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不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作一个中国人真的不轻松,因为中国人总活在过去的辉煌和现在的耻辱里。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我们就一直说三代是多么多么好,现在是多么多么糟,一开口就是礼崩乐坏,道德沦丧,一闭口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后来呢,就是先帝时怎么怎么样,或者汉唐时怎么怎么样。要不就是古代的君子如何如何,古代的烈女如何如何,甚至古代的强盗都很讲义气,古代的妓女都很有才华,等等。总之,今昔对比,今不如昔。从宋代以来,中国人就完全浸泡在耻辱里:一次又一次的异族入侵,征服,蹂躏,一回一回地当亡国奴。不是被强迫留辫子,就是被强迫剪辫子,不是被强迫缠足,就是被强迫放足。一部近代史读下来,简直就没法让人活:今天割地,明天赔款,后天烧园子,让你本来天真烂漫的心灵,从此装上了沉甸甸的东西。

  党让我们忆苦思甜,把近现代史这一块,给我们讲得特别详细。我们可以忘掉蒙古人像割草一样割中原人民的头颅,我们可以忘掉满人制造骇人听闻的扬州屠城,因为他们离我们太遥远,而且他们已经属于“中国人”。但我们不能忘记英国人的鸦片,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殺,美国人强奸中国学生,因为他们离现在还不算远,而且他们还不属于“中国人”。事实上,这种教育取得了预想的效果,一旦日本人在钓鱼岛上有所动作,一旦日本右翼势力发表反动言论,我们有许多人就恨不得操日本人的亲爹。如果有人在网上发现“成为侵日战犯是我最大的光荣”的狂热分子,我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我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人,而且他们是希望“强奸日本所有的女子”。而美国就更令我们敏感,哪怕是在贸易领域的争端,都可以让中国许多老百姓立刻暴起“打倒美帝国主义”的青筋。

  但是,历史的荒谬就在于:当你在为这深刻的民族仇恨热血沸腾时,那些教导你的领袖们却从容不迫。你要上街游行,他们会弹压你;你要冲击大使馆,元首们却在碰杯。他们要你当炮灰时,可以说“寸土必争”;他们想歇一阵子的时候,就说“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所以,还是伟大的丘吉尔说得对:“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些满装着反日仇美的花岗岩脑袋,你们只有永恒的仇恨,而不懂得仇恨是一种“利益”的派生品。

  你干吗要恼怒人家没有好好的反省历史呢?就算历史与我们所描述的更接近些,我们也不能说,我们对自己的历史就有了很好的反省。人家的历史教科书说假话,我们的教科书就说真话了么——扪心自问,我就没有了苛责别人的勇气了。比如,把侵略者成吉思汗说成是民族英雄,把铁蹄踏到多瑙河的征伐说成是大中国辉煌,我感到汗颜,因为我们又经常夸耀自己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想来,如果日本真的征服了中国,我们伟大的中华文化肯定会同化大和文化,那日本人也就成了中国人了,大东亚共荣圈就是我们中华民族创造的了。这算不算一种正确的历史观呢?杀人犯张献忠几乎屠殺了所有的四川人,但他被供奉到了农民起义英雄的殿堂,这种历史又科学吗?讲太平天国、义和团,只讲起革命、反帝反封的一面,对其愚昧、野蛮、残酷的行径几乎只字不提,一直到我很晚才从其他途径获得相对全面的认识,你能说我们的教科书客观吗?对文革我们有深刻的反省吗?对毛主席的错误允许深入钻研吗?对一场轰轰烈烈的共产主义运动里所经历的一切罪恶,都敢于揭露吗?这一切,都与日本人一样扭扭捏捏“我们给亚洲人民添麻烦了”。

