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华:有关修房子的故事

  今天(2 月19日),我到《人民日报》去找” 五种精神”.自打前几天在电视新闻中听说又出来了” 五种精神” (说” 又出来” ,是因为前面曾有” 叁個代表” ,” 四个如何认识” ,等几个” 这个” ,几个” 那个” ),就每天都上人民网去找,终于今天看到第” 五论” (总题目是” n论大力宣传和弘扬为实现社會主義现代化而不懈奋斗的精神),感觉是出齐了(我可也不担保今后还会有六论、七论、八论、九论,直到十论能出来。不过看过这” 五论” 就打定了主意,” 五论” 之后再有” 一百论” ,也不去看了),就把从” 一论” 到” 五论” 都下载下来。不瞒您说,我是有实用目的的,就是为《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第3期搜集文章。

  这” 五论” ,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还当作别论,但它们是真正的” 主旋律” 却无可置疑。自2 月7 日到今天的从” 一论” 到” 五论” ,我自己先学习了一遍。感到虽算不上字字珠玑,句句真言,至少可说,其中没有一句话是错的,或者说每句话都是好话。只是,……,怎么说呢?我在为它写导读的时候(我为了让众网友养成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兴趣,是为每篇登在《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上的文章写导读的),就想,怎么刊登出这个” 五论” ,又不让诸位网友误解了我的用意呢?我眉头还未皱,计已上心来。我杜撰了个” 有关修房子的故事” 作为导读。写完之后,觉得挺自鸣得意孤芳自赏的,就想,那个《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一个月更新一次,每天的点击量最多也就是几十次,不如把这个故事再改改,投到《中国报道》上去讨好数以几万计的网友们吧。下面就是我编的故事。

  ~~~~~~~

  从前有一家人家儿,他们家的房子历时太久,不但设计陈旧住起来已使人感觉不太方便,而且物质老化,加上成群的大白蚁蛀啊蛀的,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这家一家人,都呼吁得赶紧大修这房子了,不然,房子塌了,砸死人或砸伤人,砸坏一些新家具,特别是挺新潮的家电(包括电脑,大屏幕彩电,等等),损失就大了。

  这家家长啊,也知道这破房子是该修了,可是对怎么修,没有主意。但是一来,在他这把年纪的人,是喜欢怀旧的,他常常想起这旧房子新时的模样和当时的” 酷景” ,那房子中有他的心血,有他的精神,有他的才华,有他的青春,有他的追求,有他的奋斗...有他的生命,感情上实在是不愿意给它翻新;二来,他还是个太爱面子的老头子,不想露了没有能力领导翻新这旧房子的馅儿。于是他想让家里人别老吵吵着修房子这事了。他怎么办呢?他虽老迈了,但还未患上痴呆症。没费多少精气神儿,他便从过去建这房子,维护这房子的艰难实践中提炼出五种精神。他想这五种精神,――一言以蔽之就是” 为实现社會主義现代化而不懈奋斗的精神” ,是没有人能反对的,一定可以压住阵脚。于是他对一家人宣布(绝口不提修房子之事):

  我们伟大的事业需要崇高的精神〔一论〕;我们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二论〕;要紧跟时代勇于创新〔三论〕;要知难而进一往无前〔四论〕;要艰苦奋斗务求实效〔五论〕。老头子问一家人:你们谁能说我们可以没有这些精神?

  大儿子历来是孝顺的,最善解爹意,说:爹说的是,这些精神都丢不得。

  大儿子的话得到了老母亲和媳妇,以及兄弟媳妇们的支持。比起相信老头子,他们向来是更相信大哥的,因为,他是有学问懂外语懂全球化,还懂心理学社会学宗教学经济学,又一贯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拥护” 叁個代表” ,从不会出政治立场问题的。他们七嘴八舌地大声应和:说得是,可不是么,没有这五种精神,咱们哪里活得到现在?咱这房子也早塌了。

  二儿子思想比较独立、新潮,说:爹您说的这些都不错的,只是没谈到咋修咱这房子。咱再有多少这些精神,我知道您老的精神还没有说完哪!像”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啦,像” 大公无私,不远万里” 了,像”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了,像” 粉骨碎身混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了,像”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啦,像”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啦,...,可您老讲的精神再多,咱房子再不修它可就要塌啦。他还小声嘟嘟:您这一套,我听着都是虚伪,就会讨好儿那些住咱家的大白蚁和蟑螂。那声音很小,要是他在美国,他可就大声地嚷出来了,甚至骂出来了。只可惜,他现在也还住在自己家的这座破房子里,还不能不听老爹的支派(架不住老爹手里有权啊)。

  二儿子这话也有不少支持者。几个孙子辈儿的,早就盼着住现代化的新房子了,听这话后,都说,” 啥精神也不要,啥精神也不用,啥精神都是空话,咱们快赶紧把咱家这房子重盖成四室两厅双卫双阳台并三层带车库带花园别墅式的。” 接着就唱起”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 的杀虫剂广告歌来了。老爹最不待见的就是这二儿子,说出话来老是酸不溜秋的。老头子不习惯使用这种酸菜式语言风格,因此嘴上不接茬,心里暗想,等老子实打实地收拾你。

  还是三儿子最敏锐又善综合,他说:爹呀,您要是把这些精神都引导到怎么解决咱这房子快塌的问题上,就对了。比如,咱要修房子,这事业虽属阶段性的,可也算是够伟大了,就得考虑得长远点,不能只顾眼前,也不能只想咱自己便宜图省事,咱一定得有一种博大、崇高的精神〔一论〕;修房子的过程中,咱得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二论〕,不能照着过去的房子的图样重新翻盖一遍,得根据咱们现在的主要问题和现有条件,设计更好的房子;在设计和修建过程中呢,咱还得紧跟时代,勇于创新〔三论〕,咱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决不能造延安窑洞那样的房子,我琢磨着,北京的老四和院也不行,甚至老苏、老美、老欧家的也只有参考价值,咱一定要修造出在新千年仍然挺新派还适合咱这样人家住的房子来;当然了,这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困难会很多的,所以咱在设计和修建房子的过程中,一定要知难而进、一往无前〔四论〕、艰苦奋斗、务求实效〔五论〕。

  老爹呀,对这小儿子是最矛盾的了。说爱他吧?他老是不分人前人后地显得比老爹还能(大儿子就不这样,大儿子背着人给他出主意,让他在人前显得聪明,然后大儿子再在人前给他捧场),让人受不了,有时下不来台,真是恨不能没生下这个逆子才好;说厌他吧,他又总感觉着这个儿子是真正有德有才的。心里知道这小子说得不错,也知道真要翻新这房子,恐怕最后全家人都会团结在这个小儿子周围,小儿子很可能会形成家庭中新的” 领导核心”.他心里想,这可不行,要是公开夸赞他的主意好,他要是趁势篡权当了” 老子” ,那可怎么行?那老爹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只要我活着,就不能让这小子” 篡权” 当家长。房子塌了,要死大家一起死,只是到死我也得还是” 老爹”.于是,他对一家人说,修房子的事儿上大家意见不统一,所有关于修房子的提案都有争议,因而都不具备可行性。要是再讨论下去,会变成争吵,甚至会同室操戈起来,那势必有碍咱家的团结稳定。还是先学习贯彻五种精神,维持稳定大局。这件事就先这么定了!

  孝顺的大儿子看出老爹的想法了,决定为了维护老爹的威信而维护老爹提出的五种精神,并进而达到维护老爹说的团结稳定的大局的说词(他也有一个可以理解的小私心,老爹因为大儿子孝顺,时时维护他、帮衬他,已经利用手中一家之长的权力给过大儿子许多的好处,而且为了让二儿子和小儿子学大哥的样子,是光明正大地给老大好处。老大想,说不定爹还会在死前把家长的权位传给他哪,也不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他也看出小弟的实力,可他不愿意小弟掌实权,至少小弟不但不用他维护,还经常批评他心甘情愿为老爹当棍子,当喇叭,阻挡历史进步,...因此也绝不会给他好处的)。当然他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想,维护老爹关于稳定是最大的大局的论断,无论从家的角度还是从他个人的角度看都无论如何是不错的,因为五种精神无论如何是不错的。自主的二儿子心想,只有与这糊涂老子的传统僵化观念分道扬镳、另搞一套,才是真正对这个家负责任,空喊五种精神,耽误了修房子的时机,真是会误事害人的。小儿子其实心地是最善良也最忠诚的,他知道自己是真爱老爹,也爱老爹所爱的这个家,他既不肯像大哥那样没有原则地附合老爹的虚荣心,也不肯像二哥那样不顾一切后果地另起炉灶。他心里是最苦的了。

  我想说,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这五论” 大力宣传和弘扬为实现社會主義现代化而不懈奋斗的精神” 的文章,是老大写出来的;那些站在民運的立场上主张政治民主化,坚决要求马上兑现” 自民平” 的文章是老二这样的人写的;像王小宁们写的那些既要民主又反对私有化的文章,是出自老三的手笔了。您只要把” 修房子” 换成是” 政治体制改革” 这件事,便可一目了然。

  其实三个儿子也许都是好儿子,人品不一,见识不同而已。老爹呢,按照历史和自然发展的规律,正被时间所淘汰,而渐渐地失去其存在的合理性者也。

