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铁鹰:中国反腐败与体制建设

  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严重腐败现象,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所谓腐败,就是国家公职人员用公权谋取私利。现在的社会状况是:一方面,随着企业的转型,许多企业关闭,社会上出现了大批下岗工人,其中大部分工人每月只能领取二百元生活费,他们面对眼下的住房、医疗、子女入学所需要付出的巨额开支愁肠百转,生活难以为继,一家人挣扎在苦难之中,有的一病不起;另一方面,一些官员利用自己掌握的公权为自己谋取私利。他们或巧取或豪夺,疯狂的窃取国家资财,贪污的的数额动辄以百万、千万、亿元计!至今,在腐败分子名录上已经出现了一长串名字:成克杰、胡长清、孟庆平、徐炳松……

  中国社科院的一次针对专家的问卷显示,“腐败”被认为是当今中国首位严重的社会问题(《北京青年报》);由中共浙江省纪委组织的全省党风廉政建设民意调查显示,腐败被列为影响当前社会稳定的首要因素(中新网)。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面对国外技术先进的企业以及产品大举进入中国,还会有更多的国内企业倒闭,会有更多的工人下岗。由于中国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完善,同时,也无力对众多的下岗工人给予足够的生活保障,将使社会的贫困阶层进一步扩大。这一阶层对其他社会层面以正当的途径获取较高的收入尚能接受,但是,他们对于那些贪官污吏充满愤恨!这愤恨的种子埋藏在心底,随时都会因社会上的小事件擦出的一点火星而引爆!

  是什么原因使中国的腐败问题如此严重呢?解决腐败问题的途径是什么?

  发展中国家社会转型期

  西方的政治学者认为,在人均收入达到1000美元前后、面临社会转型期的发展中国家,都会出现一个腐败现象非常严重的时期。他们认为,在一个国家现代化初期,腐败带来的社会财产的损失可达30% ,更严重的危害在于影响社会风气和社会稳定!所谓社会转型,按照德国学者桐尼斯(Tonnies )在《礼俗社会和法理社会》一书的观点,就是社会由依靠宗法维系的礼俗社会向依靠法律管理的法理社会的转型,在这种转型阶段,法国学者涂尔干(或译杜尔凯姆 Emile Durkheim)认为,由于原有的社会价值体系解体,又未形成新的社会普遍认同的行为准则,在这个阶段,人们以自我为中心,社会进入道德沦丧的沉沦状态,腐败现象正是在这个阶段表现得尤为严重。这些学者的分析,反映了发展中国家社会转型期的一般规律,而中国又有其不同的体制上的背景:中国古代的官僚体制的影响和苏联政治体制的影响。

  中国古代的政治体制,是以专制君主和封建官僚为两个基本因素的封建官僚政治。专制君主是主宰、轴心和支配者;封建官僚从属和效忠于君主(李治安杜家骥《中国古代官僚政治》)。在这种体制下,官吏没有民主和法制观念,只知道效忠皇上,不知道民众监督为何物!在中国长期的封建官僚政治体制的影响下,今天一些官员仍然缺乏民主和法制观念,没有眼睛向下的意识,他们只知对上负责,不知道他们的权力要受到纳税人的监督。

  受苏联体制的影响

  从官员的个人角度看,受封建官僚制度的影响,官员有独断专行的一面,从国家的制度建设方面,中国的社會主義制度由于受苏联体制的影响,又没有建立完善的监督体制。

  苏联的前身俄罗斯位处东西方之间,由于受到中国古代专制制度的影响,民主观念淡薄。这种政治文化背景对苏联的政治体制有深刻的影响。成吉思汗征服中国黄河以北是1211年—1222年,征服基辅罗斯是1240年。成吉思汗之子窝阔台统治俄罗斯时,以辽国的汉人耶律楚才为最高顾问,将中国的管理国家的封建专制制度引入俄罗斯。《东方专制主义》一书的作者指出,蒙古在征服俄罗斯之前,已熟悉中国的管理国家的组织和征租的方法。此后的俄罗斯,长期实行沙皇专制制度。

  正是这种政治文化背景,影响了其后的苏联。列宁由于长期生活在西方国家,受到民主体制的影响,在建党初期,他提出了党内民主建设的一系列原则:强化党中央的集体领导;加强党和国家的监督机构;制止个人集权的发展趋势。但是,由于他过早去世,斯大林排除了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李可夫和托姆斯基等党政领导人,成为“唯一的领袖”。此后,斯大林所担任的,仅是秘书性质的机构——党的总书记,成为党内的最高职务和权力的象征。斯大林早期逐步发展的个人集权制在他排除了党内异己后,通过宣扬个人崇拜、階級斗争愈益尖锐等进一步强化,使党内民主名存实亡,俄罗斯专制的政治文化在苏联再次发挥作用:尽管党章规定“党的组织机构的指导原则是民主集中制”、“党的一切领导机关从上到下都由选举产生”,但实际上委任制代替了选举制。

  尤为严重并对各共产党国家产生重大影响的是,在斯大林的专制领导之下,他逐步削弱中央监委的权力,使中央监督机制完全失灵。

  苏联的体制被中国所借鉴,中国的监察委员会同样在同级党委的领导下工作,各级党委的主要领导实际上无人监督。腐败分子、湖北省副省长孟庆平就说过:到了我们这一级,就没有人监督了!(是否孟庆平所说,尚须核实,我未查到)中国传统的缺少法制的政治文化背景加之移植的苏联的监督体制,是中国今日官员的腐败现象愈益严重的主要原因!

  抑制这种腐败现象,不能仅仅靠道德教化,必须通过建立完善的真正发挥监督作用的法律制度来保障:

  第一、逐步扩大公开选拔领导高级公务员的范围和级别,改变仅仅由领导机关任命的体制,使官员了解权力来自于纳税人而不是来自于领导。

  第二、借鉴苏联列宁时期制定的党的监督体制,抬升党的监督机构的地位,党的监委和同级的党委平级,由党的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对党的代表大会负责,并受党的中央监委的领导,使其真正发挥对同级党的领导人的监督作用。

  第三、尽快制定《新闻法》,真正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

  第四、创造条件,争取尽早实行通过普选产生各级行政首长的制度。

  正如毛泽东面临的主要社会任务是国家的独立;鄧小平面临的主要社会任务是国家的发展,今天中国面临的主要社会任务是建立完善的社会监督体制,这是保持中国社会稳定、健康发展的百年、千年大计!

作者为中国南开大学法政学院国际关系学院硕士学位研究生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龚铁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反腐败与体制建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