會主義、资本主义乃人类社会历史文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地;更不是由任何理论可以产生出来的,而是人类社会文化历史不断发展的新阶段。

  为什么西欧国家会一直走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前面呢?这就必须从历史上寻找答案。我赞成有学者提出的历史有两次诞生:第一次乃是史实,即人类的社会行动,成为了历史;第二次是对历史史实的沉思,这沉思使“一切历史都会成为主观的”。而历史必需要沉思抚摸、客观评价和体悟,才显现为人的过程,这就是历史的生命力。事实上所谓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封建社会)的同时期,不仅中国、世界各国却完全没有过西欧这种历史文化文明发展:于11世纪,就有西欧国家开始主要在政治制度上逐渐地确立起人权意识,从13、14世纪及后便发生倡导人文主义的文艺复兴运动,并很快遍历性地在西欧国家都有一定反映和表现,建立起以人权为基础的个人所有权私有制社会,走向于民主立宪分权制衡与法治地法制化下法律平等,及其实行议会制等形式,至后能发展出全民公决地选举制度。实际在中世纪后期,西欧国家就进入了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具有着资本主义的社会雏型。

  可以说中世纪的西欧社会历史,已经走在趋向于“文化向下,文明向上”的政治良性发展与不断进步之途,文化与政治双向出现着其他国家还根本不可能去想像的事情来。这与西欧国家历史文化传统发展所分不开;其中基督教成为西欧封建社会统一的精神支柱,和西欧跨国家地最大的封建主——只有它中世纪就是西欧经济上跨国大地主,政治上亦为跨国地最大权力团体,教皇曾自称他有上帝所赋予的废黜帝王之权,更是西欧国家最高的封建统治者。“教会教条同时就是政治信条,圣经词句在各法庭中都有法律的效力”。这一点,恰与无神论者观点相反,宗教信仰使人们在精神道德上趋于理性化,起到过净化心灵与克服世俗上动物性的积极作用,成为人们战胜原始丛林态自然状况的精神武器,在人类社会初始历史阶段就有着无可代替地文化文明上的进步性作用,人们有了未来地寄托和美好追求;同时,宗教也能使许多古代文化遗产不可能不通过教会而得以保存下来的。

  教会为了培养教士,扩大宣扬,兴办了教堂学校,仅管全部课程都贯穿神学内容,除此之外也得学习文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等“自由七艺”,使西欧国家最早有了实际上属于文化传播的学校,对传播人类文化有很大的意义,这是西欧国家中世纪社会与其他国家最大地区别之一,特别是在11世纪以后,由于工商业日益兴旺发达,市民对文化科学需要迫切,他们终于冲破教会的文化垄断,在一些城市办起不受教会控制的世俗学校——大学,不仅培养出社会人才,还成为社会上摆脱任何控制能独立生存的学术殿堂,这在人类历史上更乃划时代地。13世纪出现为反对贵族利益的“行会革命”,使行会在中世纪就成为民间社会组织的雏型,是民间市民自发维权的行动。仔细研究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确有很多东西都是当时非西欧国家所不敢想像地,甚至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必须明确指出的是,经济生产方式乃逐渐形成并经过不断地改良和推进;一般过程中往往不会是十分明显性地,如原始社会自然解体成奴隶制,以及奴隶制再到封建制等,都不是一开始就很明显的,封建制过程上封建生产方式不断出现后,政治上经常还是奴隶制,而确定地社会性质区别就具体表现于文化政治的结果上,更由于文化政治及其历史发展不同而前途不同。中古时期传统政治是人类社会自然原始态发展的结果,体现于统治政权的上层建筑及其意识形态方面:权力是绝对的!民众完全屈从于权力,这就是传统地政治文化。而且各个国家和地区民族文化上的差异,及各个国家地区的条件都不同等,但一般情况下,国家(社会)性质却在每一个历史阶段发展中,毫无疑义,都是明显地、主要的,绝对性地。

