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地雷,把我炸出了股市

           一位散户告别中国股市的自白

  别了,中国股市,这个曾让我心惊肉跳,彻夜难眠,充满幻想的地方。我别你而去,是因为你充满了欺诈和虚伪,我无意用血汗钱验证那一个个真实的谎言;我别你而去,是因为我面对那么多股托,那么多庄家吹鼓手,无力戳穿他们;我别你而去,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无意继续去玩那火中取栗的豪赌游戏;我别你而去,是因为早就想离开你,而这次痛下决心,是因为踩上了你布下的一枚重榜地雷;我别你而去是因为我知道,我一个小散户根本就斗不过在资金、信息、人才方面拥有绝对优势的庄家机构。

  回想这8 年股海经历,炒股带给我的除了紧张、挂念、悔恨、短暂兴奋、长久失落之外,就是巨大的亏空。

  初入股市,我从顶峰跌落

  笔者在1993年元月份加入中国股市,当时上海股市从上个顶峰的1400多点跌落之后,正向第二个高峰冲击。当时年少无知的我和一位年长我一轮但同样勇气可嘉的朋友,面对牛气冲天的股市,按捺不住拿到崭新的股东登记卡后马上进行交易的冲动。就在华联和上海一百上市的那天,我们完成了入市后的第一笔买入交易。第二天股市好像冲到1536点,那是中国股市未来几年的铁顶。那天,我正站在天津证券公司二马路证券部前,在人头攒动中目睹了上证指数冲上新高。当时对这个点位的意义不太了解,因为当时人们都说要到1700点,但我旁边一位老股民嘀咕,看这架势要崩盘呢。我当时不明白,他是怎么看出要崩盘的。但过后几天,的确出现了崩盘现象。股价凌厉地下跌,一下子跌到925 点,当时别人都说可能还要跌。

  当年,我与那位年长我一轮的朋友,共同组建了一个共同投资基金,吸纳民间资金十多万元。我们是停薪停职炒股票的。在1992年末,天津刚开始发行开信受益和创业基金时,我们在很低的价位买了几万股。但看到上海股市如此火爆,而天津两只基金却波澜不兴时,于是开了上海的账户,把大部分资金都投在上海股市。

  我们住在天津塘沽的石油新村,离市区有50多公里距离。每天一大早出来,很晚才回去。虽正值寒冬,只要开市,风雪无阻。常常是早饭和午饭合在一起吃。

  当时我有一种预感,我们这样风尘尘扑扑、不辞辛劳地往返在天津和塘沽两地,表面上似是在奔赴一场盛宴,可能实质上是参加一个葬礼。后来的事实验证了这一点。

  这样跑了几个月,我的胃一天一天地坏起来,因为每天早晨6 点多起床,空腹骑车到车站,然后坐一小时车到天津,再从和平路穿过慎益大街到南市。我饥肠辘辘、脸色苍白,穿过陌生的人群,义无返顾地好像在赴一个死亡约会。我常忍着胃疼提醒自己,挺住,前面可能就是金银山了。但是在我的胃疼发作得更频繁之时,我没有迎来金银山,我却迎来了股市的狂跌。股市正从高峰向930 多点滑落。而此时天津的基金市场却火起来了,我们原先购买的基金涨了接近一倍。朋友从长春回来后,我提出不干了,把所有的股票和基金都抛出去,把钱还给大家。他不同意,他说你走就走吧。就这样,我带着几分愧疚和失落回故乡养胃病。

  那是我第一个阶段的炒股感受,基本上被悔恨包围着。

  我买了深沪股市唯一没赚过钱的原始股

  1993年8 月份我的胃病有所好转之后,告别了故乡来到北京正式开始我喜爱的写作生涯。中间抽空回了趟天津,在沪指880 点时购买了刚上市不久的青岛啤酒,价位是10.97 元。因为当时青啤的发行价加上发行成本是12元多。我以为在此价位买入不会吃亏的。

  当年还没有建起电话委托,我在北京工作,户头开在天津,所以只能做中线投资。只可惜,青啤没有上涨反而一路下跌。在1994年元月4 日,我又在8 元钱价位购入青啤600 股。但之后,青啤依然一路下滑。到4 月份时,我急于把资金账户挪到北京来,就在5.6 元时把青啤全割肉了。那一笔亏了4800元。当时我的工资刚从每月300 元涨到每月560 元。我的资金是家里准备为我结婚用的,谈好了给我一万元。另外有5000元,是女朋友家的。

  4800元是小数目,但对我却是个大数目。而现在想来,青岛啤酒是中国股市唯一只没有让股民赚到钱的原始股。而被我买中了。他的发行价是6.38元,但由于全国人民炒申购表的热潮,它的申购成本居然和股价差不多,发行价格达12.97元。它的流通盘子是1 亿,属于大盘股,股性很呆。这只原始股没让全国股民赚不到钱也有它的道理。但对我来讲,却是并非必然。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333 点铁底,从我手中滑过

