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以人权为核心的民主政治是中国政改必须突破的瓶颈

  宪法的核心是人权,虽然不同的国家对人权的概念在宪法中有不同的表述,但是,所有国家的宪法无一不是围绕人权这个核心而展开的法律框架。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权是各个国家的人民共同的追求。世界各国人民是这样,作为十三亿人口的大国的人民也是如此。

  一、平等自由是人权的基础

  人权是个很大的概念,所以,数百年来人们对人权问题一直思索个没完,人们之所以思索人权,其根本原因就是人民权利和人民权利的规则是一切社会的基础,也就是说,人民权利和人民权利规则,既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也是社会的基础价值秩序。以人权为核心宪法,都是以人民的平等与自由权利下展开的不同人权层次,也就是说,人权失去了平等与自由这个核心,人权在人类社会中就失去了价值意义。人民平等与自由的世界价值意义就在于,平等是自由的前提,自由是平等的形式。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人民权利的平等是自由规则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反之,人民只有自由权没有平等权,人类欲望就会彻底毁灭自由,也就是说,没有平等的自由就会演变成强人政治,使更多的人失去自由,所以,从法律意义上说,自由的的前提必须是平等的。

  二、人权是宪法的基础和愿景图

  就目前看,世界上似乎没有一个国家是没有宪法的。在林林总总的宪法群中,一个基本的共同点就是,所有的宪法都是以人民的基本权利为其基本点的。在这些不同层次的人权架构中,组成了以人权为核心的法律体系。由此可知,人权构成了各个国家宪法的基础,而在这个基础上,为确保人民权利的实现,又组成了不同的法律体系,这就是完整的宪法。各个国家的宪法,其内在的最大的共同点是人类基本上共同的愿景图,我称宪法中的愿景图为可实现的共同价值观。从世界上看,有的国家的宪法得以实施,有的国家的宪法则停留在文字中,深层次的原因是所有不实施宪法的国家,其利益集团为获取更大的利益造成的恶果。

  三、宪法是民主政治的基础

  宪法是民主政治的基础。为什么这样说呢?所谓民主政治,就是人民根据宪法赋予的各项权利,在法律规范下工作、生活,并成为人民一切行为的基本规则。但是,所有国家的宪法如果没有确保人权实现的法律体系,民主政治往往成为人民的一种渴望、一种向往,并且仅限于此。人民权利的实现,是由宪法为基础的法律体系限制政府以行使国家权力为名而造成的专权与滥权。无数事实证明,只有人民的权利大于政府权力的时候,人民的权利才有可能得到保障、成为现实,反之,人民将无法得到保障、无法得到全面而有效的落实。但是,正如俞可平先生在“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民主政治是人类的普遍价值,有共同的要素。但是,由于实现民主需要一定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条件,而这些条件在不同的国家或同一国家的不同时期可能极不相同,因而,世界各国的民主都或多或少会带有自己的特征。也就是说,各个国家由于各个历史时期自身的条件不同,实现民主政治的路径或方法也不同,但最终的奋斗目标是一致的,比如说,全民选举与广泛意义上的协商,都是民主政治的一种形式,是相互不能替代但又必不可少的民主政治形式,进一步说,全民选举是民权对公权的裁判,民主协商则是裁判后的民主政治的延续,属于民主政治补充的范围,包括人民对权力运行的监督等等。宪法一共有两个不同层次的权利结构,一个是人民不同层次的权利结构,一个是国家不同层次的权利结构,在这两个权利结构中,人民权利既是宪法的基础,也是宪法的最高权利形式,使国家权力始终在人民的权利驾驭下运行。在这种状态下,其机制性效能就可以使人民的向往、人民的意志转化为国家向往和国家意志。

  四、基础与目标:人类幸福的精神图景

  宪法是民主政治的基础,但也是民主政治的目标,因为,平等、自由、博爱、法治永远是人类渴望的个人权利,属于精神图景在政治与物质上的双层实现的有效途径。精神图景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向往,形成人民的一种自觉、一种动力,但精神图景的最终实现形式,却是政治与经济目标的兑现。如果一个国家不能把宪法中的人权结构通过法律实施予以兑现,不能在法律的确保下使精神图景变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现实,那么,这个国家就危机重重、一盘散沙。因此,实施宪法也是一个国家增强凝聚力和向心力、击活人民创造能力的重要途径。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没有宪法的实施,就没有民主政治,没有民主政治,就没有国家的凝聚力、向心力和创造力。

  五、人权的最高目标:用人民的权利规范政府权力

  人民权利的最高目标,是人民权利规范政府权利和用和平的方式推翻人民不需要的政府。用和平的方式推翻人民不需要的政府是人民权利是否是有效落实的主要标志,也是人民权利规范政府权利的前提,也就是说,人民的共同权利只有大于政府权利的时候,人民才有可能拥有规范政府的权利。现在人们对政府权利和国家权力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政府权利就是国家权力,这种错误的认识导致了一个错误的结果,限制人民的权利。其实,政府只是国家权力暂时的代理机构,并不等同于国家权力,国家权力的最高体现是以人民意志、人民权利为核心的宪法。所以,任何政府和政治团体都不可以超越国家权力,既宪法。

  需要注意的是,人民的共同权利是通过人民个体权利的落实而实现的,也就是说,没有对人民个体权利的确保,就没有人民的共同权利,因为,法律赋予人民的个体权利得不到自由使用,就无法形成人民的共同权利。

  六、以人权为核心的民主政治是中国政改必须突破的瓶颈

  以人权为核心的民主政治是中国政改必须突破的瓶颈,而突破这个瓶颈的唯一途径就是实施宪法。因为,人权是宪法的核心,也是宪法的基础,同时也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和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加快人权不同层次结构的法律建设,并付诸实施,就成了中国政改的突破口。

  2007年12月11日星期二

  作者简介:田忠国,1959年出生于山东薛城。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新安矿宣传科工作。曾在“中国政府创新网”、“中国选举与治理”、“中国报道周刋”、“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网”、“南方网”、“新法家”等国内重点学术网站发表理论文章五十余篇。并有作品被收入国家创新重点文库。无文凭,乱读书。研究重点:权力结构、制度、程序及程序序列在权力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对现实与未来的作用及影响。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以人权为核心的民主政治是中国政改必须突破的瓶颈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阿莱 说:,

    2007年12月12日 星期三 @ 04:08:32

    1

    相当于说了一大堆的废话,真不知道您是从哪儿抄袭来的。

    回复

  2. 小非 说:,

    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 00:32:14

    2

    我想问<婚姻法>是否违反宪法的问题?宪法保护每位公民的人身自由,性器官是否是我的人身器官,在不保护之列,如在,为什么还要用<婚姻法>去限制我与其它人发生性关系(我已结婚),但性器官如不在宪法保护之的人身权力之列,为什么我割了别人的性器官却犯法。从法理上讲,只要两个人自愿,我与谁发生性关系都与第三方的人身权力没有影响,为什么国家要制定<婚姻法>呢?它防害我的人身自由,并且是不防害他人人身自由的人身自由。按理,中国不应当有婚姻法, 我想和谁发生性关系,只要双方自愿,都不是法律管的事,不管是否我已经结婚登记。请问<婚姻法>是否违宪呢?请解释。

    回复

  3. 一点建议 说:,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 23:02:24

    3

    建议学学辩证法,人权和主权是辩证统一的,自由、平等、独立、发展、稳定、和谐、安全、权威 — 这些都是我们的追求,彼此是不可代替、互不隶属的,不是有了所谓“自由”有了一切,不懂辩证法空谈自由,是自由派知识分子的通病,正所谓不学无术,空谈误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