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相声的衰落

  中国的国粹实在叫人担心。国家没有亡(历史上是亡过),汉民族没有亡,可是汉民族的传统文化大都亡了,或者能保留成为国粹的已经算是侥幸了。彻底消亡的汉民族文化大概首推太监文化了,没有了皇朝,太监群体随之消亡,中国历史上也有几千年历史的太监文化,看官想想看,男人裤裆里那玩意儿“一剪没”了,不仅使得男人生理发生变化,如娘娘腔,没胡须,就是思维方法和对事物的认识判断上也与常人不同,特别是异性情感方面完全丧失。与太监文化几乎同时消亡的传统还有“小脚文化”,也是汉民族的国家文化。虽然只是女性裹脚,可是这裹脚的女性还是要嫁给男人,并且繁衍男人和继续裹脚的女人,这种小脚文化对中国社会、政治经济、道德伦理、艺术审美等发展还是影响颇大。总的说,这种国粹当然还是消亡的好,所有的中国人都不会留恋。

  究竟什么样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形式不仅能够保留,而且还可以发扬光大?我是说不好,真要说就说出了感叹,说出了悲哀。中医还是书法?民乐还是曲艺?戏剧还是气功,科举还是武术?国粹的衰落乃至消亡,究竟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惋惜?对于传统文化和国粹的认识,在中国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争吵起来,各不相让。有一点我想是肯定的,如果没有西方文化入侵,我们的男人或许还留着辫子,女人也许还是小脚,太监也许还在朝廷及王室里伺候主人,达官贵人也许还在嗑着瓜子欣赏戏曲或相声、评书之类曲艺节目。也不过就是100多年,有些传统艺术衰落的之快让人目瞪口呆,就说相声吧,十多年的工夫似乎就要从舞台上、荧屏上消失了,似乎中国人不屑自己祖宗留下的土玩艺儿。

  记得小时候(上个世纪50年代)我家里有一台“戏匣子”(电子管收音机),可以说是我们家最早的电器了,也是娱乐工具。父亲主要是用来听新闻,我还是孩童,听不懂新闻,但还大致能听相声,懵懵懂懂跟着大人哈哈大笑。那时候的感觉,相声就是侯宝林,侯宝林就是相声,相声是和侯宝林的名字连着呢。文革开始后,相声被禁止了,一连数年没有听到侯宝林、马季的相声,只有京剧样板戏长长的拖腔灌进耳朵里。我是非常喜欢听相声的,还依稀记得小时候听的侯宝林《戏剧与方言》,上海方言让我乐的合不上嘴。文革后期印象最深的相声就是马季、唐杰忠的《友谊颂》。

  书上说,相声起源于北京,流行于全国各地。一般认为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它是一种历史悠久、流传较广,有深厚群众基础的曲艺表演形式。用北京话说讲,现各地也有以当地方言说讲的“方言相声”。在相声形成过程中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表演形式有单口、对口、群口三种。单口由一个演员表演,讲述笑话;对口由两个演员一问一答,通常又有“一头沉”和“子母哏”两类;群口又叫“群活”,由三个以上演员表演。传统曲目以讽刺社会各种丑恶现象和通过诙谐的叙述反映各种生活现象为主。相声的历史地位不可否认,但有历史地位的艺术形式却不一定就有生命力,或者说生命力可能很短暂,相声就是生命力很脆弱的艺术形式。

  侯宝林虽说是相声艺术大师,但谁还愿意再去听他的相声?别说侯宝林,就是文革后期我听姜昆、李文华的《如此照相》,当时我会哈哈大笑,乐得合不上嘴,但是现在呢?实在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了,感觉就是嚼木头,没有任何滋味了。也许有人说,你说的是过去,时代不同,题材不同,当然不逗乐了。这话虽然有道理,但我说的是相声这种艺术形式,就是当代题材,谁的相声还逗乐?许多著名相声演员经常找不到身影儿,就是找到了发现相声演员改行了,冯巩去演小品、电影、电视剧去了,牛群去当县长了,马季年岁大了,姜昆也就只会当团长了……相声逐渐在退出文艺舞台,成为一种国粹了。

  其实也可以说,不是相声没有市场,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试想如果没有西方入侵,我们还在清朝或者什么皇朝时代,也或者只能唱样板戏和革命歌曲的文革年代,相声依然是一种大众艺术形式,一样有生命力。问题在于社会的选择,民众选择欣赏什么样的艺术是衡量艺术生命力的重要标准,尽管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区分。社会发展了,人们艺术欣赏能力提高了,或者发展变化了,对艺术欣赏的要求发生转变,旧的没有生命力的艺术形式就会被逐渐淘汰。文革时我在文艺宣传队还表演过“对口词”,这种所谓艺术形式其生命力也就是几年,彷佛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对口词”是我发现淘汰最快的艺术形式。

  其实问题也可以说出在改革开放,如果还是闭关锁国,将西方的电影、歌剧、摇滚乐、交谊舞等拒之门外,相声可能还是最能获得观众(听众)最喜欢的表演艺术形式。现在的朝鲜就是中国的过去,稀少的艺术形式也是围绕着歌颂领袖作为目的的。

  贝多芬的音乐、莎士比亚的歌剧生命力很强大,这倒不是什么崇洋媚外,是个事实。就像小提琴、钢琴等西洋乐器依然是现在的主流乐器,而中国自己的传统乐器却在洋乐器面前显得矮小和中气不足,不是谁要故意贬低中国传统乐器,它的确不如洋乐器悦耳中听,其中奥妙在此也不赘述。

  相声衰落不必悲叹,中国的传统艺术形式哪一个有生命力呢?

  2005年4月27日首发于中国报道周刊

  赵达功(http:// www. chinabignews. com)

  zhaodagong@ yahoo. com. cn, zhaodagong@ hotmail. com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相声的衰落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08日 星期五 @ 23:34:59

    1

    相声是打击敌人、讽刺腐朽落后的匕首,是和社会生活紧密联系的,如果离开了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热点,那么相声就失去了生命。现在的反腐斗争这么复杂、尖锐、激烈,正是相声有所作为的时候,可是只见反腐电影、电视剧一部又一部,却没有看到过一个反腐的相声吗?难道相声演员们真的如“文革”中所流传的那样,是“最油的油条”吗?相声啊!我为你惋惜,为你悲哀,你,这么精彩的艺术形式,竟毁在了这些过不得硬的软骨头手中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