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国企没希望

  张五常: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现代新经济学创始人之一,在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的演讲中,多次提到张五常教授对新制度经济学的贡献。1998年,张五常教授当选为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会长,这一殊荣,是第一次授予美国本土之外的经济学家。

  为什么我一直坚持国企改革永远没有希望呢?

  简单一句话,别人的钱永远不如自己的钱花得小心。我是一个大学教授,经常要申请学术基金。基金申请下来了,用途却有限制。请客吃饭是不允许的,也不能花在女朋友身上。那能干什么呢?只能复印、打字什么的。这种情形下,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从来没有例外,你会大量的复印一些说不上有用还是没用的东西。如果换一个假设,把基金直接发给我用,我还会花那么多钱在复印上吗?答案一定是:不。我会仔细斟酌,减少无谓的浪费。国企不要再谈什么改革,要谈只能谈废除。

  中国现在的很多事情,我实在想不通。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为什么外国人不能以个人身份开人民币帐户?为什么外国公司不能租用中国的私人住宅?公司的税率比个人的税率高?

  张维迎教授一直讲,是资本雇佣劳动,而不是劳动雇佣资本。我小的时候,躲避中日战争,坐船去广西。那时的船需要纤夫来拉。有人在旁边拿鞭子不断地抽打纤夫,不让他们偷懒。纤夫们装作很用力的样子,其实在偷懒。我就在想,到底是拿鞭子的人雇佣纤夫们呢,还是纤夫雇佣了拿鞭子的人。后来,我写了一篇论文,说明这其实并没有分别,劳动也是资本。

  有人问到中国当前是否存在着道德危机的时候,张五常说:” 经济学不能回答Ethics(伦理、道德)的问题” .

  你们问我,如果中国走完全开放的道路,会不会变成现在俄罗斯的样子。我看不会。俄罗斯在经济没有改革之前,就进行了政治改革。这是激进的做法。现在整个俄罗斯是黑社会管制。国营企业私有化如果不靠一个独裁的政府,一定会被黑社会搞乱。有人让我去广东看看,十三四岁的俄罗斯少女,为了很少的一点钱,背井离乡,去跟农民睡觉。一个曾经多么强大的国家,如果你有女儿(张五常把手指向听众),试想一下,你会让她去跟你最看不上的中国农民睡觉,那一定是苦到头了。我说,教授不能去,被人看到不好意思。事实上,我这个作父亲的,心里非常难过。

  十一年前,我和弗里德曼来中国,一再建议国企该收摊了,外汇管制该取消了。十一年过去了,外汇管制不但没有取消,而且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看不懂。外资只能进来,不能出去。那还有人进来吗?好大的笑话。现在还不准古文物出口。我觉得,保护文物最好的办法是允许文物自由进出口,否则那些已经在外国的就永远不可能收回来。

  六年前,我又来中国,你们的领导人跟我说,担心如果政府完全不管的话,北京人就会吃不上蔬菜。我说,如果开放完全不管一定会有蔬菜吃。只要有钱赚,人们就会去干。

  你们问我,中国未来十年改革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主要出在特权階級要维护他们的特权利益。你们要搞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原来是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现在好了,私有产权被承认了,这是一个进步。

  你们问我怎么看待马克思和他的政治经济学。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邓家天下》,讲得是鄧小平、邓颖超,还有一个邓,是邓丽君。在马克思主意的理论里,邓丽君这样的人不可能存在,既不是地主,又不是资本家,也没有剥削。几分钟,就挣几千块。她的剩余价值就在自己的口袋里。邓丽君的存在,就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错误。你们现在还有很多的思想教育吗?我不反对研究这些学说,但是读书不能信,要自己思考。那么多的经济名师,我一个也不相信。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为什么经济学是一门精确的科学?我有一个好的例子,经常举。现在别人也常举。(张五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 元的人民币)如果这张钞票放在街上,没有风,没有警察,两个小时后,这张钞票还会在那里吗?我跟你赌,你一定不跟我赌,1 :1000你也不肯赌。大家的答案一定是:钞票会不翼而飞的。物理学能精确地解释吗?化学能解释吗?哲学能吗?都不能。只有经济学能。

  事物都是存在规律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没有任何事情是random的,我们说它random,是没有找到方法解释。我从八十年代开始预测中国的变化,一篇一篇文章,从来没有错过。不过,我在股市上,却没有这个本事。

  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我一直的观点是,长痛不如短痛。我曾经和弗里德曼教授一起拜访当时的四川省长肖秧,我很欣赏这个人,很不错。弗里德曼建议肖先生,砍掉老鼠的尾巴。肖秧先生反问到,中国的情况是,很多条尾巴缠在一起,先斩哪一条好?弗里德曼当时没能回答,我当时其实是有答案的,但碍于弗里德曼的面子,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一起斩掉。这一点我强调过很多次,如果不一次改,很容易走成印度的样子。

  你们的领导人,应该对自己的人民有充分的信心。不要总想着保护,应该尽快加入WTO.不要计较什么牺牲太多,要有信心赢过他们。要我说,中国不光是劳力便宜,中国的天才也便宜。你们的教授一个月挣多少钱?三千块?那实在是太便宜。我太太上星期买了一件手工织的毛衣,非常漂亮,据说是中国十大设计师设计的。可是才卖一百多块钱。那么说,成本不过几十块钱,中国的天才实在是太便宜了。我看现在那些出国读书的年轻人,比张五常厉害多了。我们一定能够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的。

  高科技中国不行,我看中國也不用搞。美国实在是厉害。高档产品,日本最好。中国无论如何也做不出Honda 那样的汽车来,二十年也不行。大众工业,中国是排第一的。

  你问我经济学有没有可能从众多的流派变成统一的学科。现在很难讲。六十年代的时候,很多经济问题一下子冒出来,研究得可真过瘾。八十年代,game theory起来了,说实话,我不看好。搞了十多年了,我没有看到什么精彩的结论,也不具备什么解释问题的能力。可是数学多的不得了,方程很多。我认为,重要的文章从来没有很多的方程的。高斯得诺贝尔奖的那篇文章,就一个方程都没有。杨小凯用数学证明了我提出的企业理论。我很乐意他去证明。反正出名的是我,而不是他。

转载自北京新浪网财经纵横频道

  作者:张五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国企没希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