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人民币升值还是贬值

  2003年1月,我写了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的系列文章,第一篇文章的题目是《积极扩张财政政策――中国经济崩溃的导火》,我在这篇文章发表的同时向大家预告请等候第二篇文章:《社会保障机制――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棵稻草》。结果有很多朋友都来信询问,为什么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仍未发表这篇文章。其实,这篇文章几乎在第一篇文章《积极扩张财政政策――中国经济崩溃的导火》写成之后就已经完成了,只是后来国内的一位朋友看到我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之后就来信索要第二篇文章,并希望能在发表之前给他。我知道这位国内朋友在国内经济决策上所担任的重要地位,所以毫不犹豫地就将原稿发给了这位朋友,没想到当天这位朋友就给我回信,并提出了一个建议:“此文章暂缓发布,先由国内几位朋友研究后给你增加点内容……”。见到这位朋友如此热心,我当然没有反对的意见。数日后,这位朋友又来信提出建议:“此文非常重要,和国内的几位朋友观点近似,所以,想将你的文章修改一下,将大家的意见增添上去,然后直接送到最高决策层,但你在此建议未实施前先不要发表,否则就会功亏一篑,大陆的事情很复杂,很多事情是能做不能说……”。

  坦率地讲,当时我对这位国内朋友的建议很不满意,我觉得一个人发表文章是个人的事情,为什么因为要送某重要人物就不能让百姓看呢?所以当时我就回绝了这个建议,并提出:“你可以修改后送上去,但我的原文要公开发表……”。国内的朋友接到我的回复后马上就给我打来了电话,然后又请到了另一位重要人物来说服我。最后的结果是我妥协了。我希望我的让步能让我的建议在大陆实施,尽管可能不是全面,但我自己坚信这个建议是目前大陆的最好选择。这就是原计划发表的第二篇文章《社会保障机制――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棵稻草》(此文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开发表,为此我向各位等候的读者道歉)中提到的中国国有股减持和建立社会保障机制的三种方案。其中就包括最近闹的沸沸扬扬,以至政府官员都需要出面解释澄清的中国大陆国有股减持三三三一方案。当然,目前透露出来的方案已非我的原来方案,但尽管如此,这个已经修改后的折衷方案仍在中国政府“难产”中。而这件事情,却也让我看到了大陆经济政策及变革中的重重困境,各种利益集团相互交结的可怕景象。

  到了今年三月份,我和美国的一些学者和朋友们就想筹集一笔资金,然后搞一个中美经济学者和官员面对面的大陆经济问题研讨会,希望通过这个会议能让美国的学者和官员了解大陆新的经济学者,同时也让美国政府决策部门能关注并看到大陆新一代经济学者及经济官员的思想和大陆的未来决策方向。更重要的是也希望大陆的学者和决策官员能了解美国的经济思想和政府经济决策方式,两国双方能相互了解而在未来减少摩擦,而会议的主题就定为了《胡溫时代的中国政治与经济的未来预测》。在这件事情的筹备上,得到了美国及国内很多朋友和各个部门的支持。特别是在美国州立大学担任助理校长的洪朝辉先生和美国经济学教授田国强先生的无私帮助。国内的朋友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当会议资金筹集的差不多,各项工作准备接近完成的时候,恰恰中国又发生了SARS,结果这个会议又被无限期推迟。中国真是多灾多难,而我也再次感觉到个人力量的渺小。