  对于历史,有些时候,我倒赞成小平同志的实用主义态度:“不要纠缠过去,要向前看。”小平对历史问题若干决议的指导思想是:宜粗不宜细。对于文革,对毛泽东,也都是几句话就打发掉了。现在有批很认真的同志,要让大家不忘历史,提倡建什么“文革博物馆”。常常抬出列宁的那句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一些人还揪住别人的辫子不放,要这个忏悔,那个忏悔。“你为什么不忏悔呢?”“中华民族是一个没有罪恶感的民族”,很吓唬人。但是,我要反问:“我为什么要忏悔?忏悔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有罪恶感?罪恶感是好玩的么?”一个人如果做过坏事,通过忏悔,他能获得安心,便于重新开始他的生活,那他就去忏悔好了。但如果一个人不用忏悔,也能心安理得,只要他不再做坏事,为什么一定要他去忏悔呢?可见,忏悔不过是一道程序,心理调节能力不好的人,可能必须要经过这道程序,心理调节能力好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这种程序。因此,佛教里就有“罪性本空、无罪可忏”的道理。目的无非也是让人放下过去的包袱,获得快乐的生活。我想,这和小平同志“不要纠缠过去,要向前看”是一个道理。

  因此,对于日本人,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纠缠。首先,如果我们去纠缠,痛苦的是我们自己。我们会愤怒,我们会眼珠子暴起,我们会得高血压,我们会有失眠症,我们会神经过敏。甚至,我们可能不想活了,巴不得到战场上去送死,害得我们年迈的妈妈,娇嫩的妻子多一份担心。其次,让他们也很痛苦。他们的先辈杀了人,他们的爷爷是魔鬼,他们的信仰坍塌了,他们的心里在流血,他们无地自容,他们觉得自己是罪人。这样就好吗,这样我们就报仇了吗,这样我们就快意了吗?如果是这样,那说明我们还需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本身就是一种阴暗的心理。

  我主张对历史的客观求实精神,我也主张一部分有责任感的人深究历史,保存历史,探究真相。但是,历史毕竟应该是少数人探究的东西。对于多数人来说,不是要知道历史,而是要忘记历史。因为历史毕竟不能给我们带来快乐,历史上的辉煌会让我们今天惋惜,历史上的耻辱还会把这种耻辱传染到我们的血液里。因此,历史是一种沉重的东西。而生活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活得更沉重,相反,应该是活得更轻松、自在、开心。因此,沉迷过去,留恋过去,纠缠过去,都违背了生活的逻辑,背叛了生活的目的。所以,我把列宁的话反过来说:“不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有网友可能会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惟有吸取历史的教训,我们才能如何如何。这是典型的官方版本。就日本问题而言,我们不与他们纠缠过去,但我们要提高警惕,提防军国主义复活。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而不是一个历史问题。没有理由让我们相信,如果日本明白了侵华战争真相,日本人忏悔了,中日之间就不会再发生战争了。历史上的事件都是当时利益关系相互作用的结果,与人们的认识水平没有必然联系。以为人们可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以为历史可以告诉未来,是一种幼稚的历史观。事实上,历史唯一告诉我们的东西是历史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

  但是,历史却以其荒谬和狡黠来提醒我们,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我们自以为达到目的的事情,却往往背离了我们的预期。比如,英国是老牌的帝国主义,它到处建立殖民地,绝不是搞慈善活动,给落后的地区送上福音。相反,它是想到处掠夺。但是,它却客观上给野蛮的地区带来了现代文明,让野蛮的民族也懂得了什么叫人权,最后拿人权轰击他们,赢得了独立。英国人割占了香港,对中国人来说,是一大屈辱,但他把香港还给我们时,却还给了我们一个自由繁荣的香港,这是中国人自己搞不出来的。同样的道理,我们抗美援朝,牺牲了无数的英雄子弟,以为解救朝鲜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历史却嘲弄了我们:我们把三八线以北的人民送进了独裁、贫穷和妻离子散的境地。美国阻止我们解放台湾,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客观上看,却让台湾有了走向今天的富裕和民主的机会。假如台湾在我们手里,可以说,建国后的历次灾难他们也无一能幸免,台湾将会同海南岛一样贫穷和落后。当人民解放军横扫华南的时候,有人向周恩来建议,不要进军香港,因为那时我们已面临全面的封锁,香港可以作为我们唯一的国际通道。主席和恩来接受了这个建议。正是这个当时与“宜将剩勇追穷寇”相左的建议,不但保证了香港的繁荣稳定,也为改革开放后沿海的发展埋下了伏笔。如果说今天我们建设的成绩中港资与台资功不可没,那么,当初我们在香港问题上的迟疑,当初美国横亘台湾海峡的第七舰队,同样有其历史功勋。

