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保持货币的稳定是中央银行的唯一目标

  这个题目是我九六年电大的毕业论文的题目,只是把“首要”改成了“唯一”,因为这几年来我的看法有所深化,尤其是拜读了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研究局谢平局长的《新世纪中国货币政策的困境》(1 )一文后,深感获益匪浅。再回头看当年的论文,觉得不脱书卷气与学生腔,干脆全部推倒重来,不拘一格,就我的看法说几点理由。

  以货币的稳定促进经济的增长的提法在理论上不够科学严谨

  不必提及那些专业高深的理论,仅凭常识我们就可知道,导致一个各方面都比较稳定与理智的国家经济增长的因素一般有——原材料、劳动力与资本的投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善、信息的通畅、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社会政治法律环境与比较理智的公众经济行为,甚至良好的生态环境以及天公作美(无毁灭性的自然灾害)等等都可计算在内。随着人们对经济问题认识的广泛深入,最后发现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中的一切因素都与此有关(例如有一种理论认为经济周期与太阳黑子活动的周期有关),其中当然应该包括稳定的货币政策了。

  由此看来,试图说明货币的稳定与经济的增长的关系将面临混沌理论的困境——由于相关的因素趋向于无限,因此计算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智力范围,最后就把发生在南太平洋上的一场热带风暴的原因胡乱归罪于纽约的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这个混沌理论的经典结论在逻辑上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其原因都是对此无法搜集到全部相关因素,即便能够搜集到,我们也缺乏足够的处理能力。

  当然,说蝴蝶扇动翅膀引起热带风暴的命题也不完全是在捕风捉影,毕竟蝴蝶扇动翅膀是在振动空气,而热带风暴是空气在剧烈运动,两者都与空气的运动有关。但是从专业气象学家的角度看来,他们要去研究与预报热带风暴一定会去研究当地的气候类型如纬度、日照指数及洋流运动等等,决不会去研究蝴蝶扇动翅膀。与当地的纬度、日照指数与洋流运动这些因素相比,蝴蝶扇动翅膀与热带风暴的相关性太弱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同样的道理,把经济的增长归功于货币的稳定的结论就像把热带风暴的起因归结为蝴蝶扇动翅膀一样,无法明确与绝对地做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依据经验这两者之间肯定有相关性,但显然相关性不是太强,既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又无法精确地测算出货币的稳定在经济的增长中的贡献率,以至这个结论可以被忽略。

  其实还有来自历史上与现实中的更大的诘难。十五、十六世纪时,拉丁美洲的金银通过西班牙与葡萄牙大量流入欧洲,导致西欧国家物价飞涨,但英、法、荷等国通过产业结构及经济政策的调整使经济获得了空前的发展。(2 )

  现实中,也有政府与货币当局为了特定的目的,刻意推行通货膨胀的政策使经济获得了发展的成功的例子(如日本在战后一贯刻意压低日元的汇率,以便在国际贸易中处于有利的竞争地位)。另外我国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经济过热发展伴随着通货膨胀,以及在近两年经济以较高的速度发展却伴随着通货紧缩,这两种似乎是截然对立的情形使以货币的稳定促进经济的发展的提法处境尴尬。

  其实按其原意来说,这个提法并不是为了强调货币的稳定对经济的发展的作用,而是希望通过一种倒逼机制使经济结构得到优化,使经济行为趋向于合理。朱钅容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明确指出,单纯突出经济的增长不够完善,今后应将注意力放到经济结构的改善方面。

  保持货币的稳定仅仅有利于促使经济结构的优化

  在经济实践中,经济的增长是经济运动的结果,其间起决定作用的是经济规律而非是人们的主观愿望,经济规律并没有也永远不会被人们完全认识,因此人们促使经济增长的种种努力都具有试验性质。最为明智的处理方式就是将这种试验限定在一个有限的、明确的范围内,免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这个范围即货币的稳定。