  数年前,在大陆著名论坛《天涯纵横》还没有关闭的时候,我在一篇文章的后面跟贴:“……中美之间没有经济冲突,但中国大陆片面强调发展出口而忽视内需的问题必然会引发中日及中国和东盟的经济冲突,而最终要引起人民币汇率问题,最可能提出这个要求的将会是日本,而这次朱穃基在回答香港记者提问时讲:’ 中国有强大的外汇储备,不存货在贬值的问题,相反,人民币还存在着升值的压力’ 这种说法将对未来日本及东盟国家反抗中国经济发展留下严重隐患……”。2001年初,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美国将在年底经济复苏,走出衰退”。当时,这是一个非常孤立并遭到众多学者和专家反对的观点,无论中国还是海外其他国家都很少有人同意。在国内某个著名经济论坛中,甚至有一位先生反复用我这个预测来挖苦嘲笑,并以此说明我的无知。但不幸的是,就在不久前,负责正式确定美国经济增长或衰退始终的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经济周期确认委员会在今年7月17日发表声明。宣布2001年3月开始的经济衰退只持续了8个月﹐到同年11月便结束了。此后﹐美国经济就进入复苏期。而更不幸的是,最近闹的正欢的中国“人民币升值”问题又证实了我在上一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一个预言。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我的幸运,但我感到悲哀的是,这种非常明显,非常容易判断的经济现象竟然没有更多的人能预见,而政府决策又是如此的无知,这难道是国人的幸运吗?这是国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国经济学者和政府中经济决策者的悲哀。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之后,中国大陆就面临着海外经济学者的质疑,“中国崩溃论”也是主要的观点之一。特别是美国华人律师章家敦先生的著作发表后,这种观点就更加引人注意,而中国政府也极为重视这种海外的观点。中共为了化解海外的这种“崩溃观点”就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分别表示了:“中国经济非常健康,人民币不但不存在贬值的压力,相反存在着升值的压力”类似这种回答和表态,朱穃基讲过,前任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讲过,财政部长项怀诚也讲过,甚至政府新闻发言人还正式表态并斥责过海外记者。在当时,无论是海外还是国内,几乎没有什么人会谈到人民币升值的问题,相反更多的是担心人民币贬值而引发社会动乱,从中国政府的经济决策上看,一直是提高外汇储备,防止意外发生。有心的人士可以查找当时的文章,几乎很难找到鼓吹人民币升值的文章。即使是半年前,在全世界也很少有人提到并认同人民币升值的问题。相反,查找资料找到的更多的是大陆自己谈人民币升值并认同这个观点。一个月前,忽然之间,人民币升值问题忽然成为了经济界的热门话题,这种巨大的变化让人感觉奇怪,怎么中国一日之间成为了可以扭转世界经济乾坤的大国?中国真成为了世界强国了吗?我忘记了是那首歌的歌词:这世界变化的太快,让我眼花缭乱。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中國经济数据和真实的面貌。在中国爆发SARS的时候,我曾在一个经济论坛上说:“中国财政损失将超过千亿人民币”,但这个见解同样不被认同。不久,中国政府公布了一系列经济数据,其状况好过了以往。紧接着,中国政府又是一通洋洋得意:“中国经济不会受SARS影响”,随后又有经济学者著文说明并盛赞这次灾难对中国经济有如何促进作用等等。