  所以,中世纪(封建社会)一词只能适用于西欧国家,并没有世界历史上的普遍意义,也是西欧国家成为资本主义发祥地之独具历史文化。正如此,要看到在《世界通史》的分期上,就不能去采用西欧中世纪历史的这种划法,以示区别;近代亦有不同,各国与西欧国家也是完全区别的;中国史学界改称为中古史代替中世纪,来标示古代与近代之间的阶段;(根据教科书材料的有关知识——我是以人民出版社1962年9月第1版;1972年11月第2版周一良、吴于廑主编的《世界通史》为基础之;中世纪因袭大陆史学体系及其基本观点称为中古历史时期,应是很正确地;)乃为封建生产方式于全世界所不同形成、发展与衰亡史。“这种分期法从理论上说是完全可行的。”(见吴于廑:《世界古代史》总序)。

  历史发展不平衡乃客观规律。无论是奴隶制、封建制、或是资本主义、社會主義,事实上任何国家与地区的历史进程,都不会是一致性和相同地。中古史时期,拉美等地却还是原始部落或其部落下奴隶社会状态;非洲国家却遭受到殖民者最野蛮残暴、惨无人道的杀戮掠夺,长期被殖民统治所奴役下,殖民地是人类最野蛮的文化政治形式。仅管有人说马、恩、列着作中都明确运用了中世纪概念,把中世纪视作封建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时期;以政治上的人权既个人所有权看,史实求是地说,还仅只是西欧少数一些国家而已;封建生产方式在世界各地区发展始终极不平衡态,事实上以中世纪西欧国家封建社会衡量,很多国家其封建社会都是于近代后化的。而中世纪后期至近代正是西欧国家殖民主义为害世界的历史——更是惨极人寰,完全灭绝人性地;话也得说回来,也正是有西欧国家人民的反对,人类才能取得反殖民帝国主义的完全性胜利。历史(社會主義)即文化文明,就是要改变人的动物性与人类社会原始野蛮状态,改变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简而言之,仅只需几句话就能足以说明:西欧国家中世纪(Medium Ae-vum,曾被人轻蔑地称之为gothic,意即野蛮时期)最终完成的封建主义,受基督教文化等历史影响,是以人权(个人所有权)为基础地私有制的私有化社会,后才能发展成为原始资本主义——大家都习惯于统称之资本主义;完整的封建生产方式带给政治上的变革,是西欧少数一些国家历史发展上所特有的;也是我们过去并没有过具体认识地,更是中国没有出现资本主义时代的真实原因。当然,从世界范围去看,资本主义都是西欧国家历史文化的必然趋势,其他国家当时都不具条件。

  所谓中世纪,源于15世纪至后意大利人文主义史学家们首先提出来的,因为他们是希腊、罗马古典文化的崇拜者,便将古典文化衰落后、至文艺复兴间称作中世纪;17世纪末,德国史学家克利斯托夫。凯列尔在所他着的《世界史》一书中,把人类历史划成了古代、中世纪、近代三个时期;后即被西方学术界长期沿用至今。古代史一般包括的是原始社会与奴隶社会史;中世纪就是封建社会史;近代则为资本主义社会史;正如唯物史观所指出的:历史过程是社会经济结构有规律的向前更替。这种分期本身是较科学地;但非西欧国家历史文化发展则不同。

  世界通史用中古史代替中世纪,即指古代向近代史发展之间;则上承古史,下接近代,但它并非如西欧一些国家完全的封建社会史;因为除西欧以外,世界各国都没有完成过西欧国家以人权为基础的个人所有制地私有化社会,私有制没有个人所有权,顶多是半封建奴隶制社会,也就是说,完整的封建社会必须包括政治上的变革在内,它是以人权既每一个人的所有权为基础地私有制普遍形式(社会化)的;不可否认其中文化(如基督教等)发挥的作用力;这也是我们必须有具体认识的。历史(更指社會主義,因其是为资本主义社会后所发展的更高阶段)就是人类文化文明地发展史。西欧国家因有中世纪史,使其后近代出现原始资本主义的。

