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传统国企文化转型杂谈

  谁是国企的主人,主人和主人翁又是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尖锐但又令人迷惑的问题。可以说,这个问题也是国企改革步伐缓慢的症结之一。

  在计划经济下我们强调职工是企业的主人,并且有制度保障,那就是职代会是企业最高权力机构。但进入市场经济,企业作为市场竞争的微观主体,一切都围绕着利润和市场转,在这种情况下,裁员、倒闭、破产就是一种正常选择。但作为企业的主人焉有下岗之理,这时我国媒体上关于职工是企业主人的提法几乎销声匿迹,都代以主人翁地位了。从主人到主人翁,一字之差,内涵却深。

  前段时间,听财政部国有资产配置中心副主任文仲瑜博士讲课,他谈到职工在国企里的地位问题时,他说,我翻遍了共和国自1949年至今出台的所有文件和有关法律,根本就找不到一条规定,说职工是企业的主人,只有宪法里有工人在企业里具有主人翁地位的模糊提法。这一提法主要是要把社會主義企业的员工与资本主义企业员工区别开来。表明中国企业的工人是受全国人民委托来经营企业的,所以具有主人翁地位,但也绝不是主人,因为主人是全国人民。应该说,当时中国国企的员工的确是替全国人民在企业里当家作主了,也的确享受到了主人的待遇,大家都是终身制,并且生老病死,企业全都管。

  在计划经济下,政治待遇和经济待遇是对等的,主人和主人翁也并无太大区别。那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职代会拥有相当大的权力。

  但是这种工人的主人翁待遇,却对企业的效率产生巨大影响。时间一长,竟形成了“三铁”的顽疾,即铁饭碗、铁工资、铁交椅。“三铁”成为传统国企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演变为滋生国企干部职工惰性的温床。而今天,绝大多数国企虽已进行了各种改革,但“三铁”文化的遗风依然对国企人的观念发生着影响。可见,历史是不能超越的。中国目前处于社會主義初级阶段,那一切就都要按初级阶段的规律办事。

  进入市场经济后,公司法规定企业最高权力机构是股东大会,国家与企业经营层是所有者与经营者的委托代理关系,企业与员工并不是委托关系,而是聘用关系。这种变革,事实上是对民主管理企业的经营方式的否定,隐含着要搞好企业必须通过精英管理团队的经营理念。

  应该说,到此时,国企职工的主人翁就只是政治地位了。而职代会也只是一种政治待遇的给予方式。这种政治地位的体现就是企业在通过重大决策,尤其是有关职工福利待遇调整时,必须通过职工代会。换句话说,职代会对涉及个人切身利益的决策具有较大权力,而重大经营决策,只有参谋权。决策权是企业管理团队的。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选择,因为实践证明,靠民主管理是搞不好企业的,必须依靠企业家和企业精英管理团队的共同努力,才能使国有企业具有竞争力。

  国企过去称为全民企业,从名义上讲是属于全国人民的,由全国人民授权国务院进行管理。从所有权角度讲,每个国企的职工在自己国企里的产权占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职工与企业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即由国务院或地方政府委托企业领导人行使经营权,聘用国企职工来共同搞好企业。

  当然,国企员工与企业都签了劳动合同,但基本还是一种固定制,员在企业里的地位是相当高的。新型的国企文化,应该是在工作时,员工具有主人翁意识,全心全意把工作做好,面对待遇调整、企业重大改革举措时,应依据《劳动法》,合理保护自己权益,但不能在主人身份上较真,因为你不是产权意义上的主人。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传统国企文化转型杂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