  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中央银行应该保持低调态度,所谓知之不厌其多,行之不厌其少。多知是为了更深入广泛的了解事物的真相以及各种事物之间的客观联系,深入研究的结果就是发现面对浩瀚无限的未知世界,人类的所知与所能太微不足道了,人算不如天算,聪明反被聪明误,因此最终的结果就是倾向于克制自己的行动欲望与表现欲望,以明智、诚实与公正的态度来对待客观世界,让客观规律尽量不受干扰地发挥作用,如此事少而功多,近乎无为之治。

  这种无为的货币政策的好处就是迫使各个经济组织的经济行为趋向合理,不得利用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来为自己谋求不正当的利益或者掩盖自己在经济活动中的种种失误,仅此而已。

  有限的能力与权力只能完成有限的任务,选择货币稳定的单一目标是明智的选择

  经济的发展作为一种结果是在全社会的各种势力与各种因素,互相影响,互相制约,共同作用下的产物。中央银行作为社会中的一股势力,货币政策作为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之一,这二者的权力与影响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对经济的增长起决定性的作用。明白自身的局限性之所在,选择维持货币稳定的单一目标,这对人民银行来说是自然的、合理的选择。

  仔细分析一九九五年《中国人民银行法》中“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的条款或者社会各界对人民银行理所当然的种种要求(人民银行必须在物价稳定、促进就业、确保经济增长、支持国有企业改革、确保外汇储备不减少、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等等方面发挥重要的甚至决定性的作用)就会发现,人民银行没有能力完成这些条款与要求,即便给予它无限的权力也无法完成这些任务。其原因不仅是因为这些目标之间本身就有冲突,也因为实现这些目标的种种条件与手段并没有被我们充分认识与掌握,历史上也找不到类似的成功的先例。

  货币政策不仅是经济政策更是社会政策

  单纯地、频繁地把货币供应量或利率调来调去,有朝三暮四之嫌。其实如果公众知道了货币的政策的变动,它的种种预期效应会被公众的理性预期所抵消,不如放弃这种手段或者不对此寄予过高的期望,保持中立与公正的立场,以开诚布公的态度来赢得公众的信任,将误解与冲突降低到最低限度。

  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一方面要为经济的发展提供一个真实的坐标系统,另一方面更要塑造中央银行公正无私地为一切公民与组织服务的公共形象,避免给公众留下中央银行被利益集团控制以及为利益集团服务的不良印象。

  根据人性,公众的怀疑一旦被触发,将会不断的自我复制与增值,再要消除这种怀疑,不得不矫枉过正,事倍而功半,又是何苦。

  多目标政策是互相妥协的结果,也是思维方式局限性的产物

  一九九五年《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的通过大概是两种观点互相妥协的结果。一派认为中央银行应以保持货币的稳定为唯一的目标,不必提及经济增长的终极目标,认为稳定的货币在良好的经济政策的配和下自然会导致经济增长的结果;另一派则认为中央银行置身于经济建设大事之外,显得太超脱,太冷静,为了证明中央银行并非尸位素餐,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也大有可为,为了保证经济增长的万无一失,因此力主给中央银行戴上紧箍儿,时常念念,叫中央银行不敢对经济增长漫不经心。

  其实这也是我国传统思维方式的一种表现,我们一贯迷信的是“全民大办……”、“全社会都来关心……”、“全社会都来促进经济增长”,不愿意承认专业分工的重要性,不相信在尊重经济规律,各尽其责的条件下,经济就会自然得到增长。

  在“经济挂帅”的形势下,连最与经济无关的教育与司法部门都被要求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那么一贯被认为与经济有关的中央银行又怎能对此无动于衷,袖手旁观?

  美国模式对中国不适用,可以效仿的是德国模式

  美国的货币政策模式对中国金融界有极大的影响。美国货币政策的四大目标即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经济适度增长与货币的稳定等都被我们照搬。其实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这些目标是“四大皆空”,为的是掩盖其核心目标即维护美元的霸权,垄断世界范围内的“铸币税”,向全世界转嫁其经济危机,其胸怀世界,玩弄全球的气魄与胸襟岂是我们所能效仿的?(3 )