  就此观点上看,中国当时还处于弱肉强食的原始态社会,虽有过封建主义文化,没有发展成封建社会政治,所以,中国没有西欧国家中世纪封建主义及其文化(如基督教等历史),这一原因等造成了社会不讲人权(既无个人所有权),私有制也并非个人所有制,还是皇权统治下的奴隶制国有化。史实上封建制程度不一,无法统一标准来考量,于此意义上说,人权、既个人所有权与其基础上发展成个人所有制的私有化社会,才是中世纪封建主义特征,从而与奴隶制相互区别,更是西欧国家发展资本主义的政治基础。中国至今始终没有个人所有权的个人所有制——私有制无保障,不利于社会发展,确为发展的根本问题。从马克思主义而言之,事实表明,社會主義必须有每个人的权利,没有人权、既没有每个人的所有权,没有重建个人所有制,就不能充分地发挥每一个人的作用,决没有真正的社會主義。只有充分发挥所有人的自觉能动性与创造性地努力奋斗,才可能成为光辉现实。肯定说,社會主義与资本主义并非敌对行动,而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阶段地产物。

  西欧国家中世纪后期逐渐形成的城市职能,即其资本初始化的市场集中趋势雏型,也要求必须是以人权,既个人所有权基础上的个人所有制私有化社会的,才有资本主义形式的后续不断发展地可能;这即西欧国家中世纪史,至近代为原始资本主义史;所有这些更与西欧国家历史文化发展有直接影响;除此之外,世界各国还是半封建制或奴隶制的中古史。这是我对西欧国家中世纪封建主义的认识,历史上中国等一些国家的封建主义没有人权既个人所有权,只能是半封建主义。16世纪后资本主义史也属欧美史,世界各国则确实属“中世纪”历史的,即开始以西欧国家为参照的近现代化变革,或由半封建奴隶制、或殖民地奴隶制向西方社会过渡;形成半封建奴隶制半资本主义地近现代化一锅汤,实际这些国家的近现代难分,专制民主制搅成于一体。也是近代史上西欧国家与亚非拉美中东欧国家所完全不同的事实;亚非拉美中东欧国家同时受到了殖民主义长期地野蛮侵略扩张和奴役,更是全世界人民反殖民帝国主义的历史,至二次世界大战取得胜利。

  15、16世纪中世纪后期于近代间,西欧国家对世界的认识空前扩展以前,人类已知的历史都有很大地局限性,首先就在地理认识上的局限。哥伦布发现美洲,达。伽马开辟绕非洲到东方的新航路,及麦哲伦等人完成环球航行等,才把中古史推向了近代,西欧国家社会经济开始发生前所未有的根本变化。紧接着这种地理大发现后,便促发了商业革命与西欧一些国家向外拼命拓展的殖民扩张行径,“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与海外扩张相同的是宗教性地另一种精神的动力——宏扬基督教于世界;同时,西欧人文主义思想对欧洲人向海外发展,也起了积极地促进作用。资本主义以其全新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出现在西欧的一些国家,尤其是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后起而居上,从而取得了对非工业化农本国家的绝对优势,西方资本主义挟此优势向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实行血与火的猛然扩张与掠夺。《资本论》就是选择英国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典范的。

  西欧国家具备有征服世界的条件;所以,西欧中世纪最终把全人类都推进了罪恶与痛苦的深渊——所谓近代原始资本主义史,始终伴随着殖民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对亚非拉美等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更是历史性灾难和永远地痛苦。这是很多西欧国家现在也必须要认识的。当然,它一开始即遭到西欧人民的反对。

  但中古史、近代史与西欧中世纪、近代史相同的是时间——公元5世纪-16世纪前的中世纪时期,后为近代史——这与《世界通史》的中古史和近代史是相同的,也是西欧国家历史使世界历史被逼迫着发展地结果。例如中国近代史,就是反殖民帝国主义侵略掠夺、反半封建奴役专制统治的民主变革期,非资本主义史。

  我是经过长期研究后得出该结论,现亦受独思者对私有制与国有制观点所引发的。从历史上说,中国社会的发展、包括世界上其他一些后发国家在内,比西欧国家晚了一个发展阶段,即没有中世纪及其近代。中国中世纪后期是近古代,还处在奴隶制向封建主义社会不断过渡态缓期,更没有资本主义。这即世界历史文化过程区别;更是私有制奴隶制封建制等、于国家地区及所有(人)权上根本区别。马克思就曾经指出:“在英格兰,农奴制事实上在14世纪末期已经消灭了。当时,尤其是15世纪,英国人口的惊人的多数,是自由的自耕农民,尽管这些自耕农民的所有权,还由封建的招牌隐藏着”(见《资本论》第1卷第905-906页)。