  然而,就在不久前,我们终于又看到了一些数据和情况,根据中国官方公布资料:今年二季度,工业增长到达了近9年来同期最高点,而GDP 则只为近12年来同期最低点。投资增速达到了9年来最高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却跌至3年来最低点。这两点现象反映了什么问题呢?这就是SARS对中国商业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而政府多年实行的投资引导消费的政策并没有良好的回报,甚至是非常的失败。高投资并没有促进国内内需,也没有带动消费。另外,我们又可以看到金融界的一些负面消息。这就是不良资产和贷款数字惊人:目前全国银行总共9万多亿存款,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就有近三万亿不良资产。更吓人的是,近三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暴涨。1999年不良资产是2万多亿(当年剥离了1. 4万亿),这是多年累积的。此后到2002年的三年里,新增1.7万亿不良资产,即每年不良贷款5 -6千亿。今年各个国有银行为隐瞒坏帐,大肆增加贷款,意图掩盖问题,结果又造成了贷款暴增。对比一下其他数字,更可以感觉到不良贷款数额的吓人了:去年发行国债1500亿,今年1400亿。去年GDP 是1. 1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9万亿出头。一年不良贷款约为GDP的6. 2% 。GDP 里,只有部分成为存款。不良贷款如此暴涨,这国有商业银行变成存款消失的黑洞了。1998年以来,国家已经两次向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注入资金,总数高达7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6000亿出头。这么多注入资金只够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一年放出不良贷款所需。这些注入资金是国民的钱,也就是百姓自己掏了钱填了四大国有银行一年不良贷款的窟窿。今年1至4月,中国财政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29. 9% ,财政收入净增1670亿。似乎成绩巨大。然而,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却发出警告,指出:中国直接隐性债务已经高达近2500亿人民币。去年,中国公开的年度赤字是3198亿,直接隐性债务则达到2477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上述警告,建立在该组织针对全球通货紧缩的系统研究之上,中国,被列为通货紧缩的典型国家。IMF 对中国的这番警告,被称为“红色警报”。中国政府在1998年曾经采取措施拯救四大银行,向它们注入了2, 700亿人民币的资金,并把它们高达1万4千亿人民币的坏账移交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官员曾经表示,那次救援是银行界最后的晚餐,政府以后不会再采取类似的行动了。不过,就在不久前,当有记者问中国政府是否可能再次向银行界注入资金时,大陆主管官员刘明康回答说:“我们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或许有人不会相信上面的数据,但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我所引用的数据全部是中国政府官方自己公布的数据。我从不相信大陆自己的政府官员和高层领导人不了解这些数据,更不相信大陆的领导者不清楚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但是,让我感到可怕的是,大陆的领导者们无视这些数据而是睁眼说谎,从早年的朱穃基到现在领导者都不敢面对现实,为了给自己的行为增加光彩,以“稳定压倒一切”为理由,大言不惭的喊着:“中国经济一片大好,人民币不但不存在者贬值的可能而且会升值。”回过头来,让我们再看看海外独立机构是如何评价大陆的经济状况,在6月5日举行的中美安全经济监察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美国各路专家对此纷纷发表意见:美国最大的智库之一,传统基金会的赖瑞.伍森先生表示,他对中共在多大程度上会由于萨斯而更加开放有所保留。他认为,中国官方在坏账率上到今天都只承认24% ,而不是独立研究机构普遍认为的这个数字的两倍,看来似乎只要谎言还没造成国际影响并被当场戳穿,体制透明还不会自动实现。波士顿第一瑞士信用银行,亚洲地区( 不含日本) 首席经济学家陶东先生说,自萨斯疫情曝光以来,中国的消费大为下降。五一节原为中国除春节外最大的消费旅游旺季,但是今年北京的零售额下降了70% ,上海重庆等地下降了30% 。但是,自五月中旬以来,消费明显回升。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为9. 9% ,第二季度为7% 。为此,下半年,政府将继续启动积极的财政扩张政策来刺激经济,下半年要斥资500亿,而在早些时候则因为这一政策造成巨额公债和财政赤字而遭到很多专家学者的质疑。据估计,中国目前的债务高达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 的33% ,加上国有银行坏帐,将达到GDP 的70- 80% 。美国信用等级评定公司S& P今年6月估计,中国国有银行呆账比例超过总贷款的50% ;Moody’s 也以“中国银行系统在走钢丝”为题发表了中国信用等级报告,并说中国银行系统技术上已经破产;一些西方中国经济专家认为,中国的金融危机早已成熟,现在缺的就是导火线。事实上,中国政府清楚知道这一点,虽然它不承认。

  各位看了上面的内容,你们还觉得人民币应该升值吗?还存在着升值的压力吗?中共官员们还有脸自夸吗?难道各位读者还认为美国需要压迫中国人民币升值吗?

  接着再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引发了中国人民币升值这一话题,是什么原因引发了日本和东盟国家的及世界的关注。

  前面我已经提及了首先提出“人民升值压力”并不是海外,而是大陆政府自己。但我从任何大陆公布经济数据中和现实社会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们提出这个问题的理由,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大陆政府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无法面对现实,而不得不以提高外汇储备额度来向国内百姓证明自己的经济决策是正确的,以人民币有升值压力来说明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从而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以稳定国内局面,反驳国际社会的“中国崩溃论”。而早在2001年,我的企业曾和高曼银团及一个独立基金会共同搞过一个研究,想找到人民币的阻击点,在研究的结果中,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大陆的外汇储备只要在1600亿美元到2000亿美元就已经足够。超出的外汇储备完全是资源的浪费。如果算上已经回归中国的香港外汇储备,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保持在1500亿美元就已经是富富有余。完全可以应对不测。但正因为大陆政府自己对经济没有信心,只有用增加外汇储备来向世人说明问题,而经济决策又充满不确定性,没有前瞻性。结果大陆片面强调出口创汇,内需问题因为体制改革没有进行,无法调动起来,内需极度萎缩。经济发展瘸腿前进。而国内内部经济问题重重又造成财政收入的极度困难,税源枯竭。政府开支日益庞大,积极财政政策又没有充分发挥作用,效果低下,更没有调动起内需。今年SARS问题又给中央及地方财政增加了巨大的窟窿。这样一来,中共就不得不将眼光转向其他。恰巧就在国内大炒“人民币升值压力”的同时,中共政府“为了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大陆国务院24日并批准国家发展银行发行五亿美元债券。西方人总无法理解东方人的思维,但我这个华人却通过这件事情感觉到了一丝“阴谋论”。从大陆政府的快速反应中看,我很难理解这次临时发行美元债券竟然通过的如此快速,这与以往的大陆决策方式判若两人,简直是一天一地。难道大陆经济决策者真的“与时俱进”了?

