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人民币与中国工业

  先要澄清两件事。其一,有些言论把目前中国工业遇到的大困难,归咎于地球金融风暴。这风暴无疑带来杀伤力,但对中国来说这些是今年九月十四日雷曼兄弟出事之后的麻烦,而中国工业遇难是早上大半年开始明确的了。厂商们的看法很一致。风暴之前让他们亏蚀的主要是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但关门主要因为新劳动合同法。后者使他们从失望转到绝望去。厂商们的意识,是人民币升值及带来的损害很可能是过渡性的,北京上头知道他们的困境或会改过来。新劳动法则说得实牙实齿。大半年前港商听到北京派去的说出的一番话,纷纷感到大势去矣。

  要分析及处理目前中国的经济困境,千万不要有混淆:人民币与新劳动法加起来是一回事,金融风暴是另一回事。以后者作为前者的借口是严重的错失,因为二者的性质差别大,解救或处理的策略是不同的。我大略地估计过前者给国家带来的损失,大得不说算了。这种估计要算得精确很困难,但大略的估计不难,也不会离谱,比较聪明而又有观察力的研究生可以算得及格。

  第二件要澄清的,是一些读者读到我批评新劳动法的文章,说他们所在的地方政府没有真的执行,有等于无,何害之有哉?我知道执行有地区性的分别。北京与上海执行得相当紧,据说劳资双方打官司劳方的赢面在九成以上。一些地区忙顾左右,劳方不吵起来不管。还有一些地方,有关干部对厂商们说最好大家不提新劳动法,或明或暗地教厂商们怎样避重就轻。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只要新劳动法存在,北京随时可以坚持此法的严厉执行,地方政府怎样打松章,投资者也不敢下注。

  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三项观察皆凶兆!一、厂房租金暴跌,空置厂房无数。二、工人的收入明显下降。三、几个月前我观察到而又写过的工人回乡潮,目前正在急升。这三项严重的不幸皆起于金融风暴之前好几个月。北京不要再等了。

  复杂的问题要找简单的角度看;简单的问题要寻求复杂的一面。这是我处理经济问题的方法。人民币升值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相当复杂,让我分点解释一下吧。

  (一)大约二○○三年五月起,我反对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这绝对不是因为要维护或增加贸易顺差,而是当时中国的农转工发展得好,亚洲及一些落后之邦的发展也有看头,大家有着一个互相共存、一起发展的均衡点。人民币升值,中国对廉价劳力之邦的竞争是让赛,生活改进得头头是道的农民会受到打击。

  (二)人民币升值不容易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弹性系数的关系我分析过了。没有那么明显的是人民币升值不会改进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美国少买了中国货,代之者是其它落后之邦或发展中国家的产品。目前中国出口的产品美国一般不会造,就是轮到美国投资墨西哥产出的,也不会轮到美国本土。美国本土的产品要不是先进就是档次高,人民币升值不会鼓励美国转到低档次的去:他们的最低工资是太高了。从另一个角度,这观点格林斯潘在任时也看到。他认为人民币要升值,不是为了增加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而是认为人民币不升值守不住。我不同意格老这点,因为币值有压力下降不容易守,有压力上升则容易,二者是不对称的。

  (三)中国有庞大的贸易顺差不智,何况会惹来国际上的反对或政治攻击。解决这顺差的办法不是把人民币升值(弹性系数不协调会适得其反)。要减少中国的贸易顺差,最上选方法是废除中国的进口税。这肯定会增加美国及其它先进之邦的就业人数,皆大欢喜。北京没有这样做是不对的:进口税鼓励了冒牌货,鼓励了卖假药,既不能让炎黄子孙多享受一下国际名牌,也不能改善先进之邦对中国的不友善意识。虽然几个月前我推断过,一年后中国的贸易顺差会变为逆差(此见今天不改),取消进口税还是正着。这会舒缓外间要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也协助一下欧美目前面对的金融困境。是的,多购买他们的产品,远比借钱出去高明。

  (四)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二十多年前与曾获诺奖的英国经济学者希克斯(John Hicks)相聚,论天下大势,他说三十年代美国的经济大萧条导致灾难扩散全球,主要是因为国际贸易大幅收缩。他认为如果当时的国际贸易没有收缩,大萧条不会扩散。他给我的解释很有说服力。

  不久前我说过,因为今天国际间再没有用上三十年代的本位货币制,通缩是不会像昔日那样容易扩散的。问题是今天的情况,国际贸易也有收缩的迹象。这也是灾难地球化。如果希克斯之见没有错——我认为没有错——那么不管贸易收缩不收缩,今天是要设法扩张国际贸易的重要时刻了。北京要跟其它国家洽商,大家一起撤销关税。以扩大国际贸易的方法来协助目前的地球不幸,是高棋。