  所以,当一些人在台湾统一问题上一副热血沸腾、血战到底的样子,我们就不得不深入思考了:我们为什么要统一?统一是不是目的?如果统一是历史的目的,那么,这个世界还需要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兼并战争,直到变成“一张饼”。当然,历史的目的也不是分裂,如果是那样,世界还需要无数次大大小小的独立战争,直到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国王。我以为,统一和分裂都不是历史的目的,历史的目的在于“民生”,就是老百姓的生活过得好。统一还是分裂,取决于到底什么方式对老百姓更有利。这就有点像经济学里的企业边界的问题,如果“内部交易”更节约成本,就会选择“企业组织”的模式,如果“外部交易”更节约成本,就会选择“市场交易”。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企业内部管理成本太高,内耗太严重,还不如分立成几个独立的公司。如果两个公司外部交易和外部协调的成本太高,就不妨选择兼并。国家走向分裂还是统一,本质上也受这种“交易费用”法则的支配。只不过,政治交易是一种更复杂的交易,它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计算和衡量“交易费用”是很困难的。困难在于,到底把哪方面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

  对于台湾问题,困难就在于,到底是优先考虑台湾人民的利益还是大陆人民的利益?按照“大一统”的思想,当然我们首先考虑的是“绝大多数”的利益。我们有理由认为台湾的土地、山林、湖泊、矿产都是“我们”的,我们为了得到它,把台湾人杀个片甲不留也在所不惜。按照“民族自决”的理念,一般说来,首先考虑的就是当地人民的利益。这样,一个大国,或者强势团体,就没有以多数人的名义压制少数的道理。而后者是世界的潮流,国际法的公理,我们虽然可以批判它为资产階級的货色,但既然生存在这个以资本主义占多数的世界,就不能一概拒绝。当然,所谓当地人的利益也不是绝对的。假如,某个人口仅几百万的民族想把新疆这四分之一的领土分离出去,那它这种“利益”就严重地损害了“大多数”的利益,自然于理于情说不过去,也很难得逞。但台湾两千多万人口,拿走一个仅占国土面积百分之一的小岛,且岛上并没有大陆必须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源;因此,仅从“自然资源”这个角度来考察,台湾的独立并不会严重的损害大陆利益。显然,大陆不允许台湾独立,是认为台湾的独立将极大的损害其他方面的利益。这是什么利益呢,我认为,一是“精神利益”,一是战略利益。

