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郭先生:谁养肥了春运票贩子?

  当今中国生命力最顽强的一个行业,恐怕就是火车站周围的票贩子们经营的倒票产业。即使我相信我国的警察有把一只逃跑的苍蝇从国外抓回来的能力,我也决不相信他们能把票贩子消灭。什么原因?原因有二:第一,有人为他们提供着充足的财政支持。第二,社会对他们的“服务”有着充足的需求。不用说,具备着这样两个生存条件的产业,必定是不可战胜的产业。

  谁为他们提供了充足的财政支持?说出来可能会丢饭碗,那就是——政府的某些部门。票贩子们生存所需要的最关键条件,就是车票的价格要低于均衡价格,从而车票的需求要大于供给。没有这个差价,票贩子们就没有生存的土壤。他们自己当然没有创造此土壤的能力,但幸运的是,“某些部门”有这个能力,并且后者也愿意帮他们这个忙。于是,他们便获得了目前这种以差价形式提供的“财政拨款”(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拨款)。因此,他们能够得以生存,头一个需要感谢的大恩人就是“有关部门”。

  那么社会为什么会存在对票贩子们的“服务”的需求呢?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只有在商品的市场价格不低于均衡价格的条件下,商品才能流到从商品上受益最大从而对商品的需求强度最高的消费者手中,进而商品给社会所带来的福利才能实现最大化。既然火车票的价格低于其均衡价格,它自然也就失去了这一功能。但好在社会经济机体存在着一种自救机制,于是就产生了一支票贩子“义勇军”。正是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冒着巨大的风险擎住了这一折塌的房梁,才使得车票能够在价格机制失灵的条件下,仍然以较优的方式配置于消费者。当然这一切也并非是没有成本的,那就是:原本应当由无须负费的价格机制来完成的工作,现在则改由一批由政府“拨款”供养的票贩子们的“服务”来完成。

  以上情况都是一些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然而让人们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有关部门”在破坏了车票市场的价格机制后,又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阻止票贩子们的补救行为,从而在养票贩子的成本之上又为社会浪费了一笔养警察的成本。然而,好在这后一笔成本事实上作用有限,因为警察根本不可能是票贩子们的对手,否则社会福利损失将会更大(养票贩子的成本大大低于运输资源配置失优的损失)。因为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试图阻止对交易双方有利而对社会又无害的交易行为更愚蠢、更有害的事。此外,以纯经济学者的眼光看,也没有什么比放开车票市场价格,从而既使运输资源的配置获得优化,又节省了养票贩子和警察的成本,同时还使政府收入增加更便宜的好事。但“有关部门”为什么对这种天大的好事就是不感兴趣呢?我曾努力思索过其中的奥秘,但由于兴趣短暂,并未得出什么成熟的结论,因此不敢在这里妄下断言。但我愿意提供如下两个小案例,以供同好者们与我共同思考:

  案例1 :我曾与一位在火车站工作的伙计聊天,说:“买车票这么困难,你们要是有权提高一点票价就好了,这样既可以增加你们的收入,又可以缓解车票的供求矛盾。”但该伙计的回答却令我意外,曰:“得了吧,还是别涨价好。票价涨了,收入还是国家的,可我们以后还会有谁答理?”——这不禁令我思考一个问题:票贩子难道只存在于车站的外面吗?

  案例2 :有一次,中央电视台记者到东北某大城市参加一次抓捕票贩子的突击行动,事前知道此次突击行动计划的只有记者和公安部门的少数内部人。但到了行动之日,火车站前的票贩子们居然全都在当日停止了营业,结果是一个没抓着。后来,记者在没有通知公安部门的任何人的情况下,微服私游了一回火车站,却发现满地票贩子绊人腿。——这又不禁令我思考一个问题:票贩子难道只存在于铁路部门吗?

  此外,我还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票贩子的问题是应当由经济学家们来研究的问题吗?

摘自:人民日报强国论坛

  作者:西郭先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谁养肥了春运票贩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