  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中美及中日的之关系。美国已经进入“新经济”阶段,制造业只占全部国民经济中的24%,而商业服务占到了75%。中美经济结构没有任何冲突,只有互补,是互惠互利,尽管在美国到处充斥着中国制造的产品,但这对于美国来讲是商品的进口替代,是中国制造替代了日本和韩国制造的高价商品。虽然中美贸易顺差超过千亿美元,但只要各位研究一下经济数据就会得知,美国在日用品消费进口上实际是降低了。正是中国制造的廉价产品给美国经济造成更多的赢利,各位可以看看,面对高额中美经济顺差,美国政府什么时候愤怒过?真正暗中欢笑的是美国。特别是目前,美国面临着经济通缩问题,刺激消费才是真正的经济复苏。特别是美国商业服务业占据首位的今天,中国廉价商品,特别是取代日本和东盟国家的低廉商品正是促进美国消费的利器。而美国对中国大陆的出口在美国经济中的比例极低,人民币升值对美国经济的促进没有丝毫的促进,相反,人民币升值会使廉价商品的提价,这只会造成美国经济经济复苏的迟缓,更对目前的小布什政府带来更多的民众反感,难道美国政府和百姓是傻瓜吗?今日的中美经济关系与上世纪的美日经济关系有着相当大的不同。当年的美日有着类似的经济结构,日本的崛起严重的威胁到了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正是在这个情况下,美国才强迫日本签定了“广场协议”。而今天的美国已经完成新经济体系,中美经济结构不但没有冲突,相反是相互补充。美国为了发展自己的经济,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更需要廉价的中国劳工。相反,日本制造业却在国民经济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更没有美国的全球性新经济体系及强大的内需。多年的经济停滞又导致了前途不明。尽管日本的制造业有相当的基础,但中国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导致对日本制造业的吞噬。同样南韩及东盟国家,台湾等地都是面临着这样一个局面。而中国庞大的近似无穷的廉价劳工又为这个发展趋势推波助澜。而商人都需要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取最大的利益,高收入国家劳工除去自我转型,提高教育水准之外别无出路。但这个现象的产生必然会导致日本等国的企业外移。美国也曾经历这一痛苦时期,并有着十年的经济衰退。直到新经济体系完成才真正的恢复发展。而日本因为自己本身体制的问题和民族思维上的问题,同中国一样不敢面对现实,不能解决各个利益集团的阻碍,从而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而中国政府自己为了显示自己经济的强大而不断吹嘘“人民币升值压力”正为日本找到了借口。从而引发日本到处张扬“人民币被低估,需要升值。”

  尽管日本的叫嚣无理,中共官员听到之后却是喜上心头。多年的“中国崩溃论”终于远去了,世界上对中国的经济一片叫好,而且可以顺利的发行美元债劵解决政府财政问题,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啊。新闻发言人在谈,报纸在谈,政府经济官员也在煞有介事的大谈特谈,经济学者也写出了各种文章。所有的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中国的经济一派大好,俨然已经成为世界熟一数二的经济强国,言谈举止只中透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大和自豪。中国人终于也可以对世界说“不”了。这可是百年来难有的事情啊。