  (五)人民币升值对中国工业的为祸,不限于升值本身带来的与发展中国家竞争的问题。同样重要的──有些厂商认为更重要──是中国还有外汇管制,出口不能以人民币结算。这是说,因为有外汇管制,外商不容易购买人民币找数。中国的厂商逼着用作外贸交易的,主要是美元。

  另一方面,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趋势明显,但有外汇管制,中国的厂商不容易在外汇市场以对冲合约来保护自己。再另一方面,几年来某些人士对人民币的上升速度看得相当准,在汇市炒作图利,使人民币兑美元的现货与期货的相当大的差额,持续了好几年。在上述的情况下,中国的出口厂商订价很困难。读者想想吧。工厂产出,毛利百分之三十到三十五是正常的,含意着的纯利约百分之十。人民币升值,一般没有专利的厂商的毛利下降至百分之二十左右,尽量节省,纯利约百分之三至五。这小纯利会容易地给币值的变动或现货与期货之间的差额废了。

  (六)有汇管,加上央行用压制需求的方法来约束人民币升值,厂商们通过正规银行兑换与汇款有不少沙石(就是存在国内银行的外币,要提款也有限制)。这些沙石迫使厂商用地下钱庄来处理兑换及汇款事宜。问题是,地下钱庄是非法的,久不久受到政府封杀。这是做厂的另一项头痛问题。

  读者须知,香港与国内的地下钱庄存在了数十年,早期甚至不到十年前,这些钱庄的存在主要是为赚黑市汇率的一小部分差价。今天的情况不同了。黑市汇率不再存在,地下钱庄赚的主要是靠运作效率比正规的银行高。要兑换人民币,银行有麻烦手续,钱庄半点麻烦也没有;汇款通过银行要几天,通过钱庄只几小时。我认为央行要好好地检讨一下。今天地下钱庄的存在不是因为有什么黑市汇价可赚,而是正规银行在运作的效率上斗不过钱庄。怎么可能呢?有同样的效率,没有谁会光顾在信誉上要打个折扣的钱庄。今天钱庄的存在显然是因为央行对银行的兑换、汇款、提款等管得太多。我明白地下兑换或汇款有时牵涉到客户的非法行为,撤销汇管会使之合法化。

  (七)撤销外汇管制对中国的工业发展是重要的,而在目前工业因为种种原因遇到困难的情况下,这撤销是更为重要了。另一方面,撤销汇管会带来其它的复杂问题。篇幅所限,是后话。

  (八)因为中国的工业遇难,近几个月人民币的强势已去!如果在这个时刻人民币被迫而再升值,会是灾难。

  作者:张五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人民币与中国工业 浏览数

9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 07:15:56

    1

    基本认同.这次写得有点对头了.张五常换头了?

    回复

    yghxx 在 十一月 14th, 2008 15:37:27 回复:

    没换。
    通常张五常的经济类文章都是有点意思的,而其他文章就是狗屁了,因为他是搞经济研究的。

  2. 渴望中國是民主社會 说:,

    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 09:09:55

    2

    中國如果能推行民主選舉,對廣大中國人民是好事,中國的東部沿海一帶城巿、省府的人民的知識水平己經具備民主選舉的條件,可以在東部率先推行民主選舉。

    民主選舉也有助打擊目前中國普遍官員的貪污現象,這一點,共產黨也是知道的。 但是,共產黨仍然抱著中國古代的帝王思想,心裡想著的是永遠由他一黨來統治中國,如果民主了,很可能會出現別的政黨,以及不可避免地分權,日子久了,可能會影響到他一黨獨大的局面,甚至有可能被趕下台,這就是共產黨不願在大城巿、省府推行巿長、省長選舉的原因。

    目前中國,有四分之一的人民渴望民主,有四分之一被共產黨的「穏定論」(即是民主會導致社會不穏定,從而拖慢社會發展)騙了,其實民主會令國家更穏定,社會更健康,民心更依歸,有四分之二的人得過且過,管它民不民主,只要生活過得去,有錢賺就可以了。

    在中國的熱門論壇,有共產黨的網特把守,只要你發帖提倡民主的好處,不一會就會被刪除掉,如果有帖子討論民主還是現在共產專制好時,批評現在専制政府的回應,很多都會被刪除,只剩下那些讚揚專制政府好的回應,以後那些看帖的,就誤以為全國很多網友都認同中國專制政府的統治了。

