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让:需警醒的中国文化危机

  西洋歌剧” 阿伊达” 在上海刚刚刮过市场与金钱的魔术旋风,现在上海文化市场又产生了一幕空前的历史奇观。”100万美金保险、40万美金出场费、3000元一票难求┄┄种种迹象表明多明戈上海之行是中国承办最高级别的音乐会,同时也是最精彩的音乐会。”1月4 日,新华网以这样的凝练文字报道普拉西多。多明戈1 月5 日在上海举行演唱会的准备情况。另据以往的报道,两年前歌唱家卡雷拉斯在上海演唱的最高票价已经为1500元人民币。帕瓦罗蒂在北京演出《图兰朵》,票价也是如此水平。风行多年直到最近才有所收敛的美国大片,票房也十分令人震惊,仅一部TITANIC ,曾经在北京每票价格达到120 元人民币。

  如同我们至今还在为中国可不可能与该不该搞世界尖端高新科技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时,以Intel 的CPU 、Microsoft 的Windows 操作系统为代表的国外高新技术已经并继续席卷着中国新兴技术市场的巨额利润;现在,当我们国内还在对什么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文艺、怎样建设与繁荣社會主義文艺而争论不休时,西方文化以同样成熟的市场运作方式,一遍遍卷走中国社会文化市场所能产生的巨额利润。

  国外信息高科技产品在国内普及风行,造成中国信息及科技产业表面空前繁荣而实际危机四伏假象:由人民币堆砌起来的计算机装备与国际互联网络,不仅其实际用途被严重夸张扭曲,而且也毫无安全性可言,在理论上,中国打造的互联网随时可以成为互联网发明国的间谍网。如今,西方文化在国内的极端流行与时髦,同样造成了国内文化市场空前繁荣而实际危机重重的假象:在国内,西方文化一方面不仅深刻甚至过度与无节制地改变着中国人的思想观念,而且,在全球化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的中国文化,其在世界文化市场上的竞争势力与地位实际上也是极度萎缩,就说中国政府近年将中国文化推向世界,不仅无钱可赚(或不为赚钱),还要自己搭进去大把人民币。中国文化在此情形之下,到底将走向何处?

  尽管我们在科学技术上由于种种原因落后于西方人了,已经被西方在科技贸易上占尽了便宜,并可以说在至今为止的国际科技贸易竞争中,中国人的科技与智力大盘已经是输掉了;然而我们社会的经济还是与西方社会一道共同走向了市场经济,并经过十几载艰苦卓绝的努力,不久就可以将加入WTO.而在文化上呢?我们中国人从来不认为中华文明、中国文化会落后于别人,可是,在世界通行的市场中,中国人民欣赏西方文化,中国人民要付出高昂代价;西方社会欣赏中国文化,中国人民还是要付出高昂代价,这又是什么道理与逻辑?难道我们还要做鸵鸟,不愿面对中国文化在世界市场经济中已经出现的难以成长与繁荣的新危机?不愿面对如果我们不立即采取对应措施,中国文化同样不可避免的要输掉在未来世界文化市场中竞争力的悲剧命运?

  中国文化输出与西方文化引进目前在中国出现的与高科技术领域一般的巨大经济逆差,伴随多明戈在上海的高歌,伴随国外文化在国内输入已经达到又一次高潮,已经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它已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与警告我们:中国文化事业是否应该进行市场经营?到底可以用如何方式进行市场经营?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符合国际市场竞争要求的体制与机制?我国如何才能尽快消除西方文化强劲输入我国并在经济与社会意识上的造成的双重逆差?我们该因循守旧、固步自封还是要解放思想、大力改革?这一系列的课题,现在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不能不作出较清楚较响亮的回答!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石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需警醒的中国文化危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