  德国与我国一样实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实践证明这是任何一个后进国家赶超先进国家必须的手段。德国将中央银行的任务定义为保持货币稳定的单一目标,势出于不得不然——既要维持国内政治团结,又要使经济健康高速发展,还要在国际上进行竞争,与其玩弄那些手腕伎俩,不如破釜沉舟,自绝退路;开诚布公,取信于民,以高昂的士气投入到一切竞争中去,最终将获得较好的结局。

  在不握有政治经济霸权的情况下,照搬美国的经验无异于东施效颦,饮鸩止渴。在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国际利益竞争的格局中,如果不掌握霸权,无法巧取豪夺,那么就只能以最严格的标准来约束自己,避免上当受骗,庶己可免于灭顶之灾。照搬所谓的先进模式,希望尽得其利,尽免其弊,纯粹是空想!(4 )

  中央银行保持独立性的现实意义

  最近重读《顾准文集》,特别留心了其中一段关于通货膨胀的文字,顾准指出,马克思的“利润率下降趋于零”,资本主义将无疾而终的论断之所以落空,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新技术、新材料与新产品的不断出现“再加上一个通货膨胀的因素,使资本主义的物价经常上涨,利润率总是高。”(5 )资本主义总是老而不死,死而不僵,看来原因正是在此!

  看到这里,几乎又想把我的观点全部推翻。看来凯恩斯的种种论断尽管对弱者与穷人有不公正与不利的地方,但是平心而论,他的观点比马克思的观点更现实、更具操作性,更符合经济不间断稳定发展的要求。

  当然,知道通货膨胀也有利于经济的发展,也并不意味着中央银行应该放弃保持货币稳定的天然职责。我个人认为由财政部作为货币需求的拉动者,比中央银行无节制的发行货币更为合理有效。应该对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加以尽可能严格的区分,这样更容易形成制约机制,更有利于分别考核中央银行与财政部的工作业绩。

  其实公众也是通情达理的,当他们知道了一定程度上的通货膨胀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后,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过分怀疑与不满。如果政府能使公众相信,被取消的那一部分财富并没有转移给强势利益集团,那么即使一时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有所失误,也不至于造成政治上的恶果。

  对于政府来说,真正要考虑的问题就应该是:如果通货膨胀使经济有增长,如何使经济增长的成果尽量公正的惠及所有的人尤其是弱势群体;或者在不利的情况下应该如何避免劫贫济富,给弱势群体雪上加霜。

  由此看来中央银行的保持独立性不仅是为了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更是为了避免成为公众不满的焦点;要保持独立的重点并非是要搞政治上的独立王国,而是脱离利害关系的纠葛,从而获得独立与公正的立场与形象。

  通货膨胀并非刻意如此,而是客观规律与国际竞争使然,应该把责任都推给现实世界与利害关系本身。其实这是一种真正明智的方式,不贪天之功,也就不会代天受罪了!

  写于2000年六月间

  附:

  我无心于学术,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而且是在乱发议论,不过还算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吧。古有书生议政,书生谈兵,今有书生谈经济,书生谈金融,真是源远流长,一脉相承,只是我才疏学浅,见笑于方家了。文中的很多原始资料和观点的出处我已忘记或已遗失,望各位读者与专家有教于我,在此向所有研究过这一问题的专家表示感谢!

  注释:

  (1 )出自《经济五十人论坛》“湖南省工商银行信息管理处”网站

  (2 )《从分散到整体的世界史》中古分册 352—357 页“价格革命”

  (3 )《从我使馆被炸和科索沃危机看美国的真实战略意图》王建《“从纸到纸”的循环:重新认识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资本》温铁军

  均出自《经济五十人论坛》“湖南省工商银行信息管理处”网站

  (4 )十九世纪时,拉美各国听信英国的宣传,走自由贸易之先进道路,结果市场被英国商品占领,民族工业长期受压制。今天美国也在向全世界兜售它的那一套先进经验,以古鉴今,可以断定其意在欺骗!美国“圣哲”富兰克林有言,当你和一群人在赌博时,赶快在其中找一个傻瓜,如果找不到,这个傻瓜就是你了!在当今的国际利益轮盘赌中,这个傻瓜绝对不是美国,但愿也不是中国!

  (5 )《顾准文集》 339页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保持货币的稳定是中央银行的唯一目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