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阳:宪政民主与两岸问题

  从前的苏联宪法曾规定,苏联的各加盟共和国有所谓“退出权”,即退出苏联的权利(苏联宪法第72条)。与此相反,美国宪法则断然否定美国任何一州有退出美国联邦的权利,美国最高法院在“德克萨斯州诉怀特”一案(1869年)明确裁定德克萨斯州要求退出美国联邦为“违宪”,即是一例。

  苏联及东欧解体后,西方宪法学家大多都建议东欧各国在制定新宪法时不应再像旧苏联宪法那样厘订包括所谓“退出权”条款。其理由如美国著名宪法学家尚斯丁(CassSunstein)所指出,宪法的理念与退出权是矛盾的。因为宪法的基本理念就是要使任何争执能在一个基本构架内和平解决,但退出权恰以根本否定这一基本构架本身为前提。换言之,一部包括“退出权”的宪法无异于一部随时可以被废除的宪法。正因为如此,一个成熟的宪政民主国家的宪法通常不承认有所谓“退出权”,即不承认国内任何一个部分有退出国家的权利。

  近年来一直有许多热心人从解决两岸统一问题的善良愿望出发,非常热烈地讨论为两岸之间制定一部共同宪法的可能。其基本思路无非是设想首先将整个中国国家结构从单一国家制改变为联邦或邦联,有些人甚至主张这个未来的联邦的任何一个部分都应该有“退出权”。但是这类讨论显然没有考虑西方宪法学界对“退出权”

  问题的深思熟虑的论证。进一步而言,西方宪法学界主流基本认为,政治共同体的外延问题本身无法靠民主原则来解决。一旦问题涉及的是政治共同体的外延问题,那么问题本身就必然已经超出了宪政的范围,超出了民主的范围。也因此,如果政治共同体的外延问题尚无法解决,一般不宜匆忙制宪,制也无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一切都只能推迟等待外延问题解决以后才有真正解决的可能。

  联邦的想法非常轻率

  目前两岸之间显然不存在制定一部共同宪法的可能,也因此,单纯从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出发就设想首先将整个中国国家结构改变为联邦或邦联,乃是非常轻率的想法。因为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亦即不但无助两岸的统一,反有可能引发中国的其他外延问题,从而大大推迟中国走向民主的历史进程。我们决没有理由先把中国推入到巴尔干状态再来设想中国民主的可能,恰恰相反,为了中国的民主,必须杜绝任何使中国巴尔干化的可能。

  两岸统一问题与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乃是两个层次完全不同的问题,把两者混淆起来而大谈联邦或邦联实际上既无助于中国的统一,更不利于中国的民主。

  中国走向民主无关统一问题

  但最近却有一种牛头不对马嘴的论调变得非常流行,认为如果大陆像台湾一样走向民主,则两岸就可以达成统一了。我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连常识都没有。不妨让我们假定,中国大陆今天也举行充分的全民直选,两岸关系会如何?我敢断定两岸关系甚至会更紧张。因为任何想要在中国的民主大选中胜出的政党或个人,必然都会在台湾问题上表现强硬立场以争取选票。诚然,也有人会主张大陆单方面宣布放弃武力,但这样的人或政党必然像台湾的许信良和李敖一样,最多得到百分之零点几的选票。

  认为中国走向民主就可以解决两岸问题的看法,实际上等于认为,民主后的中国就会同意台湾独立,或以为大陆民主化就会使台獨问题自动消失。这当然是痴人说梦,不知所云。不妨问问陈水扁或李远哲,是否中国走向民主,他们就会认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就会同意台湾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就会主张台湾应该以一个省的名义参加全中国的民主大选?

  两岸统一与中国民主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问题,因为两岸问题的根本症结是台湾独立的问题,而不是大陆民主的问题。如果用民主来解决两岸问题,则必然出现12亿人投票主张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那么台湾怎么办?

原载:联合早报社论/言论/天下事06/04/2000

  作者:甘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宪政民主与两岸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