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笛:民族主义与民本主义

  为救国救民,中国人民已经奋斗了近百年的时间。自孙中山以来,无数仁人志士进行了苦苦的思索追寻,流血拚斗,可谓是感天动地,可歌可泣。

  国民党在大陆当政凡38年,执政伊始尚能厉精图志,后却腐化堕落,内乱不止,外患不休,把个国家弄得到处是破坛破罐,灰溜溜地去了台湾。终于未能带领大陆走上富民强国之路。

  共产党怀抱美好的愿望和理想接管了大陆政权。折腾了三十年,经济改革了二十年,给民众的政治权力却是一年不如一年。中国大陆执政者抛出了两件法宝欲挽大局于危难之中。经济上,加快改革和发展,试图以民众对物资利益的追求和在物资生活上的满足,来淡化人们的公民政治权利意识和诉求。在思想上,则重新起祭了民族主义的大旗,并通过有形无形的方式将国家利益和政府利益等同一体,在民众中培养出这样一种理念:伤害了政府利益便是伤害了国家和民族利益。应该说,在以上两点,当局都做得比较成功,尤其是后者,经过十年不懈的努力,通过对使馆被炸和撞机事件的引导,当局成功地将民众与政府间的尖锐矛盾转移为民众与民族外部敌人间的冲突,无论这个外部敌人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是国家的还是当局的。

  其实,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和民族意识无可指责。假如这一切最终是为了使中国普通百姓活得更有价值,更有尊严,那么我在这里说三道四,绝对是惹人讨厌了。但是,令人费解的是,执政者为何在强调经济发展权和民族意识的同时,绝口不谈甚至不许他人谈及中国民众的政治权利,如平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选举自由,司法独立公正等。难道说公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就可以代替公民的政治权利吗?难道说政治权利与发展权利就那么互相冲突,水火不容吗?

  我以为民族主义核心应是民本主义,所谓国以民为本。而以民为本的实质在于对普通民众基本政治与经济权利的落实与保障。很难想象一个可以任意剥夺自己国民基本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的民族,能够赢得其他民族的尊敬和赞扬,即便你的国家机器强大无比,威慑四方。如果希特勒当年未能凭坦克大炮为德国人民赢得尊严,前苏联未能借核武利舰为苏联人民挣得荣耀,何以见得明日中国就可仅凭国力的强大而为中华民族带来辉煌呢?

  两千六百多年前,我们的老祖宗曹刿可以以一介平民之身参与重大国事。两千六百多年后的今天,你我欲肃贪于朝中,请问何以间焉?欲为民伸冤于天下,又何以间焉?即便是对政府处理撞机事件不满,除了在网上骂娘,你我又何以间焉?对于那些认为公民的政治权利可有可无的人们,可曾想过当普通百姓基本利益受到地方权势侵害而无处讨还公道束手待毙时,他们那份羞辱痛苦无助和绝望吗?我最近读了一本书,其中一篇文章叫” 寡民背后的大国” ,特别谈到做为公民权利最后社会防线之一的司法独立与公正,在中国普通民众身上是如何被肆意践踏与玩弄的。作者长期在基层采访报道,许多案例揭露的权势对司法的操纵发人深醒。做为体制中人,作者不便说出司法难以独立与公正的原因何在,但结论却呼之欲出。我想说明的是,当一国普通百姓的切身利益作人尊严不仅不能得到国家的有效保障,且时时受制于国家机器时,这大国的盛名又于民何用!

  其实,以民为本的民族主义并非什么新的发明。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早已将话说得明明白白。只是在孙中山时代,国家正是多事之秋,民族独立自然占了先手。蒋介石在大陆时期忙着与毛泽东争天下,加上本身对民权民生也没什么诚意,结果是这三民主义十成中顶多也就做了三成。待共产党取蒋氏坐上大陆江山后,共产主义便自然而然成了国家正统思想和信仰,三民主义顶多是在纪念孙中山座谈会上作为说唱的陪衬。倒是蒋氏将个大好河山丢尽灰溜溜去了台湾后,老蒋小蒋痛定思痛,一起坐下认真学习领会国父的三民主义思想,终于幡然领悟,从此与民休养生息,通过小蒋逐步还政于民,最终在台湾实现了民生民权理念,可说是将三民主义十成做成了七成,还剩那三成的民族统一直今仍在弦上晃晃悠悠,看着玄乎。

  台湾问题是当前国人关注的焦点。从感情上讲,每一个中国人都希望早日看到大陆与台湾重新合为一家。因为统一的中国有利于两岸的民间往来因而首先符合民生主义的理念。从理性上讲,我们又不得不考虑什么样的统一才即符合两岸民众的民生利益又符合两岸民众的民权利益。我认为,在国家统一问题上,能否抛开一党利益和在权力上的私心杂念,将是考验一派政治势力是否真正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一己利益之上的试金石。

