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工程师主义,要走到何时

  2001年4 月23日,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迎来了自己90岁的寿诞。中国政坛的巨擘们纷纷发表了祝贺讲话,这表明科教战略在中国的重视,同时也表明中国高层对清华的青睐。清华对中国政坛的贡献是相当大的,解放后他为中国培养了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位正部长级干部。而在各级地方政府和大型企业中,清华学生绝大多数都是擎天玉柱。

  清华学生为什么大规模走上各级领导岗位,其实这反映了当前中国权力体系的一大特色,那就是盛行工程师当政,技术精英治国。这种现象可以称为中国权力阶层的工程师主义。

  工程师主义在中国盛行的原因,绝非偶然。从大的背景说,它是和中国在解放后实行的赶超战略有关。中国在一个农业大国的基础上要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工业化体系,就迫切需要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工程师在政坛上的大量脱颖而出就成为一种必然。在今天,中国处于工业化加速阶段,也注定了技术精英必然是权力体系的主宰。另一方面,由于在整个权力体系的各个层级,基本上都有工程师们把持,那么整个权力体系所形成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行为模式就已汇聚成一种很强的文化力量。这种力量或者说这种文化对于技术知识分子而言,更容易接纳和被接纳,而对于人文知识分子则有一种天然的不和谐。

  从小处讲,技术知识分子,讲究理性、实证、务实,强调服从、遵从集体意愿。这种特征在过去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下,很容易适应和被接受。而人文知识分子则不同,由于他们追求的是个性解放和自由精神,对社会和历史具有太强的批判和反思意识,这为当时的一元化社会所不容。而其对工业化建设也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人文知识分子是名符其实的臭老九,是重点改造和打击的对象,被普遍地实以精神阉割手术。

  在拨乱反正之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更大意义上是对技术知识分子而言的,是工程师们结伴走进各级权力中枢的号角。而人文知识分子虽然摘掉了异类的帽子,恢复了做正常人的自由,但在社会中基本还是处于边缘地位。如果要走进权力中枢,就必须接受思想的阉割手术,放弃对自由的追求,放弃批判和反思的立场。

  工程师主义的大旗如火一样照耀着中国权力体系的各个角落,技术精英们结伴走进了权力中枢,它给中国权力体系带来了效率和务实的作风。但工程师主义太过盛行也有它的弊端,尤其对于一个国家的权力体系而言,这种弊端一是可能使整个权力体系缺乏创新能力、运行得太久会出现僵化;二是不利于培育民主的氛围,不利国家机器的长久良性运转,历史已证明,一个缺乏民主的政权不可能长久;三是政权的决策体系将是一个“跛足体系”,宽容性、人文关怀、反思批判意识都会不足,这样的决策体系是有很大缺陷的。

  工程师主义总有一天会逐渐淡化的,或者说不可能永远独占中国权力社会的鳌头。如今随着多元化社会的形成,人文知识分子们的思想与批判能力的恢复和成长,中国工业化社会的演进,都客观形成了工程师主义逐渐退位的背景与社会条件,虽然这个过程是渐进式的,但目前已开始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法学、社会学、工商管理学背景的知识分子们走进了权力体系。

  人文学科担当着素质教育的重任,一个缺乏人文素质底蕴的人是一个跛足的人。也正因为此,各工科学校都在向综合性大学转轨,清华也早在80年代就建立了自己的人文学院。清华,这所中国最著名的工程师摇篮正在改变自身的形象,工程师主义的退位不会太遥远了。

作者邮箱:ljs698@yeah.net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工程师主义,要走到何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