  所谓“精神利益”,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台湾的独立,与这种观念相冲突。而这种观念本身是否正确,却在所不问。简单的说,就是“大一统”观念。用官方的版本,就是“中华民族历来都是追求统一、反对分分裂的”。详细说来,有这样几种论调。一是“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一是“台湾与大陆有同样的文化和语言”。一是“自尊心问题”,追求统一是任何大国的野心,不战而屈人之兵更让人“有面子”。其实,用上述任何一种观点作为统一的依据,都站不住脚。所谓“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是自哪个古,是盘古开天辟地吗?再则,作为现代国际法主体意义上的“中国”,仅有近百年的历史,古代的“中国”多用来指中原,怎么说我们就继承了古代中国的领土呢?国家的疆域本身就是一个变化的概念,古时候是你的,今天可能不是你的,这是常事,如果都要回到“自古”的状态,那全世界都必须重新划分边界了。显然,“自古”说不能阻止独立,为统一提供合法性的依据。而“文化同源”说就更荒谬。不错,台湾与大陆在文化上是血脉相承,但同一语言、同一文化而形成不同国家,在国际上比比皆是。中国和新加坡就有同样的语言文化,但你能吃掉人家么?英国与美国也是文化语言同源,但却各是一家人。因此,没有理由认为文化语言相同就不能一分为二,或者必须合二为一。第三种“自尊心问题”,不但极其错误,而且极其有害,需要我们时刻警惕。这种“自尊心”,本来不是老百姓的自尊心,而是帝王们的野心,是武士们的抱负,他们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不是让老百姓如何“过得好”,而是怎样扬名立万。但当他们打着“人民”的旗帜发动宣传工具的时候,却容易鼓噪起狂热的“民族精神”,让无数的人去为国家机器卖命。这是一条通往侵略者和法西斯的道路。对于这种“好大喜公”的伪尊严,中国人历来不乏批判精神,像唐代诗人杜甫在他的著名诗篇《兵车行》里就借批评汉武帝来批判当朝者的穷兵黩武。应该说,中国共产党在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许多民族、边界、历史遗留问题上基本还是正确的,对香港、台湾问题确立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方针还是十分理性与明智的。但是,由于长期首“大一统”思想影响,我们的“爱国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演变成了“国家主义”,再加上一些“民族复兴”之类的鼓噪,很容易把一些人头脑中“国家至上、社稷至上”的集体无意识唤醒,“为统一而统一”,甚至为了统一,代价再大,在所不辞。其实,早在先秦时代的孟子,就提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的主张。在统一与否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彻底放弃国家的光荣与梦想,一切从“民生”的角度考虑问题,我们首要考虑的是,台湾人民愿不愿意,幸不幸福,而不是泱泱大国又归一统的历史情结。

  由上可见,“精神利益”是我们不容许台湾独立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精神利益乃是由我们错误的观念形成的,是一种“虚假利益”,只要我们调整自己的思维方式,修正观念,台湾独立就没有实际侵犯我们的精神利益。但真正让我们不能答应台湾独立的,是战略利益。因为台湾对中国的战略安全太重要了,台湾的独立可能会危及到中国的战略安全。这也是本人不赞成台湾独立的唯一原因。因此,大陆方面对台湾保持一定的政治压力,迫使其不敢于轻易独立,我也是完全赞成的。但是,聪明的人应该看到,这应该仅仅是一场“政治博弈”,而不是动真格的。我相信,中共的高层决策人物,对这点是非常明白的。可惜的是,许多长期“听奶奶的话跟党走”的同志,把党中央的政治表演当真了,以为党要号召我们打台湾,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动手,替党国效忠。居然有网友说:“放手一搏,在2005年左右解决台湾问题将不是梦想”,我只能说他幼稚。但这种幼稚是可怕的。如果让这种幼稚扩散,那么我们的党就骑虎难下,不打吧,违逆民心,打吧,政治后果和经济灾难是极其严重的。我也赞成王小宁先生说的,即使台湾独立,我们也不能使用武力。(当然,这个态度不能让台湾人事先知道)。虽然台湾对于我们的战略意义非常重要,但是,这种重要程度并没有高到以牺牲台湾几千万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为代价,而且,也不是没有其他解决的方法。比如,我们可以和台湾建立战略防御伙伴关系,等等。当然,我不赞成对台湾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这等于是鼓动它独立。

  台湾选择“不战不谈,不统不独”是明智的,无论对于它自己,还是对大陆人民,都是有利的。台湾在经济上取得卓越的成就,在政治上民主体制初具雏形。大陆以落后与专制的姿态想吞掉台湾,不但不现实,对台湾与大陆都将是一场灾难。台湾是大陆的一面镜子,大陆要想统一台湾,特别是要想和平统一,唯有在经济上不断进步,在民主进程是奋起直追,按孔老二的说法,以“仁政”服人,才有可能。大陆要有耐心,一方面与台獨势力周旋,一方面专心搞好经济和民主建设。小平同志说:台湾问题早晚要解决,一千年不解决,一万年总要解决。你看,人家把台湾问题放在“千年万年”的历史长河,多沉得住气。

作者电子邮件:yakxi@21cn.com

  作者:正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不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