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买春卖春的日本

  不久前日本公司职员集体到珠海买春的“慰安”之旅,引起国人的愤怒。不仅如此,两国政府也纷纷出来说话。中方要日本政府教育国民,日本政府似乎脸上也挂不住,声言要调查。老百姓个人的行为,如此惊官动府,也算是东亚外交的一个奇景。以笔者看来,在此事上,两国老百姓多少有些误会。从国人这方面说,单纯的愤怒是不够的。愤怒之后,还应该有些理解:日本人的行为逻辑是什么?为什么会堂而皇之地干这样的事情?因为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中国人还是要和日本人打交道。对他们的行为规则,应该有个基本的把握。

  虽然同为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亚国家,日本人对性的态度与中国人却有很大的不同。历史上皇室的许多婚姻的安排,按中国的礼法属于不折不扣的乱伦。而社会上男女私通,不仅被宽容,而且被日本国学派人士歌颂为是真情的自然流露,是日本精神的体现。在这些人看来,正因为日本人有了这种天然的真性情,日本人的行为就不可以别的国家的道德标准、特别是中国的儒家道德来衡量。

  看看当今的日本社会,性之随便颇为令人吃惊。而性之买卖,也如家常便饭。如果算算性产业在GDP 总值中的比例,日本恐怕是世界上最高的。走到日本的街头,到处是性广告。电话亭中,贴满了裸体女孩子的照片。而各种色情照片,还会寄到你家里来。最令人吃惊的是电视。日本的电视一般就6个台。比起美国的电视来枯燥多了。一次半夜11点半我打开电视,一个台在播放关于修改宪法的讨论,参加者是着名的电视评论员、知识界人士、国会议员,等等。这样严肃的节目,在美国常常是黄金世界播放,在日本则白天难得一见。可是,换一个台,马上让你目瞪口呆。一个娱乐节目的主持人,采访两个妓女。谈的不是妇女卖春的社会问题,而是让她们表演接客的技巧。一个妓女拿着主持人的麦克风,现场展现如何口交的动作,主持人见状装作激动得难以自持,马上要向那个妓女扑过去,他的助手赶紧从后面紧紧把他抱住……十几岁的男孩子看了这样的节目如何反应,也就可想而知了。

  去日本前,在美国和我的美国同学一起集训日文。日本老师给了我们许多关于日本中学生问题的阅读材料。读完后问大家日本中学生中的什么问题美国没有。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卖春”。这不是说美国中学生没有卖春的,而是卖春不构成美国中学的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日本则不得了。色情业最大的广告,就是穿着中学生制服半裸的少女。在美国和未成年孩子有性关系会下狱,结果一些要和男孩子约会的15、16岁的女孩谎称自己18岁,否则人家不敢理你。在日本,未成年女孩则卖得最热。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社会如何对待妇女的问题。日本的女人对付男人也不含糊。不懂这一点,常常要闹笑话。

  我们第一次全家到日本时,熟悉日本的妻子就告诉我一些上街须知:首先,日本的公共厕所一般不备卫生纸,这一点和美国非常不同。所以她提醒在美国生活惯了的我要有备无患。第二,日本街头有许多人免费给你纸巾。广告商把广告印在一打纸巾的包装上,雇人在街上分发。人家送上来时不要大惊小怪。拿着即可。上厕所时也许会派上用场。

  可是,当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免费服务时,却气得半死。那天和妻子并排走在街上,我抱着不足三个月的孩子。一个递纸巾的,当着我的面,往妻子手里送上两包纸巾。妻子看了看,苦笑地递给我。我一看,目瞪口呆。上面的广告上写着的是:“你愿意躺在一个不是你丈夫的男人的怀抱里吗?请打下列免费电话……”人家和自己的丈夫、家人一起走得好好的,并且孩子刚生下来,这么作,不是公然向人家当丈夫的挑衅、污辱人家吗?你不能想像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别的国家。但在日本,这是家常便饭,也不被视为无礼。日本人到珠海玩女人这事情本身并不令人吃惊,因为我们中国人中干同样的事的人也不少。但是,日本人行为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冒犯了谁。因为在日本,玩女人也好,玩男人也好,都是堂而皇之的事情。我一次自己上街,笑话可闹大了。在美国天天锻炼。到了日本,就是找不到健身房。于是不得不留心健身房的广告。在一个闹市,我见一个妇女给行人分发纸巾,上面印着的分明是一个显示自己肌肉的男人。这种照片放在美国,肯定是个和健身有关的广告。于是我兴冲冲地走过去。可是,那女人明明递给我前面的一位妙龄女郎一包纸巾,见了我却把手缩了回去。我心里骂:“难道是看我穿得不好,去不起健身房吗!”(日本健身房贵得要命,一个月费用常常相当于70—150美元)于是我径直走过去,执意要纸巾。那女人见我这么走过来,拿着两包纸巾不知所措,我也就乘机把纸巾夺过来,心想这大概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人第一次从日本人手里“掠夺”了点东西吧。然而,拿到手上定睛一看,哭笑不得。上面写着:“午夜辗转不能入睡、渴望性交的女人,请打下面的免费电话……”在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性虽然开放,但体面人至少不公开进行性交易。但来珠海买春的“慰安团”,是企业的优秀职工,是社会上的体面人。也就是说,性买卖在日本不是那么不体面。最奇的是二战刚结束,美军要来占领。日本一些上流阶层恐慌得不行,生怕美国大兵坏了他们的女人。于是,政府公开发表文告,招聘妓女,号召那些有爱国之心的妇女踊跃报名,为了捍卫日本高贵的妇女的贞操,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满足美国大兵的性要求,保证我们日本的纯洁。要知道,这不是什么愚人节的笑话,这是堂堂的政府文件。日本人对慰安妇问题之所以如此不以为然,从他们政府自己的行为中就可以找到答案。

  知道日本人的这些习性,我们就不必把珠海买春事件弄得太民族主义化。买春成性的日本人蜂拥而至,是因为我们这里有大买卖。你愤怒,他还觉得他给你的同胞提供了就业机会呢。所以说起来还挺理直气壮。性买卖在日本,和水果蔬菜的买卖没有大区别。而且人家社会似乎也太平无事。这也算是一奇。我们倒是要自省:我们这么反感性交易,我们这里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买卖?我们管不了人家的道德,但至少可以清点自己的家门。

  摘自: 万科周刊

  作者:薛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买春卖春的日本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