    中國人民容易被共產黨的「穏定論」騙,不是因为中國人民笨,而是因為中國幾千年來都是帝王統治,家天下,這幾千年來的帝王文化使中國人民容易接受高壓統治而默默忍受,另一方面,中國人民從沒有試過民主的滋味,既然沒有試過,有人跟他說民主不好,容易造成不穏定,也就輕易相信、變成擁護共產黨的一黨獨裁了。 而對於那些出過國,在外國民主社會呆過一些年頭的中國人來說,你跟他說,民主制度好還是一黨獨裁專制制度好時,對方很快就能回答你哪個較好,不是因為他聰明,而是因為他切身體會過民主制度下的好處,例如對民生的保障,官員不能過於專橫。

    對中國未來會否有民主,還是感到悲觀的,你一提倡民主,共產黨不是不聽,就是打壓,有大把模的民主示威,就有大規模的鎮壓,人民的血肉,敵不過軍隊的機關槍。

    中國實現民主,除非共產黨改變主意,像有些國家那樣,開明地讓位給民主選舉得勝者,但這個不可能。 或者除非共產黨垮掉,人民得以重新選舉政黨,但這個也不可能,現在共產黨仍牢牢握有軍權,連美國也忌他三分。因此在可見的將來,共產黨仍能以專制鐵腕手段統治中國。

    現在唯一能逼使中國走向民主的,就只有台灣這張牌了,共產黨不是整天嚷著要台灣回歸的嗎? 台灣也可以提出條件,說你中國内地必須首先實行民主制度,東部沿海一帶各大城巿首先要開始巿長、省長選舉,允許人民自組兩個政黨,推選兩黨領導人出來選舉,中國大陸有了讓台灣人民放心的民主制度、司法獨立制度、媒體新聞報導自由、言論自由,台灣才願意回歸。

    如果台灣能促使中國内地走向民主社會,這也許就是台灣對中華民族十多億人民的最大貢獻了。

    回复

  3. Jack 说:,

    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 01:18:28

    3

    出口占大陆4成以上的经济,中国经济下滑跟地球金融风暴没有直接关系,跟本上是因为决策错误,新劳动法/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压低,已搞的出口工厂血流成荷哀红鸿偏野,跟本没钱买不动产。北京醒一醒吧,四万亿只是给贪官的肥肉对中国经济下滑没帮助,只有更改劳动法/人民币贬值/出口退税还原,跟大部分国家一样,以出口啦动经济藏富于民才是正途。

    回复

  4. 流氓 说:,

    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 12:40:45

    4

    经济不是独立的. . .. 经济制度再好一样挡不住所有制度的综合腐蚀

    独立的经济是不存在的,要变的还有很多…….

    回复

    yghxx 在 十一月 16th, 2008 12:35:14 回复:

    对。

  5. 颜色 说:,

    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 13:30:54

    5

    一\二\三\四这四点很对头,特别是促进国际贸易,共度危机,总比拿钱去救好,出口销不出去的时候,工厂会倒闭,个人觉得满有道理撤销外汇管制我觉得还玄乎,必竟撤销了外汇管制,热钱更难控制

