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波:“高薪养廉”的前提

  高薪养廉,不是一个新话题,又似乎总是一个新话题。

  不是新话题,是因为近几年我经常听到“高薪养廉”的倡议。似乎又是新话题,是因为这倡议的声音总是若有若无,有时好像很真切,但要认真听听到底是谁在说,怎么说,又几乎没法在正式出版物上找到相关文献。

  这个话题就处在这种不尴不尬、若明若暗的状态。可以说,高薪养廉的话题,一直萦绕在人们的头脑里,却基本没有正正经经地浮上水面,不像WTO 、明星赚大钱、足球恐韩症之类的话题,大模大样地冲杀在媒体上。

  “高薪养廉”这个话题的重大性,当然不在任何别的话题之下,也算是“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然而,重要的话题未必就会在大众传媒上摆开架势堂堂正正地开讲,并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也是常有的。

  高薪养廉常见于非正式的交流之中,表明不乏人把它当作通向廉政的道路;而未见于正式的讨论,也许有这样一个难解的结起着作用,即“高薪养廉”是要给官员以高薪,这种定向给予高薪的做法,既有一个与“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一贯说法怎么协调的问题,也难免要考虑低薪阶层发出“特权化”的疑问。

  其实在我看来,只要高薪能够养得了廉,便是再大的疑问,再不好协调的理论问题,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官员本来就是特殊的职业,给予特殊的薪酬,还算是“相应的”;行政既有效率又廉洁,然后再拿高薪,也可算“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吧。

  问题在于高薪是否确实能够养得了廉。对此,我是很没有信心的。肯定有人举出例证,哪些国家和地区给官员高薪确实养住了廉,这我当然是相信的。只是好多保证市场公平的“国际惯例”,弄到中国都往往变成了部门得利的手段,难道官员多发钞票,就能够像别人一样变廉洁?

  高薪养廉,言下之意,是目前薪水太低了,不足以让官员廉洁,权且算是一个理由吧。但有相当一部分人即使有职业也没有工资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因为失业而陷入贫困。相比之下,官员至少还保持了正常的收入,这薪水就算不高,也并非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

  还要算一算社会为行政管理支出的总体成本。曾看到报道,有的非洲国家在草房里办国宴,当然很不气派了,但还算是与其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在我们这里,官员队伍庞大和行政中的奢靡之风,已使社会供养政府的负担很大了,再加一个高薪养廉,社会管理的成本是否太高昂呢?值得考虑。

  高薪养廉,建立在官员对岗位的珍惜上,也就是说,一旦他不廉了,马上就要失去这个高薪职位。这需要一种行之有效的淘汰机制,这种机制以社会对官员的充分监督、制度对权力的充分制约为基本框架,否则,及时发现和肃清贪贿现象就做不到,官员的不法行为不能得到及时处理,再高的薪水也是养不了廉的。

  如今的贪官,因为日子过不下去了才贪的,我没有发现。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大多数家庭都要依靠“劳动力充分就业”才能过上据说已经“小康”的生活,官员没有理由超出一般水平太多,事实上现在官员的薪水并不低于一般收入水平,而且稳定得多,这种“稳定感”为何没有让他们廉洁起来呢?倒是养得白白胖胖以后胃口越来越大,成了一个规律。再高的薪水,总高不过月薪十万百万元吧,欲望本没有尽头,没有制度约束,指望高薪可以养出廉洁来,依据有限。

  只有在社会监督和权力制约充分有效,整个社会支付的行政成本不致过高的前提下,才能谈高薪养廉。没有体制上的变革,高薪养廉难免变成“高薪养贪”。

  作者:刘洪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高薪养廉”的前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