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四年来我多次说:人民币是强币!有关人士听而不闻,视若无睹。今年二月我见形势不对头,两次提及人民币将会有大压力升值,但文稿被押后了几个星期才刊登。其中三月十一日发表的《令人羡慕的困境——朱镕基退休有感》说得很清楚:「愚见以为,不出两年,外国(尤其是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将会很大。人家斗你不过,是会要你让赛的。」

  说「不出两年」是小心的客套话,其实我意识到这压力迫在眉睫,所以在二月底就写了一连五期的《汇率战略论》,建议一套不让汇率浮动的应对方法。殊不知非典暴发,《苹果》篇幅所限,延迟刊登,跟断断续续,要分个多月才登完,读者可能跟不上了。另一方面,写敏感的汇率战略,好些地方我是比平常下笔较为含蓄的。

  是的,今年二月我见人民币的强势开始表面化,细心地想了几晚,认为不能提出让人民币自由浮动。几年前可以,今天不成,因为在有汇管下其强势还表面化,一旦浮动其变动波幅会很大,对中国的工业发展有杀伤力。我也认为不宜向上小量调整然后再稳守。这是因为一次调整就传达了会再调整的讯息,令投资者举棋不定,而外围的汇市永远是你有你守,我有我炒,会引起混乱的讯息。

  今年二月我想,人民币与美元挂久非善策,而汇率的大波动不能接受,北京要考虑另选「本位」来稳定波动才与美元脱的。当时我建议的以两篮子组合为本位可行,但今天再看形势,有些地方可以改进,只是手头上没有资料,不便武断了。最近格兰斯班说人民币若不上升,可能给中国带来通胀。这观点不差,但通胀肯定不会严重,由他胀吧,何况百分之二至五的通胀率是可取的。

  然而,外间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怎么办?告诉你吧,北京有两步潇洒的棋可走。其一是稳守汇率之外,取消所有外汇管制,加上大事开放金融与简化税制。这一不会削弱人民币的强势——正相反,会加强其势。但这是摆明让外资到中国来多赚钱。让他们赚吧,皆大欢喜,人民币不升值会有很多外商的支持。

  最近美国的两个议院说中国可能刻意做低汇价来获取巨利,其思不正,而北京以廉价劳工回应,其思不精。当今天下廉价劳力所在皆是,制度之外,中国跑出是因为青年的质量急升,以至工业产品的质量一日千里。是的,中国有大量廉价人材出售。那边厢说中国出术谋巨利;这边厢要回应:「巨利你也有分,月薪一百美元的劳工到处都有,但月薪四百买个天才却是风景这边独好。」

  大事开放金融与简化税制是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鼓励外商在神州大地竞争。也只有这样,巨利才可以因为竞争而转到炎黄子孙的人材之价上。

  第二步潇洒棋,要由北京礼下于人地主动提出:「世贸协议说明中国减进口税的日期程序,可不可以让我们提前减进口税?!」这一石三鸟:一、纾缓人民币的上升压力;二、中国的国际形象起码加二十分;三、炎黄子孙的享受指数上升。

  祖先有灵,风云际会,中国这局国际经济象棋一时间多出两只马,可以潇洒一番,也可以走得很精彩的。

  作者:张五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