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庆海:民族主义带给我们什么?!

  一针见血,在中国,我们现在倡导的民族主义就是集体主义,就是个人等于零。在一个高度集体主义的社会里,个人的人身自由和思想发展必然是高度限制的。

  从50年代开始,我们就将集体主义精神强加在每个人的身上。毛泽东以一代领袖的高度智慧和个人魅力,开始了他史无前例的民族改造运动,这个运动无论我们认为成功与否,它的影响力将延至几百年后。他将数十个,细分的话,是数百个民族改造成一个独一的中华民族,这个民族的凝固性是世界上其他民族无法比拟的。与些同时,他还利用这个机会,对整个国家的人民进行人格改造,他以反对其他人的个人主义为借口,实行他的个人主义,他不认为这是错误,反而是在维护集体(民族)利益。在当时,推倡个人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知识分子都受到无情的镇压,如顾准等人。

  当民族主义高度膨胀时,我们喊出” 美帝是纸老虎” 这样的口号,在高度强调我们的价值观是正确的同时,以正义者的身份出现,无视其他国家人民的价值观和人权标准,总认为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并喊出要” 解放全世界” 的口号,这样的民族主义的背后是什么,这是我们所求的吗?

  而当发现自己在现代社会的各方面已远远落后别人的时候,极度的自悲和失落又激发出一股所谓保卫” 国家尊严” 和” 民族尊严” 的思潮,捧出老祖宗的5000年文明遗产,再次发起抗击外来侵略的战争,不过这次是文化战争,民族主义又一次充当了旗手。但这场战争,我们能胜利吗?如果胜利,又将带给我们什么呢?

  在拼命抗击外来文明的同时,北京的四合院被拆除,高楼大厦在崛起;苏州的小河在填没,代之以公路;广州的骑楼和西关大屋征拆后,用作临时停车场……,在拼命为老祖宗喝彩的同时,又拼命把老祖宗留下的东西破坏掉。我们的城市越来越象西方的某些城市,我们的孩子越来越爱吃西餐。

  我们高唱民族主义主旋律,誓死” 保卫国家利益” ,认为这是在世界列强林立的形势下必然的选择,但这种无力的呐喊被种种内患现实的强音一次又一次地淹没,贪污、受贿、叛国、欺民……

  当我们高唱社會主義大家庭大合唱的时候,自以为四海之内已皆兄弟,至少在国土之内,但社会上见死不救、自私自利、唯利是图……,当年,成千的中国人看日本人杀中国人;现在,成千的中国人围观美国人救溺水的中国人。

  当然,那些民族主义者只会认为这些只是” 民族主义” 宣传不足的结果,但我们已花了足足一个世纪,也为之牺牲了整整两代知识分子的生命,这还不够吗?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我们无视个人价值的存在,企图以集体主义取而代之;我们不容许个人意见的表达,即使有所表达,也必然要符合集体的意志,” 三爱” 不能缺一,” 凡是” 就是原则。但这些所谓的原则,令我们想起” 天赋君权” ,这也是我们所求的吗?

  我们的思想已近于窒息,我们的精神已近麻木,我们失去了个人的尊严,我们只是民族或国家或某个政治团体治下的被奴役者。民族主义能解放我们的思想,唤醒我们的灵魂和精神吗?民族尊严能代替个人尊严,民族精神能带给我们最大的自由和解放吗?

  如果把以上的这些都排除在民族主义的副作用之外,那么民族主义的实质和内容又是什么呢?他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我们以鲁迅先生为民族的荣誉,但当鲁迅先生为自由,为个人尊严呐喊时,我们就委婉地批评为小资产階級思想,为国家和民族所不容,但当这种小资产階級思想令西方社会焕发出无限的生机时,我们又怒斥之为腐朽和坠落,并预言其灭亡,但,我们一次又一次预计错了。这种个人主义正以民主的方式高度地集中和组织起来,以个人更强大的生命力给予整个西方社会更强大的集体生命力。当这种高度成熟的制度被最广泛地认可时,我们却又强硬称之为不合国情的价值观和” 和平演变” 。这也是倡导民族主义的必然后果吗?

  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民族主义能带给我们什么?我们要赋予民族主义什么样的定义?但我想,真正的答案只有那些有良心和历练的知识分子才能说得出来。

  作者:郭庆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民族主义带给我们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