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峥:为什么华人在全世界都受到歧视

  1885年,美国怀俄明州爆发了一场针对华人屠殺,死了几十人,唐人街火光冲天,浓烟久久不散。

  受颟顸无能的清政府拖累,19世纪的海外华人饱尝歧视,忍辱负重。但细究史料不难发现,此次屠殺是由白人策动的,不过并非普通的美国白人,而是刚刚移民至此的西班牙人。

  Why?

  15年后,德莱赛的名著《嘉莉妹妹》出版,里面有段情节描述的是芝加哥工人大罢工。

  作为一个失业已久的流浪汉,主人公听说电车工人罢工,电车司机不上班了,心想“我能不能去挣点钱呢”,于是跑去开车,结果被工人痛扁,头破血流,工钱也不敢领,逃回了家。

  当时的华人,很多时候便扮演着类似的角色,即工人階級眼中的“工贼”。

  以加利福尼亚州的劳工骑士团为例,这是美国历史上的排华急先锋,叫得最响,喊得最凶。但说到底,它又不是3K党这样的邪恶团体,不过是当时遍及世界各个工业化国家角落里的工人运动的分支。并且,翻检其主张,不分种族、没有歧视、同工同酬、不用童工等伟大光明正确的字眼也目不暇接。

  何也?

  盖因华人不参加工人运动。

  工人階級是弱势群体,想跟资本家斗,除了抱团,别无他途。如果大家都罢工,你去上班,势必使整个运动溃于蚁穴,分崩离析。而当时的华人不仅不参加罢工,还破坏行情——拿着及其微薄的工资也能埋头苦干。

  这是其他少数族裔绝对无法容忍的。

  1882年,美国出台了历史上唯一一部针对特定种族的法案——排华法案。

  这件事的吊诡之处在于,彼时美国的远东政策是扶持中国牵制日本,关系好到其驻华公使蒲安臣卸任后居然当了清政府的首任外交使节。并且,天朝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去的正是美国。

  事实上,排华也不符合美国当时的主流精英意识形态。

  法案是在阿瑟总统手上通过的。此人是林肯的好友,废奴运动中成长起来的政治家,一贯反对种族歧视,曾经说过:“种族平等,尤其是移民自由,针对世界上任何苦难的人张开怀抱,这是美国的立国精神。”

  阿瑟一再否决排华法案,最后实在顶不住才勉强通过。而支持者的理由,他无从反驳:华人破坏民主制度,从来不参加选举,即使给了他们选票,也被工头的小恩小惠买走。

  两千年的君主专制,耗尽了国人的爱国精神。没有一个国家像古代中国一样,如此高调地宣传忠君思想。但也没有一个国家如它一般,随时准备推翻君主。

  “彼可取而代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以乡土为存在单位的中国人,一旦离开其土生土长的县域,就会感觉很陌生。事实上,秦汉以降,中央政权是靠政治强力而非情感认同把臣民归并到一起的,基层仍呈现出一种碎片化的存在,用孙中山的话讲就是“一盘散沙”。

  这样的人民,可能有私德,而鲜少有公德。要么做稳了奴才得过且过,要么忍无可忍揭竿而起,在契约和法治的框架内伸张权利的公民意识则几不可见。

  最近有本书叫《不死的中国人》,是两个意大利记者通过采访当地华人写成的。

  书中展示了意大利社会对华人的态度转变,从早年的热情好客到现在的警惕厌恶。

  在他们眼中,华人除了具有小强般的生命力和忍耐力,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封闭和神秘。即从不参加公共生活,毫无参政意识,对融入当地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不停地干活、赚钱、储蓄,夜以继日,不知疲倦。

  为什么叫“不死的中国人”?因为意大利人几乎见不到华人的葬礼,有好奇者随口说了句“中国人永远不死”,便以讹传讹了。

  答案其实很简单:华人到了60多岁时,基本都回家养老了。

  带着半辈子攒下的血汗钱。

  没有一个国家的国民不想拥有权利,也没有一个国家的国民不想度假、旅行、衣食无忧。

  除非肉食者不愿让他们有。

  转载:新浪文化

  作者:吕峥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为什么华人在全世界都受到歧视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maggiech 说:,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 08:05:28

    1

    杜导正在“折腾”什么?

    真佩服杜导正老人家的精气神,92岁高龄了,不在家里颐养天年,还频频出来制造出一些热点事件。最近一段时间,又是接受媒体采访,又是改组《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领导班子,又是与政府部门“谈判”,忙得不亦乐乎。作为一个外行人,不禁想探究一下,杜老究竟在“折腾”什么?
    不究不知道,一究莫名其妙。原来杜老在抵制《炎黄春秋》杂志社变更主管主办单位。《炎黄春秋》杂志原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主管主办,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要求他们转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管主办,杜老不愿意。杜老不愿意,是人老重感情恋老“东家”,还是一会和一院有区别?据知情人说都不是,既然都不是,又有什么抵制的道理,在哪里不是办杂志呢?知情人说他是在“斗争”。笔者又不懂了,要斗争就肯定是因为有矛盾,必须是两方才能斗起来,那另一方就是政府部门了,与政府部门斗争什么呢?《国际歌》里唱“要为真理而斗争”,杜老的真理是什么呢?笔者实在搞不明白,知情者又说你自己上网看。
    网上关于杜老和《炎黄春秋》杂志的东西并不多,但可以看出一会儿是杜老在炒作“阴谋论”,即说变更主管主办单位是整顿杂志社的阴谋;一会儿是杜老要求杂志社人权财权发稿权“三不变”;一会儿又是杜老进行人事调整,用“红二代”制约“红二代”;一会儿是杜老用“老人小组”取代编委会;一会儿又是杂志社内讧,杜老指责杂志社他人对他的“折腾”不理解,等等。梳理起来让人眼晕,眼晕过后才勾勒出一个大概:他的一系列“折腾”都在围绕“人”做文章,他首先要求用人权不变,他任命两个“红二代”替他争取不变更主管主办单位,他制造杂志社内讧迫使有关人员辞职以确保杂志社都是他的人。可见,他是在担心变更后自己说话不算了,担心自己失去权力,担心自己不再是杂志社的“老大”。
    一个92岁的老人为什么如此热衷权力呢?谁都知道,杜老可是干过新闻出版署署长的,是看见过行使过权力的人,难道还会对一个杂志社的小社长如此恋战?再跟知情人探讨,被一语点醒梦中人:权与利是连在一起的,杂志社有他的利益!难怪他要任命自己的女儿担任杂志社副社长兼秘书长!这便是杜老要为之斗争的“真理”。
    如此看来到最后,别的方面杜老都会同意变更,只是他这个人不能变,杂志社还得由他或他女儿说了算。不信走着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