  在北京开户后,我在离天安門35公里的京东小镇分了房子,还是没开通电话委托,所以炒股也是到城里采访时,顺便进行。所以一年中次数也不多。我于1994年6 月2 日,购入1000股成量股份,价位是3.35元,1000股四川峨铁(现在叫川投控股),当时的上证指数是540 点。之后股指下跌进入加速期,这近两个月的时间,对我来讲真是炼狱般的考验。看着这两只股票又要赔去我数千元,心情低落到低点,当时股市传言,股指要到200 多点。但我挺住没有割肉。到7 月29日,上证指数跌到333 点。之后,股指就强劲反弹,大盘连续上涨,只可惜我的三线股却步履缓慢,虽然解套了,但利润太少。持续两周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在8月5 日把成量和峨铁都抛出去了。当时点位是683 点。但是抛完第二天,三线股大幅飙升,一周后我的那两只股票涨了近一倍。那种踏空的滋味比套劳难受多了。

  我一直空仓,但在这轮行情快结束时,我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渴,在9 月29日这轮行情见顶时,鬼使神差又杀进股市买了900 股成都工益,价位是4.48元。到10月中旬,该股已跌至2.9 元,我一怒之下,割肉离场。当时我刚刚结婚,什么家具电器全没有,就在愤怒之余从股市取出了大部分资金,购买了音响和彩电。

  中国股市的最悲惨年份是1994年,那一年我亏损4800元。中国股市的铁底我赶上了,但从我手中滑走了。我像一个等了一年的渔民,在看到成群的鱼儿从面前结伴而行时,却没有张网捕捞,那份愁怅,只有酒醉才能消解。

  搣5.18攠井喷,让我痛失好局

  1995年5 月17日,我到股市,想买点成都工益,当时价位是2 元零几分,在打入价位时,心里想自己的血汗钱实在来之不易,于是填单子时少挂了3 分钱。没有成交。

  晚上,广播里传来了国债期货暂停的消息。我预感到大盘可能要暴涨,第二天到股市,看到成都工益已涨上去了,不大敢买。第四天也就是5 月23日以2.50元价位买了6000股,可惜井喷行情结束了。后来我在696 点时把成都工益抛出了。没有赔钱。

  搣5 .18攠井喷是中国股市著名的历史事件,我有幸赶上了,而且居然在5月17日还填了买单,只可惜一念之差,痛失好局。

  我好像和股市在做着一场游戏,我像一个瞎子一样,被股市的庄家们戏弄得迷失了方向。其实,众多小股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庄家震仓,卖过之后就爆涨

  这些年炒股,吃过几次庄家洗盘震仓的亏。那一次是1995年,我在2.8 元买入5000股金杯,持了几天,但不见动静,于是在上午抛掉,没成想下午该股急速上升,连续几天上升,涨幅达20% 以上。

  1997年,股市行情不错,我打入3000股亚盛,当时我安了钱龙卡、电话委托也开通了,资金充实到4 万元。我们不实行坐班制,在家时就坐在电脑旁,看股市行情。亚盛一周来也不怎么大动,大盘却很火爆,在周五上午,我要去天津塘沽,就把它抛了。下午到塘沽一看亚盛却涨到涨停板,下周又连着两个涨停板。有若干次,我都是在底部买到了股票,比如天目药业、泰和基金,都是卖过之后,就疯涨。只赚到小钱。

  但后来,我听一位在证券部工作的朋友说,在大户那里可以从卖1 、买1 看到卖10、买10,一般散户只能看到卖3 和买3 。对于庄家而言,他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筹码之外的分布情况。所以一般而言,往往是大部分浮筹被震出之后,庄家才拉升。

  你在的时候却不拉升。

  中期投资、见好就收,让我渐入佳境

  经过数年的股市洗礼,我逐渐形成了一套思路,即有大盘低位横盘期间买滞长股,捂上几个月抛出,然后见好就收,任它股市如何涨,也不在追高。在这种思路下,我在1996年、1997年实现了赢利。尤其还中了个新股。所买1000股天津内部股:玻壳,也在见好就收的指导下抛了。两年下来也有几万元的收益。

  但是这种思路对于我这样的性格好像并不实用。

  搣人民日报社论攠,前一天我购进了股票

  人民日报为中国股市发社论,是可以在中国证券史上书写一笔的历史事件。那年是1996年,我按照中期投资、见好就收的原则,一年当中用6000元钱赚了5000元钱。后来股市狂升,我一直不为所动,因为1994年那场噩梦一直挥之不去。我有个炒期货的大学同学。偶尔通电话,告诉我有庄家做大飞乐。他是随便说的,我却听者有意。因为当年在国债期货还没热时,他曾对我说,你要原意做期货,可以凑4 万元钱,我为你开个户。我找几位同事想一人出一万元博一把。但由于其中一位家里出了变故,这钱就没凑齐,国债期货就没做成。不久,国债期货就热起来了,一直到出了搣3.27攠国债期货事件。我的同学后来打电话说,当时你要是做的话,现在可发了。

