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鼐:人民有了权又知道行使权才能算民主才不被野心家篡夺

  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指出,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直接涉及权力和利益关系的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改革有风险,但不改革党就会有危险。提出要严肃整治吏治腐败,举国踊跃。

  毛泽东早年便认为,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国人民非常需要民主”。这可以说完全总结了我国社会变革的的一大任务,更是改革开放的方向;所以鄧小平明确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會主義,就没有社會主義的现代化!而在共和国建国伊始,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长的谢觉哉,亦曾即提出过政权机关应在民主建政基础上施行民主监督制度,并且说“人民有了权,又知道行使权,才能算民主,才不被野心家篡夺”的话。吏治要有群众直接参与,这是中共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首要在完善法治的法制化——以授权于民、更以治国治党治吏,才可能还社会的正义与公道——用中国传统文化说,也就是天理人道之。且反腐倡廉必须是全社会的事,尤其治吏是政治工作的根本;具体来说也是当前面临着的一场极其严峻的考验。换句话说,既得利益群体(主要为中国新生代贵族和社会精英)存在的问题,有些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严重障碍。这就要求还权于民,让广大民众有真正的权利,可用法制的具体明文把持自己的权利,才有真正的民权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从而以使民众权益能有真正的保障机制,并依法来去行使权利;同时要重新认识西方社会,客观地认识资本主义与资产階級,否则,我们就走不出历史,重犯过去的错误。西化是历史的选择。

  人文一史。必须指出的是,民主是在相应历史文化条件上才成立地,对我们来说,民主在中国是西向观念、西方欧美国家的社会文化意识,也是这些国家历史文化发展的社会结果,离不开欧美国家的社会历史文化。所谓启蒙,就是这些国家经过人文主义的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后,通过对封建主义的革命走向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中而发生的,更是以人权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其思想文化发展的必然,没有这个社会历史过程与文化,没有改变了原始人治社会以后的资本主义宪政政治——即现代法治的法制化权利政治,民主就是空话。而在中国我们首先要看到,中国社会历史文化与欧美国家相差一个发展阶段的区别,中国民众由于长期受封建专制统治,没有人权,从不讲人权,民主的根本问题在于首先要树立人(民)权。同时,这里边更有一点,民主政治下即法治的法制化社会里,民众还必须要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使民间组织公开发展,更是我们要求政治改革的一大目的,也是政治现代化的标志;(文革中民众能集会结社、包括民有在民主栏等法定的地方写大字报等,和公开发表自己向政府部门申诉等基本权利这是中国特色的一大民主形式;)以及上街示威游行、罢工罢市等目的是反政府政治腐败现象,没有这些民众权利,政党与政府的腐败现象根本不可能遏制住。只有还权于民,真正做到毛泽东说的让人民监督政府,才有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和共和国的未来!

  中国社会的传统,即原始的权力政治及其封建文化下,政治必然出现腐败现象的最大问题就是产生恶吏(霸),最后民愤民怨沸腾,引出成突发事件,甚至因此有亡国亡命之例(所谓官逼民反也即此因)。改革开放发展必然会出现民众维权,及有不法恶吏现像之,因为由人治再法治所决定、也是难免的。根本问题在党要管党,政要治吏!社会呼唤法治!一个大学教授信口雌黄,何以引发成一时国民的热点话题,很值得深思?尤其是作为社会精英的公共责任,以及其应有的品德操守和言行等;改革开放发展中为何引出所谓之第三次争论,问题就出在中国的社会精英,而非自民众!这是代言政治现象。毛泽东时代治吏是中国现代传统,媒体也曾有过呼唤,我认为说得很对!(所谓现代传统如毛泽东说的,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党纪国法是治党治吏的根本,必须依法办事!)