  或许有人会说,美国政府和葛林斯潘都讲话了,暗示中国人民币要升值。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我曾这样说:“国人有喜欢夜郎自大的习惯,看看海外学者和专家的观点( 请不要看翻译版,直接看看英文全篇文章) 就会知道没有多少学者和专家人为人民币升值会有好处,他们一致的观点是希望大陆能建立真正合理的金融外汇制度,而隐藏的目的是中国全面开放金融体系。能让海外的金融机构在中国按照国际惯例进行赚钱,坦率地讲,在海外,没有人会将中国人民币升值当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人民币贬值不过是中共某些人夸耀政绩的手段而已,有心人真不用对此当真。”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格林斯潘说了什么,我们如何理解他的观点。格林斯潘认为,中国目前通过干预来维护固定汇率的做法难以维持下去,“这使得他们需要大量购买美元。总有一天,他们将无法继续这样做,因为这将导致他们自己的货币制度无法正常运作。”格林斯潘是在向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讲这番话的。他拒绝评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是否适当。但是他说,中国的政策使中国积聚了大量美元,这意味着中国货币基础的扩大造成货币扩张,在长期内将导致货币供应量大增,这个问题是中国政府必须解决的。换句话说,中国的现行做法将导致通货膨胀。当被问及中国是否应该允许人民币浮动时,格林斯潘回答说:“从经济的角度看,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世界范围现有的成本结构保持不变,那是不得不发生的事。”

  在这个世界经济界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格林斯潘的嘴更严,他的一句话可以引发世界性的经济地震,难道格林斯潘对中国问题就那么随意吗?事实上,各位读者看了格林斯潘上面的言论就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到格林斯潘要说的是什么。要表达的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中国大陆官方;新闻界和学者们口中讲的格林斯潘暗示中国人民币必须要升值吗?难道格林斯潘讲人民币需要浮动就一定是要升值吗?各位没有注意到格林斯潘还讲过一点,这就是:“中国的现行做法将导致通货膨胀”。是否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中国经济面临崩溃,会引起大规模的人民币贬值?好了,别自欺欺人了,中共及某些人士如此的意淫及日本等国的借题发挥再次蒙骗了世人。这种意淫再次创造了一个世界记录,真是让人空前绝后。在我与大陆一位官员讨论中国发行美元债劵问题时,这位官员这样对我说:“江澤民同志经常讲:’ 闷声发大财’ ,你怎么就不理解呢?……”

  美国人不会支持中国人民币升值的原因已经讲过很多了,其中还有一些事实可以列举给大家,美元贬值有助于出口这是一个原因,但另一个原因是今天的美国政府实行的也是积极扩张的财政政策,但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元是世界基准货币,流通全球。美元的贬值实际上是转嫁经济责任,让全世界来承担经济损失。而美国政府在此时让美元贬值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最近两年,美国已经从向海外投资高于接受投资转变为接受的投资高于本国向海外的投资,如此聪明的美元贬值时机怎么能错过呢?但最对中国而言,中国对美国的投资远小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而在这个状况下逼迫中国人民币升值对美国又有什么好处呢?难道美国人会觉得24 %的制造业会比75% 商业服务业更重要?人民币升值,只有日本和东盟国家会叫好,美国不会叫好,更不会支持。

  其实,引发人民币升值的主要原因和理由只有两个,一是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二是贸易顺差。在前面我曾提到早年的一项研究,解决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的最简单而且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外汇储备拿出一部分用于购买战略资源进行储备。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资源问题越来越成为一个发展的瓶颈问题,而进行战略性的资源储备不仅能消耗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而且会造成数年的中国国际贸易逆差从而减缓中国人民币升值压力,为大陆经济发展争取时间,也膸大陆体制改革正确时间,这是种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近日,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给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这就是,中国不放汇率,但放开外汇管制。这个提法非常类似我对中国加入WTO问题上的看法。其主要的理由都是中国政府在应该放开的时候没有放开,错过了最佳时机,但到了目前反而不能放开,需要一个过度阶段。

  很多人对我言谈中透露出来的藐视中共官员及经济界人士不满意,甚至是十分的气愤。但中国的实际情况实在没有办法说服我,更没有办法改变我的观点。中共在经济决策上的无知和短视已经给中国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的障碍。政策上朝令夕改,至今没有建立起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和决策体系。经济政策是不断的修补,甚至是救火,财政政策也是以“稳定压倒一切”,以政治为中心。结果是无法面对现实的经济世界,明明自己是个穷光蛋,但仍要装出一副发达的样子,结果还要被富人咬上一口,这是个多么悲哀的事情。

  悲哀不是一个民族的永远,但悲哀也绝对不是强迫就能改变的。我希望看到的是真正的红光满面的中国,而不是靠自己煽了自己的耳光而让自己的脸红光满面的中国。

  中国人啊。真正清醒地认识自己吧。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人民币升值还是贬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