  肯定地说,就于西欧国家历史上恩格斯才指出:“在市民和封建贵族间的斗争背后是造反的农民,而农民背后是现代无产階級的革命先驱,他们已经手里举着红旗,口里喊着共产主义”。这正是西欧一些国家中世纪过来至后所出现的社会现象,少数人主宰却始终离不开绝大多数人——广大的人民群众,中世纪的世界性意义在于它用历史昭示;专制政治必然灭亡,已经走向自我埋葬的最终阶段。以人权为基础的平等自由民主的宪政权利社会时代,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历史表明:没有民权的社会是不行的。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人权就是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未来与永远!在西欧国家早已兴起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仅管实际发端于人文主义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及思想解放运动等,但中世纪西欧就已经走向这条完全不同于其他各国之路。最根本的就在它确立了人权意识上法治地法制化社会体制。

  (二):近代史上西欧国家出现一个新兴资产階級引领着人类社会未来

  讲世界历史我想指出的是,在中世纪历史的文化成果之中,人们看到了不断诞生地一个新兴资产階級,在引领着西欧未来;这当中包括后来的马克思理论与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都是西欧新兴资产階級派别派生出来之一。马、恩、列本人曾经就是社会民主党人。所以说,马克思学说,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者,亦为西欧国家历史文化发展的产物,属于新兴的资产階級;当然,历史上也始终代表无产階級。资本主义与社會主義也都是西欧国家历史文化发展产物,马克思学说以及对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论着,亦不能离开西欧国家历史文化的演绎发展,这是理论上我们应该把握的事实。理论必须联系实际,且决不能脱离历史。

  中世纪历史还告诉人们,理论并非什么有那末或如此复杂神奇的东西,不是以理论去书写出历史的,而是历史发展产生出理论,创新着理论,理论更为社会即人类服务,决不能用理论去限制人们的思想、实践和社会发展。西欧国家中世纪曾有一个所谓经院学派现象,出现过很长时期,经院学派思想则完全与上述观点相反,使理论趋向于少数精英意识的主观方面上,一度完全脱离于社会客观现实与需要,甚至失去真实的价值。其最容易且一般难免地是、精英往往步入不顾实践与民众意愿的方向,最后造成事与愿违的严重恶果,为害社会发展;仅管这会是由当时一些现实所决定,却更一定要批判和予以高度警惕、及时防止地反动倾向。

  生活中人们都习惯于以我为原则的自然意识地生活,经常产生唯我为是的一些本能性行为,并不免会要去依向于强势为主,以适之而存的趋炎附势和“跟风走”地行为,乃传统的权力政治使然之,权力特殊性自然成立,这就必然造成很多非理性恶果,为害着整个社会却让人们无可奈何地,甚至不以为非之。自然意识只能是难免失去理性地原始态社会意识,决非是现代社会的进步意识——这是现代社会历史进化发展地本质。史实求是!历史决非以任何理论为进程的,还原实践才能真正认识历史。西欧国家现代社会与其历史发展分不开。自中世纪就开始的权利政治与民主制议会道路是划历史时代的,从而有效地解决了权力政治下必然出现的特权与既得利益集团造成社会非常性的严重问题;经济发展亦能充分去发挥每一个人的作用,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在法治的法制化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正当权利与自由,自己能幸福地为社会不断创造性地劳动。这是西欧国家自中世纪就已经在发展的社会必然趋势,因而,在世界历史中一直能独领风骚。

  上是我们必须掌握的学术常识。读史使人明智。人类社会历史会有重复地相似,但历史决不是能复制出来的。橘逾淮则枳矣!上述中世纪西欧封建社会定义及其概念,我是以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发展事实结果认定的,史实求是!这决非欧洲中心论。只有中世纪这个名称才是欧洲历史分期里明确认定的,在西方史学界始终沿用至今。过去我们并不使用这个名称作为世界历史分期,改革开放后才出现。