  历史上皇权专制时代形成的官场潜规则在权力政治下一直沿袭至今,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出现民众维权,从而使官场腐败现象与恶吏不断浮出水面,成为耻闻!恶吏不除,国无宁日,世道岂能太平!中共面临的亦是自己内部的挑战,但东西方这方面都有极好的借鉴经验:这就是人治与法治!正是围绕这个问题,媒体曾出现过对仇和现象的深入探讨,更是由人治而法治的必然现象;一言以蔽之,革命的改朝换代并没有从文化上彻底解决官场潜意识形成无形的潜规则,还是官文化与官本位,官权始终是中国社会的革命课题,即人权问题,中国社会长期封建专制统治下,根本不讲人权,从来没有人权文化,而官场潜意识潜规则使之官在官场上只能为官言官,最终都会走向反面,引发革命的,这些我就不便多说了。

  中国既已宣布依法治国,就要完善法制,尤其是民权(即法权)!社会真有民权——有老百姓的权利,他们自己站出来说话,中国社会就面貌一新,我们才能说是实现了五四运动的先烈遗愿与中共革命初衷!这就在中国社会精英的努力,如发展民间组织,公民有集会结社的权利,真正的民众还看精英和上层,有权能上街为什么呀?所以,在中国必须有人组织领导的,关键在成熟的中产階級——这在中国现今就是社会精英阶层为代表,而他们也需要改革。事实证明,惟有改革开放才真正是中国社会的共识,才能解决中国社会根本问题,不改革中国社会没有发展,正如邓公生前所说,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而真正的民主尚还有待时日。

  这也是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认识五四运动要从历史文化上去看,不能割裂历史。中国社会长期封建专制统治,文化也是封建专制文化,所以,五四运动反封建专制与反殖民帝国主义侵略战争,是挽救中华民族和国家于水火的进步运动,几千年封建专制文化及其人治政治使中国人民落后挨打,这样的事实历史上是明摆着的,所以五四运动是革命的。因为长期封建专制及其文化的统治,中国社会没有人权意识,从来不讲人权,既有其社会历史环境因素,也形成了文化被封建专制所征服,传统文化同样被封建专制化,正是这种传统文化和政治中国才落后挨打。

  四五为什么值得纪念?它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觉醒和发出了民众的心声!至改革开放才让精英层逐步趋于成熟,尤其经过89政治风波与苏东欧国家突变后,人们思想也有了变化,国家、民族的发展必须有稳定局势和环境,民主在于发展!中国共产党的地位是历史决定的,改革开放与60年的变革都是在中共领导下进行的,问题根本在于人。改革开放所最关键性的还是依法治国——以法治去解决治党治吏的问题。以人为本,人的因素第一,就要用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从法治的制度上真正遏止犯罪率。事实也表明,我们要在思想和组织建设(用人)上落实科学发展观,从法治与制度上真正解决问题。更主要的就是重建个人所有制,树立人权,使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基本权利,有个人所有权才有真正的人(民)权。

  郑海泉先生说得好:“科学发展观不但要准确地具体化,还要落实。人民对‘党’是通过人和事来判定的,不是纸上写的,嘴巴说的。神化任何东西都受不住时间的检验。”只有依法治国,这是政治改革的根本。我们的落后就是历史文化发展的落后,如果把它与启蒙联系走来,五四运动进步与积极的一面更为首要,这就是文化革命;当然和任何革命一样,革命就是不讲理性,失去理性的行为。中国社会与欧美国家不同就在文化上,没有人权,也就是没有民权,启蒙在中国就是要树立人权即民权,从而才可能真正从根本上破除迷信,改变千百年形成的官权。说到底,这是一场文化革命,是一场现代文化建设,五四运动因此是必须肯定的。

  勿庸讳言,改革开放中官吏腐败现象到了难以置信、无以复加的程度,中国社会恶性循环规则也就在官场腐烂变质,不治吏改革开放不能发展了。同时以中共及其广大党员干部的既得利益而言,这是他们曾经付出过的努力结果,其既得利益和地位都需要他们的继续奋斗,并且使权力回归于权利,实行权利政治和完全彻底地法治,——换句话说,只有广大人民群众真正有了自己的基本权利,中国社会才有真正的发展和未来,完成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与中共党的千秋永续业绩!