  根据台海两岸的现状,国家如果现在统一,有两种最现实的可能。一是和平统一于一国两制之下,二是武力统一于一国之下,是否还有两制就很难说了。一国两制听起来挺好,但仔细一想,问题就出来了。首先,这一国两制的从属关系非常明确:大陆一制为主,台湾一制为属,大陆一制为中央,台湾一制为地方。其次,即便是这台湾的地方一制又能够通过什么机制确保其畅通运行不受妨碍?不错,一国两制即有大陆领导人的庄严承诺也有白纸黑字的法律规定,然而,对于一个非民主的中央集权制度,此一代领导人的承诺对彼一代领导人有何约束?法律的可信性有多大?对法律执行的忠实性有多大?法律随着领导人的变更延续性有多大?所有这些问题都很难在现行体制下找到确定的答案。因此,一国两制下的统一不是最佳的统一模式,它只促进了民生的一面,而在民权的一面对大陆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积极作用,不仅如此,它还极有可能将台湾在民权方面取得的进步拉向倒退,要知道这点儿进步可是柏扬李敖等坐了十几年的牢才换来的,来之不易呀!至于武力统一,如果有人认为可以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令几百万人或葬身海底,或陈尸原野,令千万户人家或无家可归,或妻离子散,那我在这里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其实,在一国两制和武力统一以外还有第三条路,那就是民主统一中国,公平竞争,成者当政败者在野。这也不是什么新鲜货,无论是借口也好真诚也罢,台湾当局已经贩卖多时了。货虽不鲜但有道理:一个统一的民主的中国是对三民主义的最好实现,是造福全体黎民百姓的真正的民族主义的体现。以这种模式实现国家统一是上中之上,然而,它却需要台海两岸执政当局有将民族利益置于一己利益之上的诚意和勇气。如果真的为了庶民和社稷,就不应该看重权重一时;如果真的为了庶民和社稷,也不应该看重权重一方。所以说,如何对待国家的统一将是考验一个政治势力是否真正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一己利益之上的试金石。

  美国在台海关系中拌演着重要的角色。将中美关系放在台海背景下透视,就不难明白中美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麻烦,包括最近令国人愤怒不已的中美撞机事件。首先,由于意识形态上对大陆政权的根本厌恶,美国不愿看到一个在大陆政权统治下的统一的中国,无论这种统一是一国两制也好或武力吞噬也好。其次,美国历来认为一个非民主的政权也是一个不稳定的政权,越是强大越是危险。结合包括六.四在内的其它事件不难看出,美国与中国的冲突,有多少是冲着民众,又有多少是针对中国政府的。诚然,美国与中国的冲突从根本上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并在某些层面伤害了脆弱的国人的感情,但客观上美国在台海地区的存在却阻止延缓了中国统一于一国两制和武力吞并这两种模式之下,假以时日,设若随着社会的进步台海两岸终于就民主统一达成了共识,焉知这不是一件于国于民的好事呢?

  历史告诉我们,当一件事情被披上神圣的光环而变得不容置疑不容思索不容反驳时,危机和灾难很可能已经孕藏其中了。三十年前,我们曾在最瑰丽的语言包装下在最神圣的信仰殿堂里被以革命的名义剥夺了人的一切天赋权利,经历了一个最疯狂最荒谬的时代。所有对那段历史不甚了解或有所怀疑或已经望却的人们,不妨去读读老鬼的《血色黄昏》,杨志军的《无人部落》和刘汉太的《狼性高原》。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难道还想再看到一代人被以国家的名义摄去思想,将偏见当做知识,盲从当做信仰,狂热当做血性,仇恨当做正义,僵化当做执着,浮躁当做行动,奴性当做忠诚而重复民族历史上那痛苦的一页吗?当我看到中国的网民在网上倾泻的愤怒和仇恨时,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三十年前理性和人性会在一夜之间尽失:仇恨已经种下,干柴已经堆起,所有需要的只是一根小小的火柴了。在民族主义高涨的今天,我们尤其需要更多的宽容和理解,更多的警醒和理性。我们尤其需要明白以民为本的民族主义才是民族主义的真谛和出路。当我们有一天看到我们的草民能够活得既有价值又有尊严,既不受外民族奴役之辱,也不受本民族强权势力之苦,既不用上仰天之恩赐,也不用下仗地之怜悯时,我们才能真正自豪地向世界宣布:”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站起来的中国人民必将汇入世界要求进步的潮流之中。作为中国人,我们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在这里,我也想提醒中国的执政者,当你们成功地将民族主义的催化剂注入了中国百姓的体内,你们就那么自信能够引导驾驭由此而掀起的狂潮大澜?你们又焉知自己不会被民族主义的浪潮冲刷甚至吞噬呢?当你们尽情挥舞着民族主义的利剑来捍卫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时,你们可曾想过这把利剑并不容易任意施为,如果不加以善待,极有可能会很深地伤害到舞剑者自己?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唯斯民永存。

来源:读者推荐

  作者:老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民族主义与民本主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