    回复

  6. Jack 说:,

    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 04:52:55

    6

    回颜色,工厂会倒闭不关中国的事?
    http://paper.wenweipo.com/2008/11/16/NS0811160001.htm
    本報駐內地記者白林淼、胡明、敖敏輝、唐苗苗、仇漩、常劍虹、王岳、凌馨、鄭銳、王穎、譚錦屏、李程、古寧、邵猷芳
     在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衝擊下,從珠三角、長三角向東南沿海地區不斷蔓延開來的倒閉、裁員和減薪潮,使不少企業提前「入冬」。瑟瑟寒風中,最先感受到淒冷的,是大批來自內陸的農民工。一個多月來,廣州、合肥、重慶、武漢、長沙、南京、南昌等地的火車站反常地迎來大批客流,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年關未至卻提前返鄉的農民工友。
     從今年6月開始,珠三角、長三角及沿海一批出口加工型企業紛紛倒閉,許多大中型製造企業也迅速收緊擴充步伐,導致大批農民工被裁。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下半年,在全國2.1億農民工中,已有近千萬人「提前」返鄉,其中湖南、河南、江西、四川等省份的農民工返鄉率在20%以上。
    失業潮至「春運」提早
     據廣州火車站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10月11日至27日,廣州站發送旅客同比增加12.8萬人。該站一位賀姓工作人員說,今年特別反常,每天的發客量都有9到13萬人,尤其是四川、重慶、江浙一帶,客流量明顯增多。常年在站前廣場賣盒飯的小販稱,10月下旬以來,他的盒飯生意一天比一天好,進入11月,每天賣的盒飯幾乎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多。
     來自浙江的消息稱,浙江500萬農民工,提前「回家過年」的達100萬人之巨。9月以來,寧波、溫州、金華等地的火車站人流不斷,站內外席地而睡的都是剛剛失去工作又無新出路的農民工。金華火車站負責人表示,10月下旬以來,該站每日客流量比往年多了20%。在寧波,購買座票起碼要提前4天。
    上半年6.7萬中小企倒閉
     11月13日,記者見到家在貴陽的農民工侯榮開(見圖)時,他正在溫州火車站大廳的角落裡無聊地翻著報紙,身旁放著一個蛇皮袋。他說自己是去年春節來溫州甌海區一家鞋廠打工的,「現在鞋廠關門了,跟我一起上班的30多人,還有60來個老鄉,現在都回家了。但回家也沒地了,不知做什麼好?」據溫州市經貿委保守統計,該市關停的中小企業已達8%。
     有專家預測,隨著中國企業面臨的外需環境逐漸惡化,由製造業「倒閉潮」而引發的農民工「失業潮」也將會愈演愈烈,並隨之牽連相關產業。據國家發改委此前公佈的一項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內地共有6.7萬家中小企倒閉。以珠三角為例,僅十月上旬,就有近50家港企申請破產清算。香港工業總會會長陳鎮仁表示,珠三角7萬家港資企業中,年底時可能會有四之一即1.75萬家倒閉,導致87.5萬人失業。東莞市外商投資協會調研數據顯示,各行業總體經營成本上升約30%-40%,綜合利潤總體下降約20%-25%,今年第四季度客戶訂單同比減少約15%-20%,預計明年全年的客戶訂單同比減少約30-40%。
    一個農民工的憂慮:回家了,幹什麼?
     作為一個農民工現在只能回家,我以為我還是比較清楚的。這並不是我們的自由選擇,而是企業倒閉被迫的。拿我來說,回家後起碼短時間我是不會去種地的,更不用說我的孩子了,他們從來就沒有下過地,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種地。他們連韭菜和麥子都分不清。
     說實在話,即使我回農村了,我也不會種地。就靠這幾年掙的錢,種一點菜,在老家躲過兩年再說吧……
    做工一輩子,頭上還是有「農民」二字
     我覺得我們農民工,特別是年齡還不算大的,現在都很迷茫,不知道將來的生活是怎樣的,甚至過了今年不知道明年會在什麼地方?城市裡是不可能接受我們的,就是打上一輩子工,做上一輩子實際上的工人,但頭上還是有「農民」二字。至於到城市裡買房、子女上學、社會保障、養老,想都不要想。最終我們還是要回自己的家鄉去,這是唯一的出路。可是,我們回去了能幹什麼呢?工業品那麼貴,農產品又那麼賤,況且在工廠裡做慣了的,等老了回去還做得了什麼呢?
    內陸地區「打工經濟」受重創
     對許多地區來講,農民工外出打工是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之一,即「打工經濟」。如重慶農村目前每年輸出勞動力近700萬,這些農民工在為打工地創造財富的同時,每年也會給重慶市帶來上百億的收入。在河南東北部的農業大縣,農民工轉移的收入佔農民純收入的60%以上。而河南1700萬農民工,按每人每年平均打工收入1萬元計算,就是1700個億。