  思想需要逻辑思维,现代化在学术上并没有什么“快餐”(或快速面),理论探索从来是严肃认真的,更需慎重从事与周密思考,现实中很多问题有时会反复多变,对我们可能甚至会是非常痛苦的感觉。欲速则不达。我已经退休,不想再写什么——这样以给自己一些空间,安渡晚年之;但我做了一件已经做过的事,我必须负责任,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我只有继续进行下去!因为现在还没有人能就此问题站出来讲话——至少我未能发现;所以,我想把我过去所写的东西,全部整理一下,重新在网上发布,搞成一个文集吧,并以此告慰自己,了结我的心愿!

  大军网的意义我认为就在它是主流意识之外的民间网站,为不少人所看好的;中国社会传统特点就在中国有反对派,从来没有过反对党——这是历史决定的,国共两党都一样;毛泽东就曾说过“党外有党,党内有派”的话,但也和蒋差不多,执政后不容反对派,他明白事实而以传统(即权力政治)来处置,造成历史上的反右和“文革”;这也是长期中国传统文化与民俗信仰(即思想,如儒教、佛教、道教等)的因素,亦即是中国人承认官逼民反而非造反有理之;尤其不能背弃伦理道德和信义,在党同伐异中不准反党叛党、成立反对党——它既是传统也为权力政治下之势所必然;而从中国现代传统来看,中国百年现代史实际上乃国共两党争斗史,可谓正是反对党的争夺战,由此谁说中国没有反对党呢!结果是谁也没有真正消灭谁,在台湾省发生台獨的时候,中共两党却开始握手言和,举世瞩目的是无论中外都关注着它的最终结果。而出于共和国60年后与改革开放30年的现实发展要求,我们一定要认识历史上正反两方面的教训。

  但出于现实的状况,我认为,因此中国确需要一个大军这样的网站,它本身就是民间性的,何必讲什么民派呢!只要当好这个角色,也就流芳于世之!同时深入于社会反映情况,帮助民众们解决一些具体的实际问题,与基层建立直接的联系,就是名副其实的民间网站;人民会看好的!这里所谓反对派指的是包括中共执政党在内的,我欣赏儒家邮报有人提出,他们当中有人也是中共党员身份,所以,反对派亦包括政党中不同认识在内,是社会客观存在的;但中国没有必要成立反对党,因为中国已有很多的党了,只是受其限制性,反对派站不起来,大军网就该是这样的网站。我说的只是个人看法,我是把大军网认定为反对派或不同观点看法可以在法治下同样发表自己声音的网站,即民间网站的!不是么?!然而,无论是中共党内还是中国社会的现实,都要求我们让反对派在法治下享有同等的权利,尤其是人大与政协,更要有反对派的席位,使中国从过去的历史中走出来,实现毛泽东在延安就提出过——曾与民主人士谈话的著名“窑中对”,也使反对派不至于成立反对党,因为反对派是永远都会存在的,在中国无论中共还是其他党派及全社会,都有一个面对反对派与不同观点看法的普遍规律问题,这是和谐社会与政治文明的必然!

  最后我找出了顾颉刚先生曾说过的一段话,以此作为结束语、并与大家共勉;顾先生说:“历来的政治、教育、文艺,都给圣贤们包办了,哪里容得下这一般小民露脸……我们自己就是民众,应该各自体验自己的生话!我们要把几千年埋没着的民众艺术、民众信仰、民众习惯,一层一层地发掘出来!我们要打破圣贤为中心的历史,建设全民的历史!”现在在改革开放30年后,我想大家对顾先生的话会更加地理解。尤其是建设全民的历史!也就是说,和谐社会必须是全民社会。只有全民社会才是真正地法治的法制化社会,才有真正的社會主義事业!

  作者:张小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人民有了权又知道行使权才能算民主才不被野心家篡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