  所谓中世纪历史即封建社会,只有西欧国家真正发生和存在过;其他国家中世纪都未能出现;世界大多数国家,是在近代才建立起个人所有权的个人所有制私有化社会地,从而直接进入了资本主义发展时期,却与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过程完全不同,结果也不是在完整地封建社会里自然形成的,美日俄等国家就如此;西欧国家封建社会亦不是都一样,历史过程及其程度上并不相同。没有那个国家的历史会是完全相同的。应当说,除西欧国家之外,其他国家都属半封建(农)奴隶制社会,或殖民地奴隶制半封建社会而已,如亚非拉美中东欧等国家;在至现代社会之前的近代,都不是有每个人所有权基础的私有制封建制社会。美国就没有过封建社会,而是在英国殖民地统治下,后来由新兴资产階級所建国——主要以西欧国家移民为基础地,当时北美“新大陆”,已经成了从欧洲国家流放逃亡过来的新兴资产階級大本营(史称由英国首批到北美的移民签订组织“公民团体”之《五月花号公约》,这个公约的历史性意义,就在于北美新移民中清教徒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意识成为主流);北美居民在开拓新生活的艰苦奋斗中,培育着一种勇于进取创造和个人努力提高的劳动解放性精神,在殖民地形成出一个完全新兴的美利坚民族。更没有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但美国是现代资本主义国家,近现代引领了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因此,中世纪在世界历史上不具有普遍性,它不过是西欧国家历史,且产生出了原始资本主义与其殖民帝国主义,给全世界人民带来历史上永远痛苦的大人祸。

  在世界近代史上,以西欧国家近代原始资本主义与殖民主义史,虽然时期完全相同,非西欧国家都不能算资本主义史,人们永远忘不了很多国家则是被侵略扩张所奴役的殖民地历史,即反殖民帝国主义历史。所以世界通史不能按西欧国家历史分期,正是西欧国家历史,曾经一度完全隐瞒了西欧资本殖民主义的罪恶行径。

  周一良、吴于廑为主编的《世界通史》,是大陆史学界建国以来的重大学术成果之一,仍然具有学术指导性意义与重要作用,它把世界历史分为上古史,中古史(即世界古代史)及近代史与现代史(也可称世界近现代史,指16世纪至上世纪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为世界现代史),事实证明是正确地分期,值得学术界肯定。当然,在世界通史上,西欧国家中古时期还是应称为中世纪的,因为这也是历史。

  但中古史与近代史除西欧国家外,可以说都不是真正的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美国资本主义社会是在英国原始资本主义殖民地上产生的,与英国不同,属于现代资本主义。问题在于对封建社会的具体定义上,其中还包括殖民主义历史与殖民帝国主义。从思想学术上说,我们过去有很多结论都需要再认识再结论的。

  作为西欧国家中世纪封建主义,确立人权地个人所有权私有制私有化社会,是封建主义的根本标志,无疑地推动了人类社会进步,至今有着重大的历史作用,并一直走在世界的前面;没有人权(民权)就没有资本主义,也没有社會主義,这正是很多后发国家长期落后的历史结果,包括过去的社會主義;尤其是苏东欧国家历史及其剧变,肯定不是社會主義。我们对社會主義资本主义等概念上的认识,只能史实求是,用历史事实才能真正说明地,也是理论之树常青的生命力所在。

  中国近代社会是由自身封建奴役制王朝,遭受到西方殖民帝国主义侵略(二次鸦片战争)进入近代历史的,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展时期;史称百年耻辱,落后挨打是中国近代历史写照;确切地说,其落后更是文化思想束缚,长期实行传统政治帝国極權统治奴役制,造成了国家积贫积弱。一部中国史,马克思说其在古代实行的却是皇家私天下“普遍的奴隶制”極權政治,士人则依附这种强权统治为皇帝奴婢,从来没有过自我意愿和人权观念,更没有真正的以民为本;有学者指出:据考古发现,可以说龙山文化就确立了王权高于神权,乃皇权神授;如以春秋时期中国就进入封建文化的话,则后至秦汉首先在世界上进入到大帝国时期——这即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事业,各国封建诸侯被强权所灭,归于封建帝王皇家奴役制的帝国强权人治时代,至近代后终引发出实质上以民主主义为基本思想特征的社会变革,更与西欧国家有关。