  我当时想到,当初没有听同学的,结果没赚到大钱,这回要听一次他的,反正庄股也不会太依附于大盘。于是我就在人民日报发社论的前一天买了大飞乐。结果第二天就迎来了人民日报的社论,一连三天跌停板。几天后我割肉出局,1996年白干了。

  大幅亏钱,是从装上钱龙卡、听专家讲课开始

  在自己资金卡上人民币金额达到数万元之后,我安装上钱龙卡,周末也到城里听听专家报告会。记得有一次听许工讲三条均钱粘连向上,股票放量上攻时,就是买入时机。于是试了一把环宇股份,结果一下子赔了一万多元。

  交易便捷,信息渠道通畅后,我做得也多了,但赔钱也不少。后来听我那位在证券部做中大户管理的朋友说,做股评的大部分都是庄托,有的是为大户服务的,没有为散户服务的。他说那位赵某,一般是上午告诉大户们做什么,下午告诉中户们做什么,晚上通过媒介告诉全国人民做什么。第二天该股要涨一涨,第三天就一路下滑。跟着他做的大户和中户都是短线,所以都赚钱,散户们可就惨了。现在他虽然在散户里名声极差,但电视台却要请他。为什么,这里面有事儿。

  我的朋友还说,什么杨百万、唐能通、花荣,那些专家和股市神话制造者们,当年的确是从散户变成了大户,制造过一段神话,但现在,大多是无法适应新市场才收山了。改作专家、改为讲课赚钱。所以他们的东西都代表过去。对今天的市场只能作为参考。

  踩雷式炒股法,让我踩上中国股市最大地雷

  我一直对中国股市抱有很大的戒心,因为眼瞅着像成都工益在效益越来越差的情况下,股价却从2 元多升到10元多,四川峨铁在改名之后,居然从3 元多升到20多元,那个广华化纤虽然亏损,但后来一重组,更名后效益大增,股价更是翻着跟着向上冲。老实讲,中国股市的股票质量是越来越差,但股价却越来越高。所以,我一直不敢买高价股,买那些三线股,总觉得踏实些。但在2000年搣五.一攠劳动节,到华东旅游,顺便到上海看一位老朋友。他向传输了一套短线炒股法,名为搣九阴真经攠。即选择那些缩量的、连续下跌、K 线的下影线不要过长、跌幅将达到15% 的股票,在跌15% 的价位挂低单买入。如果能买到的话,第二天就要抛出,最晚第三天也要抛出。

  我观察了很多股票的K 线图,发现这种办法真是很灵。一股股票在连续缩量下跌到13% 左右时,探底到15% 时,都要反弹一下。朋友的实战经验也不错。他的资金从6 万元滚到了13万元。

  我从2000年5 月份开始用这着,当时我的资金达到8 万元,办公室里可以上网,下载了证券之星,开通了即时行情。我想,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了,我也要制造一个股市神话,或者说股市佳话。但开始用这着不太顺,因为这着要求出后要快,不能贪,也不能怕。我赔了一万多元后。开始找着点感觉,他这着是挺邪的,大多数股票都在预设价位反弹,幅度一般有3%以上。有的股票甚至从跌停板当天打到涨停板。但这种方法有个致命弱点,就是很可能遇到股市地雷。一些问题股、出货股不能避免。

  我因为一直小心翼翼地干,小钱赚了一些,但中国股市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地雷–中科创业,却被我踩上了。我在第一个跌停板价位买入,随后该股又连着9个跌停,我每天集合竞价挂卖单,等在跌停板打开时卖出理,它又来了个涨停。我抛出后,并不后悔,因为我决定退出中国股市。

  中科创业股票的内幕被披露出来,这是一起典型的虚假重组、恶意炒作的案例。

  亿安科技也在被调查之列。之前我还听说过琼民源、南通机床的事。中国A股市场已到了很难扭转的地步。看看我们那些海外上市的股票价格,无论N 股还是H 股,价位才是正常的回归。

  我们面值一元钱、每股税后几分钱利润的股票,股价居然可以炒到几十元。面对中国股市这样疯狂的投机行为,这么多年来居然只有一位吴敬琏先生站出来说话,为什么,因为股市养了一大批人,大家都是既得利益者。

  目前中国股市的黑暗根子在于,一方面是大量属于公家的资金可以炒股,甚至可以到银行贷款。这种情况,使得那些操盘手们在作庄失败后,只是下课而矣。另一方面,我们的上市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公司经营不善,可以通过资产置换把即将烂掉的资产置换出去。这些别人看不懂的不理性行为在中国证券市场大量上演着。这一切使中国股市的性质完全蜕变了,基本上就剩下两种,一是上市圈钱,二是给好赌者们提供了一个豪赌的场所。

  正因为看到这一点,我决定退出股市。

  作者电子邮件: ljs868@0451.com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地雷,把我炸出了股市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