     有專家稱,金融危機已經影響到中國內地農村,人們在談論華爾街金融精英失業的同時,卻很少想到中國倒閉企業所造成的失業者很少是「精英」階層。「農民工返鄉潮」說明經濟危機開始波及佔中國地域最廣闊、擁有人口最多、發展最緩慢、平均經濟條件最差的廣大農村和農民。農村居民的實際收入將縮減,進而影響農村的消費。國家最近幾年才剛剛引導起來的龐大市場,眼下或此後可能會再度陷入疲軟。而國家擴大內需的導向,卻會被裝入農民空空的衣兜,這樣又將影響整個經濟的發展。
    農民工第二代:沒有退路的城市新族群
     他們的年齡從兩、三歲到二、三十歲;他們常常踟躅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他們當中的很多人眼神狂躁而迷茫……他們是農民工流動人口中的第二代,與他們的父輩相比,城市與家鄉的割裂在他們身上更難統一。而在這場被迫的返鄉大潮中,他們何去何從更讓人迷惘。
    農民工子女:分不清韭菜麥子
     農民工流動人口第二代主要包括兩種人,一種是自小跟隨外出打工的父母到城市生活的農民工子女,一種是生於20世紀80年代,為了「改變生活方式」而到城市打工的新移民。
     對於農民工子女,這些孩子自小生活在城市邊緣,有的甚至根本就出生在城市裡。他們上的是農民工子弟小學,看的是大城市的燈紅酒綠,他們很多人的記憶裡只有城市生活的種種,卻根本記不得家鄉的模樣。在返鄉大潮下,這些孩子將被迫跟隨父母回到陌生的家鄉,可回去後做什麼?種地麼?我們採訪到的一位農民工就說,他的孩子們「連韭菜和麥子都分不清楚」。
    城市新移民:死也不要回農村
     相對於改革開放後第一批赴大城市淘金的先行者,出生於20世紀80年代新農民,更多的是為了改變生活方式和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而外出打工,因此,他們希望融入城市主流社會的願望特別強烈,更希望被尊重和認可。來自廣東的調查顯示,儘管目前城市的管理、服務與青年農民工的實際需要相差甚遠,但仍有27.4%的人希望一直呆在城市參與城市建設和分享城市發展成果。這一族群年齡小,受教育程度普遍較高,他們中的很多人崇尚享受,注重攀比,甚至出現「月光族」。調查顯示,有68.5%的人收入主要用於自己的吃穿住行,工資很少寄回家,70%的人擁有手機或小靈通。他們來城市的目的已不再像他們的父輩那樣是為了多賺點錢,而是要更好的享受城市生活,做個「城市人」,他們當中常有人說「老家太苦,打死也不回去了」。這不一樣的第二代,他們的出路在哪裡?
    農民工失業 易引社會動盪
     江西人歐曉林是返鄉大軍中的一員。他原在深圳寶安區一家小型洗水廠做鉗工,由於今年工廠的美國客戶紛紛減少採購量,工廠訂單急劇減經營,老闆為了改變局面,嘗試做內銷,但由於原本外銷的服裝檔次較高,轉內銷後國內市場無法消化,到了今年9月工廠徹底陷入困境,老闆亦突然不知去向,全廠100多工人不但賠償金無法拿到,最後兩個月的工資也打了水漂。歐曉林稱,工人們到勞動部門申訴無果,只好認倒霉開始陸續返鄉,臨走時每人帶走一大摞牛仔褲。
     據悉,在珠三角像歐曉林這樣因工廠倒閉而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比比皆是。據勞動部門統計,今年上半年廣東省各級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受理勞資糾紛案件同比增加47%。30人以上的群體性事件宗數、人數同比上升了65%和60%;各級勞動仲裁機構立案處理數量是去年同期的2.9倍。前七月,全省共處理勞動爭議案件15.1萬宗,約佔全國案件總數的四分一,為去年案件總數的125%。
    城市「新貧民」 農村「新遊民」
     更有專家警告,隨著被迫返鄉和不肯返鄉的農民工越來越多,如果地方政府不想法幫其找到出路,這些沒有高等學歷、沒有一技之長、沒有穩定收入,實際上已經失地又失業的群體就可能成為城市的「新貧民」和農村「新遊民」,甚至會引發社會動盪。
    農民工:最大的「邊緣群體」
     「農民工」即農民工人,是個很特殊的群體。他們是農業戶口,但從事著非農業的工作;他們生活在城市,但又不能完全融入城市的生活。傳統意義上講,他們既不是真正的農民,也不是真正的工人,是一種「邊緣人」。他們通常是城市被僱傭者中勞動條件最差、工作環境最苦、收入最低的群體,同時也是中國產業工人中人數最大的群體,2008年,內地農民工數量已超過2.1億。但由於戶籍制的存在,這一群體並不能享受到因城市經濟發展而帶來的社會福利。
    新聞連結.王斌余殺人案
     2005年轟動一時的農民工王斌余殺人案,就是由於長期討薪未果,令其憤怒之下殺死了四條無辜生命。伴隨民工被迫返鄉潮的到來,以往在春節前出現的盜竊等刑事案件高峰,也有提前到來的跡象。

    回复

  7. 战争选举的有效期 说:,

    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 06:33:42

    7

    写得挺好,至少我以为。中美目前在经济上还是贸易互补关系,而非竞争关系,所以人民币升值确实对双方意义都不大,反而会让中国把优势让位于其他竞争对手国家(其他发展中国家)。

    关税是一块财政收入,想取消关税,操作起来可能有相当阻力。

    (6)(7)是连锁问题。汇管和热钱的利弊还要仔细思量,毕竟热钱会发出错误的市场信号,从而误导市场走向,使真正的投资者受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