  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从历史文化传承与传统上看,中国社会中古时期与西欧国家中世纪根本不同,中国没有过西欧国家中世纪封建社会,因而中国没有发展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历史证明,西欧国家社会民主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向社會主義发展的标志,产生了马克思理论。战国时期最后秦始皇所统一的,不过是如同奴隶社会时期西欧古罗马帝国式事业罢了,汉以后使这种帝国主义奴隶制更为专制,文化也逐渐成为附庸,无法发展到西欧那种以人权为基础的个人所有制私有化社会,顶多为半封建奴隶制地所谓国有化社会,天下都属于皇帝的,人(老百姓)也是皇帝的子民,根本没有做人的尊严和权利,除少数皇家权贵以外,中国人都是奴才。历史上如此的帝国现象,正是原始社会解体后产生的强权(人)奴役制政治,不可能摆脱奴隶制性质,绝大多数人始终是被奴役压迫的;更是奴隶社会强权(人)政治的最高表现形式,以其雄霸天下,主宰世界为目的地,只是奴隶制稍有所改善而已。直到上世纪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虽然以武力称雄于世不可能了,但至今这种帝国现象还表现在很多地方,如以经济优势的金融帝国、高科技优势的产业帝国等等,即完全以占统治优势社会地位的霸道行为,没有权利政治下人权平等的国家或个人所有的基本权利(力)。上世纪60年代,中共领导下曾进行反世界霸权主义的正义斗争,毛泽东就指出说,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中国坚决反对苏美两霸的大国沙文主义!并向世界宣布中国永远不称王称霸;因为我们是受到帝国主义长期祸害至甚的国家,对霸权主义,殖民帝国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深恶痛绝。所以,我们要对帝国主义有充分地认识,帝制是传统政治自奴隶社会就有的现象。

  我们对历史究竟应该如何来看?现在对中国史学界确实是一大现实课题;其中有很多问题悬而未决,更需要学者们作出史实求是的公论。这里恕我直言,过去政治对学术空间有严重的影响,无法史实求是地。历史研究成果必须有自己的规范,不能只从政治上认识,并要有所区别。尤其是对社會主義等的再认识问题,更使我想起1949年5月,爱因斯坦曾发表了《为什么要社會主義》的文章,他曾指出说:“计划经济还不就是社會主義。计划经济本身可能伴随着对个人的完全奴役。社會主義的建成,需要解决这样一些极端困难的社会——政治问题;鉴于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高度集中,怎样才会有可能防止行政人员变成权力无限和傲慢自负呢?怎样能够使个人的权利得到保障,同时对于行政权力能够确保有一种民主的平衡力量呢?”(见《随笔》1991年第五期62页;吴澄:《厂甸买书记》)

  这确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今天再读到他这些话,结合过去至今的历史,可以说已由实践所完全证明了,怎能不对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而感到由衷的佩服和敬仰呢!

  对于历史,以科学认识上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知道地球是圆的,人们可以互相往来,它带来了世界版图的变化。但这种地理大发现被西欧国家变成为掠夺新财富,发展资本主义的残酷历史,正是始于中世纪西欧国家的罪恶行径。尽管也加速了封建奴役制度向商业资本主义转变的过程,西欧中世纪历史上却没有殖民地史、与殖民帝国主义史的具体记载,这就因为过去的世界历史是以西欧国家历史、并由西欧国家所建立的。西欧国家主流学者曾完全抹杀了西欧国家这段罄竹难书的罪恶历史,而事实是永远无法掩盖得了的。但这在历史上,我们至今一直没有对此给予彻底地揭露。中世纪至后的近代,同时更是西欧国家殖民帝国主义的历史,亦正是我们必须认识的。而西欧国家所谓的世界史,过去竟对此事实却始终没有专门列入史实课题正本清源、进行彻底地清算,也是我要再指出来的。

  当然从历史上去看,哥伦布开辟了新航路,使生产成本、运输成本大大降低;世界资源出现,促进了世界市场形成,且大量金银流入欧洲,扩大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推动资本主义发展起来,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从此以后,西欧国家走出了中世纪黑暗,开始以不可阻当之势崛起来,并在之后几个世纪里,成就了海上霸业;一种全新的工业文明成为世界主流,接着发生的工业革命,我们看到给整个世界都带来了巨大变化,但这却是新兴资产階級对历史的长期奉献与牺牲呵。