  ~~~~~~~

  「多余的话:此故事如有得罪,还请大哥、二哥、三哥见谅。犁铧因一个坚持×××不是邪教,早被老爹乱棒一阵,不容分辩地要打出那座破房子,已不知对老人家他说什么好了。大哥在此事中当然是站在老爹一边,只知指责犁铧痴迷,不敢告诉老爹压制过分、弄巧成拙(他向来就是这幅没骨头样子);二哥给些”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 之类的鼓励,想让犁铧和他们一起投身自民平运动;三哥则要犁铧先不提对佛法的信仰,参加进他的浩大的新房修建工程。犁铧只愿尽耕地农具之职,为了历史的进步,人民的幸福,辟荒成田,自得其乐;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劳作于精神荒芜之野,生活在对中华民族成为一个理性,诚实,自信和有良知的民族的期待之中;修身修心于人与人的各种矛盾之间,以达于” 无私无我,ZSR 之大慈大悲” 之境。想必这样我行我素之时,是兼利了大哥的稳定大局,二哥的自民平运动,三哥的新房修建工程的。」

  (另注:《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第三期将在三月上旬推出,届时欢迎各位网友前去访问,现在的内容是大约十天前更新过的第二期。网址:http://www.tongtu.net/56/marx

  犁铧的另一个网址http://cmarxism.tongtu.net因故已被关闭,以后您就不必再去那儿了。要是您一定去,只能看到一个胖老头在那儿不停地挖土。那不是犁铧,倒更像是本篇故事中不肯讨论修房子之事的老爹,又傻又拗又虚荣。)

  作者:刘利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有关修房子的故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