  人类社会以人为本。要看到历史上在西欧中世纪后期、近代之初,已出现完成封建割据向文化文明发展的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等人性化、人文主义历史进程的运动,新兴资产階級不断地出现,成为引领人类社会发展未来的思想源泉,这即后来代表新兴社会力量的社会民主主义派别等,其中,包括马克思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及马克思主义者在内——因为他们始终代表无产階級,称为无产階級革命的共产党,共产社会乃全人类理想,是马克思在当时的社会思潮中作出的科学预言,鼓舞着人们为理想社会生活奋勇向前。所以,他们是与传统资产階級所完全区别的。

  随着历史地发展与时俱进,可以说对无产階級革命,历史早亦作出了自己的回答,这正是理论在实践中的不断发展与创新。如果我们的思想不能与时俱进,这将对我们的事业和社会发展产生严重影响,马克思主义也不是发展的理论了,而历史不会回到过去那种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都面临着历史的挑战,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思想理论创新与社会进步,是需要我们作出准确地判断和决策的。

  一言以蔽之,在学术上,任何理论都不能代表社会的实践与事实所证明;从西欧国家中世纪历史上经院学派现象中,我们都应该从思想上真正认识这一点。所以,过去的理论概念必须回到现实去接受社会的检验,以克服理论的局限性。社科理论决不会是一成不变地;与时俱进,就更不能只停留于在过去的一些理论概念上。因此理论必须回到生活中去,回到社会实践中去,这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生命力。

  准确地说,中国共产党就是新兴资产階級政党,代表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更是无产階級的最终归宿——无产者成为有产者——这是《共产党宣言》明确提出过的,也是无产階級革命的最终目的。可以断言,人人成为有产者,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开始。社會主義作为资本主义更高的历史阶段,就是要使人人能成为有产者,共产主义也就是有产者社会,这就是共产主义必具的基础;所以,改革开放的政治改革就是建立以人权、即每一个人所有权为基础的权利政治下地法治社会,让权力回归于权利,党权回归于法权,执政权不是无限权,政权就是法权,法权就是人权,人权在中国也就是民权——有每一个人的权利,实行依法治国,使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有机地统一起来,把建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推向新的发展阶段。只有这样,我们才真正有可能不断地迈向于共产主义未来的理想社会。

  (2011年4月26日完稿)

  注:此文原标题《世界通史与西欧国家中世纪(封建社会)及近代史探究》,但确有文不对题之嫌,故改为《从世界通史的中古史与西欧国家中世纪说起》,特此说明。它不能在《求是论坛》见载原因可想而知吧,就在结尾我有这样的话:“准确地说,中国共产党就是新兴资产階級政党,代表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更是无产階級的最终归宿——无产者成为有产者——这是《共产党宣言》明确提出过的,也是无产階級革命的最终目的。可以断言,人人成为有产者,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开始。社會主義作为资本主义更高的历史阶段,就是要使人人能成为有产者,共产主义也就是有产者社会,这就是共产主义必具的基础;所以,改革开放的政治改革就是建立以人权、即每一个人所有权为基础的权利政治下地法治社会,让权力回归于权利,党权回归于法权,执政权不是无限权,政权就是法权,法权就是人权,人权在中国也就是民权——有每一个人的权利,实行依法治国,使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有机地统一起来,把建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推向新的发展阶段”。

  但我还是认为我说的没有错误,乃《求是论坛》之不是也!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的,是为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奋斗!根据马克思对共产主义学术论述,他指出那个社会的旗帜上写着:“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八个字来理解,共产主义时代决非无产者社会,只有人人是有产者才有可能的。而共产党这个名称,在《共产党宣言》发表之前,马、恩等人都是社会民主党人,社会民主党实际上就是当时的社會主義派政党,明确提出了社会民主主义等思想;更是共产党的前身,后来才称或被改称为共产党这个名称的。同时,历史事实始终证明,无产階級只是一个过渡态階級,一定会逐渐消失的,不说欧美等西方国家事实如此,我国也不可能在社會主義还存在和继续发展无产者,并使之成为一个未来地永远的階級的。这是我坚定不移的看法,完全由历史事实所证明的,更完全是正确地结论。

  张小鼐——于2011-4-28

  作者:张小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从世界通史的中古史与西欧国家中世纪说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